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魂 正文 第七章:绚丽弹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2.html



侦察排乘坐的汽车的车队驶过麻栗坡县城后,一些部队的车辆按照军分区的作战方案部署在了麻栗坡附近地域,前往老山战区的车队的车辆已经减少了许多。这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侦察排和和观察排的车辆和剩下的车辆一起,按照军区不准开灯的指示摸索着向老山方向悄无声息的前进。

不管大家的心情如何,战争的气氛随着车队的行进越来越来越浓。

公路两旁黑黝黝的高山之上,不时响起各种远程火炮发射的沉闷响声和火光,预示着老山地区的战斗还没有结束。车辆经过的公路两旁,到处可以看到停泊着的军车和各种火炮,偶尔还可以看见对面有救护车辆驶来,依稀可以看到身体各处裹着绷带的受伤士兵。

车队在一个看起来规模像个镇子的村寨停了下来。各个部队按照命令迅速部署。侦察排和观察排被部署在寨子后面的一座山顶。

夜幕浓浓,情况不明,各排长命令各排以班为战斗单位寻找有利地形警戒待命。周围的山上沉闷的炮声仍在持续,奇怪的是,无论是侦察排和观察排的战士们此刻都不再象刚进入文山的时候那么紧张。

他们虽然没有经历过实战,但平日的训练积累的经验使他们可以从发射炮弹的火炮型号判断出他们的位置距离前线战场的距离,何况这些战士每人配备着指北针和地图,虽然天黑,但是仍能从地图上判读出所处的准确位置。这可是侦察兵必须具备的能力,他们都明白他们已经进入了战场的边缘。

夜色里,多哈的侦察排据守在山顶的最高处,战士们紧握着冲锋枪望着老山的方向。没人说话,也没有人感到疲惫,兴奋、期待、恐惧等多种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冲击着他们的神经。

此刻,老山战场大的战斗已经结束,守卫老山的部队已经开始换防,一些地区还有零星的敌人在负隅顽抗。

12日那天,尽管我军的炮火打击一直持续不断、尽管有些敌军部队尚未展开攻击就已溃不成军,但敌军仍旧按照原来的协同计划开始实施。

凌晨5时10分,敌军168炮兵旅加15个炮兵营按照协同计划开始向我各防御阵地实施火力急袭。与此同时,已抵达我方警戒阵地的敌军各步兵分队,开始排雷破障、开辟通路。

为了彻底消灭敌军,我军指挥部确定:以两个炮兵团,全力封锁清水口子,使清水口以外的敌军不能支援,使进入到清水口子以内的敌军绝不能出去。以一个炮兵团对八里河东山的敌军实施不间断轰击,令其无法居高临下威胁我军;以一个炮兵团支援老山主峰的战斗;以一个炮兵团加5个火箭炮营,对我防御阵地前沿实施反复地梳头式射击;以三个小口径炮兵营,对凹地、山头的反斜面及死角地带实施大密度轰击,用以打击敌人的指挥所和二梯队屯留地;以两个85加农炮兵营,将火炮推至前沿阵地,用以消灭敌人的坦克。

就在这天,在老山战区中段,敌我双方共投入47个炮兵营,用各种类型、口径的火炮对这块东西宽5公里、纵深7公里的土地实施轰击;火光之中,三万余名战斗人员在这块狭窄的地带上进行着殊死拼杀。攻守双方,一个是志在必得,一个是寸土必争;一个是气势汹汹、来者不善,一个是主动出击、以牙还牙;一个是不计一切代价拼死向前、向前,一个是誓与阵地共存亡、死不后退。至上午八时,战斗就已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阵地上,到处是排山倒海似的炮弹爆炸声、地动山摇的地雷怒吼声、疾风暴雨般的枪弹尖叫声、令人胆颤的坦克隆隆声、我军气壮山河的呐喊声、敌军垂死挣扎的哀吟声。

只有战场,才能发出这种声响,只有战地之声,才能如此动人心魂。整个老山战场,就像一个舞台,战士们则是操纵着不同的乐器,弹拨着不同的音符的音乐家。他们从不同的方向,汇集到这个露天舞台上,在大本营的指挥下,齐奏着蔚为壮观的战地交响曲。伴随着令敌人心碎胆寒的乐曲,是千万颗绚丽的枪弹流光往来穿梭、交相辉映,衬红了那灰蒙蒙的天际。在那漫山遍野的条条火舌,在那瞬间熄灭的火焰中倒下去的是人类的肉体,火焰中矗立起来的是民族的尊严。

惨烈战斗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30分。敌军在拼命攻击了17个小时之后,已是焦头烂额,精疲力竭,军心发生动摇,战斗力已基本丧失,再也无力继续进攻。在无可奈何之下,敌二军区向进攻部队下达了全线撤退的命令。晚11时左右,就见那些敌军的残兵败将从树丛里、从茅草里、从峭壁后、从顽石旁,他们抬着、背着、扶着受伤的同伴,三三两两地从各个高地上摇摇晃晃的溜下去。

此次防御作战,我军取得79年自卫反击作战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共击毙越军2700余人,伤敌3000余人,击毁敌火炮150余门、坦克四辆,缴获各种枪支弹药不计其数。

正如侦察排长周德水所估计的一样,他们真的来晚了,这道大餐他们连口汤也没喝上。他们在这里的这天晚上,老山战区替换前线作战部队的换防已经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