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洪钧受命到咸宁策应北伐

聂洪钧受命到咸宁策应北伐


摘自:《中国共产党鄂南历史》

编著:中共咸宁地委党史研究室

出版:《中共党史出版社》


创建咸宁共产党组织


1926年7月上旬,毕业于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的咸宁籍共产党员聂洪钧受中共湖北地委派遣,以特派员身份到咸宁发展共产党的组织,策应北伐。聂回到咸宁后,邀集相好的同学、朋友和一些进步的青年学生,讲解北伐和革命斗争形势,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和主张,希望大家参加革命,推翻反动军阀政府的统治。在他的影响和号召下,这些热血青年纷纷奔赴城镇、乡村,组织群众开展了一场“反麻捐”的斗争,迫使县府作出让步,将三分麻捐减了二分。斗争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人民群众的斗争勇气,全县各地建立起近百个秘密农协小组。7月下旬,聂洪钧将一批在斗争中表现突出的工人、农民、青年学生召集到泉塘畈开会,吸收了雷子霖、雷福卿、刘秉彝等一批优秀分子加入中国共产党。为了更好的领导咸宁人民开展革命斗争,经中共湖北地委批准,成立中共咸宁县特别支部执行委员会,聂洪钧任特支书记,特支机关驻泉塘畈。特支成立后,立即分派党员到东、南、西、北四个区做组织发展工作,8月初又分别在茶泉成立了西区党支部,在张公庙成立了北区党支部。(第29页)


创建咸宁国民党组织


1926年1月,国民党召开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后,中共中央通电各地,大力发展以共产党人为核心的国民党左派力量,巩固和扩大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是年2月下旬,由共产党人主持召开了国民党湖北省党部第二次全省代表大会,传达国民党二大精神及中共中央指示,通过发展国民党组织和农民运动的多项决议案。7月,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召开全省第三次代表大会,会议仍选举共产党人钱介磐、陈潭秋等为国民党省党部执委,--同时确定向尚无国民党组织的县份派遣党务特派员,建立发展国民党组织。(第55页)

1926年7月,国民党湖北省党部鄂南特派员、共产党员聂洪钧奉示回到咸宁后,在工农运动积极分子中发展国民党党员,同时动员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同月,在泉塘小学召开国民党咸宁县第一次代表大会,建立国民党咸宁县党部。9月,中共咸宁县组织在聂洪钧领导下,经过反复斗争,取缔了由孙文主义学会操纵和地主豪绅拼凑的国民党咸宁县党部,罢黜了国民革命军前敌指挥政治部主任刘文岛委派的咸宁县长、土豪劣绅镇泮香,建立以共产党员为骨干的咸宁县国民政府,并经全县各界人民团体联席会议协商,选举开明人士钱仲衡任县长。10月,召开国民党咸宁县第二次代表大会,建立以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为骨干的国民党咸宁县党部,共产党员刘植五、聂洪钧分别担任县党部执委会正副主任,共产党员陈洪模续任书记长。国民党咸宁县党部内设七部一委,组织部长金文声,农民部长聂洪钧,工人部长刘植五,妇女部长钱兰英,商民部长雷子霖,青年部长余骅,监察委员严辉庭。1927年1月12日,国民党右派、续任国民政府咸宁县长彭泽秘密召开紧急会议,作出“关于取消国民党县党部、通缉执行委员聂洪钧的决议”,此决议遭到国民党县党部的强烈反对和抗议。13日,彭泽弃职潜逃。国民党县党部执委和监委联席会议决定召开国民党咸宁县第三次代表大会。是年2月16日,会议正式开幕,全县与会代表99人,国民党湖北省党部代表何晓珊到会并致词。会议主要议程为声讨彭泽、重申拥护先总理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会后,整顿全县国民党组织,重新登记国民党党员。4月,国民党咸宁县党部共辖3个分党部及马桥、柏墩、白沙、泉港、横沟桥、袁铺、张公、汀泗桥等8个区党部。

据有关文献记载,截止1926年9月底,国民党咸宁县党部党员人数由北伐前的30余人发展到两千余人。(第56页)


