双龙会 正文 第一章 第五节 只手遮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7.html


我慢慢接受了穿越这个现实,因为我能感受到风,感觉到饥饿,能清晰的看清楚这里的山山水水,这里的人物样貌,能感受到痛…

好歹我是出生在21世纪的人才,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很快通过我智慧的大脑,参照周边风情地貌,人们的语言打扮,我分析出,我现在在安徽一带,现在所处的年代大概叫“元”

现在的当朝皇帝叫什么躲欢铁木耳。

其实也简单的很,这个刘员外是那泗州城县老爷的舅老爷,经常一起喝酒,这县老爷姓赵,单字一个虎,看这名字就像个猛男,果然他以前是个武将,后来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当了县长。做了个文职干部。可是现在虽然做了县长了,却不喜欢坐轿子,来去都是骑着匹彪悍的大红枣马。骑就骑啊,也不用马鞭。而是让个伙计栓个缰绳在前面慢慢拉着走。一路那个叫威风。来到刘员外家,马进马棚栓上了,自己和那刘员外喝酒去了。留下来个伙计打理马匹。这马棚和羊圈靠的近,很荣幸的,我就住在马棚里....(悲剧)于是认识了这个伙计,经常听他吹牛,到底是大城市来的,经常跟在老爷鞍前,多少有点见识。一来而去,我对这个世界便有所了解了。

我在的这个村庄五六十户人家,大半都靠租刘员外家的田地养活一家人,也有的会些简单的手艺,还有几家不错的,养了些牛羊牲口,也能吃上个饱饭。但更多的都是有了上顿没下顿的。走在村子里几乎看不见来回走动的,要么下地干活了,要么去放养牲畜了,留下来的老弱病残都坐在角圪垯里,表情木讷一动不动的,大概是少运动节约能量消耗吧。

我被那赵县太爷安排进他亲戚这里来,算起来还真是照顾我了,每天能喝上两份稀粥,还给安排了住的地方。虽然没有工钱,到也不至于流浪在外,冻死饿死…看看我娇柔的小身板,虽然在寒冷的冬天冻的抖抖索索,却没有生病什么的…我曾经将稀粥对着月光看自己的样子,和前世的我没什么变化,似乎年轻了些。也就十五六岁吧。只是很瘦很瘦…

春来冬去,转眼已经过了大半年,我依然从事放羊的职业,另外还有了副业,我还另外承担了收租子的活,也就是挨家挨户,将百姓准备还给刘员外家的粮食背回去。一来二去,村里人都认识了我,慢慢熟络起来。

这天早上,龙哥我背起箕筐,牵着一头收回来的小黑牛,赶着我要放养的十六头山羊来到后面山坡下,把牛羊赶到一块肥草地上,自己就割起马草来,一会儿,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忘了说一声,那天那个叫张强的衙役把我送到刘员外这里来,刘员外很客气的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很自豪的告诉他我叫梦龙,然后就挨了刘员外很响亮的一个耳光:“龙也是你能叫的吗,不知天高地厚,以后你在我这里放羊,就叫小羊好了。”我试图反抗,被几个家丁一顿海揍…从那时候起,我知道,我穿越了,从那时候起,我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小羊。


“小羊哥,又放羊啊?”一个稚嫩的童声.


“原来是小八啊,放牛呀”

说到这个小八,可真是气晕我了,这个时代的穷人或许是太落后了吧,孩子生下来都没有名字的,在哪天生下来就叫什么名字,这个小八的生辰八字不错,是农历八月八号,要是放前世,还以为是破腹产特意挑选的日子呢。所以他的名字叫:小八八。但是我可不能这么叫他,太吃亏了。所以自动略去后一字。


“嘿”说话间小八已经来到我跟前,他样貌猥琐,眼睛迷的没有了,颧骨很高,身材矮小:“羊哥,你老是说教我写字认数,今天我可起了大早,已经帮你挖好一篮子羊草了,特地跑来跟你写字的.”说毕把篮子让我看看.


我还是蛮开心的,有人为我代劳,何乐不为呢。可是有个比较为难的事情摆在我面前,我虽然认识字,可是现在的文字和前世有很大的区别。于是难为情地说:”是啊,可是没有笔墨呀.”


小八递过一根枝条充满期待的说:”这个当笔,地上做纸上你就教我吧”

看着他这么天真,又如此好学,哎,我就勉为其难一下吧。


高兴地接过枝条,问:”先教什么呢”


小八:”你就教我俩的名字吧”


“那好,我就先教你会写你自己的名字吧”我从地上写了一个”朱”,教到:”这就是姓朱的“朱”,先写一撇,然后横,横,竖,撇,…

小八是个爱揣摩的孩子,只要我教一遍,他就会写上十几次,直到会写。,就这样我交给小八不少的知识,比如简单的字句,还有些十位数的加减…另外讲了不少故事给他听,比如鬼吹灯啦,诛仙啦…慢慢我俩成了一种朋友多过师徒关系的兄弟。我总是以做大哥的身份关心小八,要是村上其他小孩欺负小八,我就会勇敢地冲上去和小八一起战斗,将对方打跑,不论平时放羊放牛,还是晚上两人把事做完后总是跑到一块谈天说地,时间久了,又吸引来几个差不多年龄的伙伴。很是热闹。

这天晚上,我,小八,还有个叫阿峰的,三个人在月光下的大树丫上吹牛,小八问我:“羊哥,你这么有学问,为什么不逃跑,去考秀才呢。”

“哎,”我满脸的愁容,心想小八啊,小八,你以为我不想吗,可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基本是个路痴,你让我往哪里去,我每天去放羊,到处观察地形,却发现四处全是水。往哪里跑啊…而考秀才简直是痴人说梦了,我连毛笔都不会用。写出来的字恐怕也就能忽悠下小八这样的孩子了。

还没回答,从远处奔跑来一个孩子…:“羊哥,小八哥,救我啊….”

等跑近了,看见也是村里的孩子,是个破落养殖户家的,叫徐什么的,这孩子我们喊他大子(他在家排行老大)我们三人跳下树来:“大子,不要慌,怎么了,说给哥哥,哥哥帮你做主。”

大子气喘嘘嘘的,神魂未定,却结结巴巴的说出一段话来,那真是人神公愤,天理不容啊!

我怒道:“妈的!什么世道,真当这泗州城他个老东西只手遮天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