对北伐战争的策应与支持


北伐战争是中国现代史上的空前壮举。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合作领导下的北伐战争,直接打击目标是得到帝国主义支持的北洋军阀。--鄂南战场成为实现北伐战争首在打倒吴佩孚这一战略目标的决定性战场。--北伐战争中的驰名中外的著名战役鄂南咸宁汀泗桥、贺胜桥之战由此打响。

汀泗桥为鄂南咸宁重镇,依山傍水,地势险要,是入鄂第一门户和通往武汉的军事要隘,一向为兵家必争之地。

1926年8月23日,北伐军总司令部下达迅速向武汉推进的命令。-- 25日晚,北伐军第四军司令部发布进攻汀泗桥的命令。-- 26日凌晨4时至6时半,北伐军进攻部队分三路出击。--是日上午10时许,北伐军与吴(吴佩孚)军交火,两军形成隔河对峙状态。--是日,长江溃口,河水暴涨,汀泗桥镇三面洪水横溢,水深河阔,进攻愈加艰难。是日晚,在中共咸宁县委负责人聂洪钧及其领导的工农革命团体的参与下,北伐军决定采取“全线夜袭,突破敌人高山阵地”和“绕道古塘角以抄攻敌背后” 的战术,原为预备队的叶挺独立团主力主动请战。午夜子时,北伐军实施突然袭击,终于夺取并占据吴军中央阵地。--8月27日拂晓,在咸宁共产党组织负责人聂洪钧领导的农民土枪队、破路队、向导队的配合下,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向汀泗桥守敌发起全线总攻击。4时,叶挺独立团、第十师三十团以咸宁农协会员作向导,将敌截成两段。全军将士同咸宁农民武装协同作战,号声突起,杀声震天,--7时许,最后攻克号称“天险”的汀泗桥。--27日9时,北伐战争中著名的咸宁汀泗桥战役胜利结束。(第35-41页)

继汀泗桥战役胜利和攻占咸宁城后,北伐战争的又一著名战役鄂南咸宁贺胜桥之战一触即发。贺胜桥距汀泗桥约30公里,--8月27日,吴佩孚专车抵达贺胜桥,调重兵数万。--8月29日晨,国民革命军下达总攻令,北伐战争在鄂南咸宁的又一著名战役贺胜桥之战揭开序幕。--30日凌晨,--独立团由咸宁农会带路向敌阵地发起冲锋,--8月31日,北伐军连续冲破两道防线,迫敌于最后一道防线。--中共咸宁县组织领导的农民武装,亦在贺胜桥北配合袭击吴军。经数小时激战,在北伐军强烈火力轰击下,敌全线崩溃。--是日午时,北伐军完全占领贺胜桥。--发生在鄂南咸宁的两桥战役的胜利,是北伐全体将士不怕牺牲一往无前的革命精神和共产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的结果,是中共鄂南地方组织积极策应配合和鄂南工农群众有力支持援助的结果。(第42-45页)

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以后的短暂时间内,之所以能取得如此惊人的进展,从军事战略上讲,主要在于两湖战役胜利的影响。那么,以湖北为主要战场并具有决定性胜利的重要战役咸宁汀四桥、贺胜桥之战,则是其中最为关键的环节。没有咸宁两桥战役的胜利,就没有湖北战场的胜利;而湖北战场的胜利,则使南中国的政治军事态势发生了整体变化。从这个意义上讲,咸宁两桥战役在中国现代北伐战争史上具有无可替代的主导地位和重要意义。--中共鄂南各县组织在迎接和策应北伐战争中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没有鄂南共产党组织及其领导的工农革命力量的支持,就没有北伐两桥战役的胜利。(第47页)

在发生于粤汉铁路著名的两桥战役中,以中共咸宁特支为首的鄂南党组织和人民群众,更是直接参战并从人力物力各方面给予了北伐军以极大援助。是年8月,咸宁共产党组织创始人聂洪钧,在汀泗桥发展农会和工会小组,成立“破路队”,拆铁路,剪电线,破坏汀泗桥附近铁路40余公里,切断敌军通讯联络,阻断敌军交通,从而造成敌军车相撞覆轨,使吴佩孚部在咸宁陷入困境。北伐军进入咸宁后,中共咸宁特支沿途安排农协会员当向导,送茶饭,同时组织工程队、担架队,于战场上运送弹药,抢救伤员,构筑工事,支援作战。在汀泗桥战役正面攻势受阻时,当地农协会员主动担任向导,引导叶挺独立团包抄敌后,“很快地通过难上的高山和难走的崎岖小路,绕到古塘角方面,向敌发起猛烈攻击”,夺得了汀泗桥战役的决定性胜利。在贺胜桥战役中,主攻部队独立团每连都有被称为“参谋”的农民向导,随时指点进攻道路。当独立团攻击桃林铺第二道防线时,敌以铁甲车展开反击,独立团来不及破路,又缺乏重火器以遏制敌车,当地农民闻讯搬来稻草棉絮覆盖铁轨,使敌铁甲战车被迫后退,为取得贺胜桥战役的胜利作出了贡献。咸宁克复后,北伐军总司令部、总政治部等机关抵达咸宁县城时,各界群众数万人在县城举行欢迎大会,表达了人民群众对北伐军的欢迎和支持,给北伐官兵以极大鼓舞。咸宁向称“楠竹之乡”,当北伐军攻打武昌城时,咸宁人民昼夜制作了数以千计的攻城竹梯和担架以支援攻城。与此同时,咸宁农协积极组织运输队、担架队,为攻城前线运送弹药,救助伤员。(第49页)

在以聂洪钧为首的咸宁党组织带领人民群众支援两桥战役的同时,鄂南相关县的党组织和人民群众也积极策应配合,给予了北伐胜利进军以极大支持。--

12月,在北伐战争两桥战役作出巨大贡献的中共咸宁特支,此间党组织获得重要发展,原辖四区党支部已扩展到15个党支部,是月,成立中共咸宁县部委,原咸宁党组织创始人、中共咸宁特支书记聂洪钧奉示调离咸宁,县部委由刘植五担任书记。(第53页)


建立农协和工会组织

咸宁县工农运动日益高涨


1924年至1927年,在中国大地上爆发的一场席卷全国的革命运动,这场革命运动声势之浩大,发动群众之广泛,在中国近代史上前所未有。

这一时期鄂南工农革命运动的发展和高涨,肇端于为策应北伐而全面推进工作的咸宁。

1926年7月,咸宁县农协反麻捐斗争的胜利,在全省农运中引起强烈反响,同时使农民认识到组织起来的力量,咸宁各地陆续建立起农协组织,广大农民纷纷入会。8月,全县农协小组近百个,会员约3000人。北伐军攻克咸宁后,农协会员迅速增加。在此期间,咸宁农协对北伐军的支持和帮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同年12月14日,咸宁农协召开全县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与会代表130人。大会通过减租减息等决议案,选举聂洪钧、曹振常、刘植五、刘秉彝、钱德安、余琼、胡再奎等执委7人和候补执委4人,正式成立咸宁县农民协会,委员长聂洪钧,副委员长兼秘书长曹振常。咸宁县农协是湖北省正式成立的第一个县级农民组织。县农协下辖17个区农协和151个县农协,会员5.81万人。县农协成立后,组织活动形成新的局面,打土豪,烧田契,由实行减租减息发展到抗租抗债和抗押。正如当时咸宁境内广为流传的那首民谣所指出的:“正月里来是新春,咸宁出了个聂洪钧,打倒土豪和劣绅;五月里来是端阳,咸宁出来了曹振常,土豪劣绅命不长。”

根据中共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关于职工运动决议案精神,湖北共产党组织加强工厂小组、工厂委员会、工会小组等工人基本组织的建设。1926年7月,咸宁县共产党组织负责人聂洪钧、陈宏模等,深入到铁路、码头、店铺、茶厂、纸厂的工人中,秘密发展党员,建立行业工会小组,并涌现出杨群、戴理生、曾贤兴、吴贞元等首批工会工作积极分子。11月14日,成立咸宁县总工会筹委会。在县总筹委会领导下,城关、汀泗、官埠、贺胜、马桥、柏墩、白沙等地相继成立分会。1927年1月,为声援汉口工人收回英租界,县总工会筹委会等组织联合在官埠桥沙洲举行讨英大会。2月27日,县总筹委会召开咸宁县第一次工人代表大会,选举雷遇春、陈宏模、戴理生、吴贞元、吴礼益、刘植五、雷子霖、余静仁等为总工会执委,正式成立咸宁县总工会,委员长雷遇春。总工会下辖店员、铁路、码头、船业等4个行业工会和8个镇分会,分会以下又建立勤坊(制面)、旅栈、饭馆、米业、油业、纸业等行业工会,全县约有工会会员5000人。(第33页)(第64-65页)


蒋介石叛变革命,奉命组织咸宁反叛斗争


大革命发展到1927年3、4月间,整个南中国的局势和湖北地区的形势发生了极大变化。这种变化与北伐胜利进军和中共中央放弃北伐战争领导权密切相关。变化的结果是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和对工农革命运动的镇压。(第77页)

“四.一二”蒋介石反革命政变,使中国共产党遭受了巨大损失。是年5月13日,夏斗寅发出反共和攻击武汉政府的通电,鄂南成为夏斗寅叛军窥逼武汉的跳板,夏部叛军窜扰鄂南境内各县,捣毁各级革命机关团体,扑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严重摧残革命力量,犯下一系列反革命暴行。5月16日,叛军窜扰咸宁,中共咸宁县委一面派员赴汉请援,一面紧急动员各区农军出击,县委书记马天平在战斗中壮烈牺牲,副书记熊树伟、县总工会执委余静仁、工人纠察队长李明盛等惨遭杀害。(第95页)

夏逆叛军窜扰鄂南和在鄂南的反动暴行,激起鄂南人民的坚决反抗和斗争。5月17日,为加强鄂南反夏斗争的领导力量,湖北省农协召开第七次常委会,决定派聂洪钧回咸宁组织农民支援平叛,并函请省政府速发枪弹武装农民。聂洪钧奉命赶抵咸宁后,迅速集中全县农军骨干进行政治军事训练,配合平叛部队击败叛军。--咸宁县农民协会指挥各乡农协收缴都镇警察所枪械,组织成立咸宁县农民自卫军。咸宁县惩治土豪劣绅委员会和咸宁县农民自卫军,是鄂南地区根据省农协一大精神最早成立的惩治土劣组织和农民武装组织。(第86页)--5月18日,中国共产党发表《关于夏斗寅叛变告民众书》,5月19日,董必武主持武昌群众的讨夏大会,明确指出:夏逆打出拥蒋的旗帜,讨夏便是讨蒋。-- 5月21日,聂洪钧在咸宁召开国民党咸宁县第四次代表大会,声讨夏斗寅,追悼讨夏阵亡将士。(第95页)--五月底,咸宁县总工会在县城铁路外操场召开工农群众大会,纪念五卅运动三周年,声讨夏斗寅罪行。6月15日,县总工会、农民协会等联合举行死难烈士追悼会,痛斥国民党反动派倒行逆施的反动行径。(第101页)

在中共湖北省委、省农协和以共产党人董必武为首的国民党湖北省党部的领导下,中共鄂南各县组织带领鄂南人民取得了反夏讨逆、平叛肃匪斗争的胜利。


鄂南秋收暴动


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了紧急会议,会议把发动农民举行秋收起义作为当时党的最主要的任务,---湖北省委根据“八.七”会议精神,制定了《湖北省农民秋收暴动计划》,明确决定鄂南为全省暴动中心。(第106页)

在鄂南特委的领导下,将农民自卫队改为农民革命军,其基本队伍为咸宁5路农军和浦沂5路纵队。咸宁农军“由聂洪钧任总指挥,曹振常任副总指挥。下分5路,每路之下又分只对、分队,每队五六百人至五六千人不等。第一路军司令曹振常兼,第二路军司令雷福清,第三路军司令胡再奎,第四路军司令钱云卿,第五路军司令胡守先,参谋长钱定荣。其余各级干部多由原工会、农民协会负责人及青年学生担任。”摘自《汉口民国日报》---咸宁的土枪队有3000多人,其中柏墩一地就有1000多人,形成了一股强大的革命力量。(第110页)[/center]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