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1.html


7 唯我独尊的一元神教 2



捉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

1847年10月24日,洪秀全、冯云山领着紫荆山的会众,浩浩荡荡,向象州进发,直奔甘王庙总部而去。

翻山越岭,疾行两天两夜,抵达象州甘王庙。

甘王塑像面目凶残,狰狞恐怖(母亲都杀,岂是善类?),洪秀全想来有点胆怯。

开弓没有回头箭,上吧!

洪秀全用竹竿猛戳甘王神像的头,同时历数甘王十大罪状,以说明戳头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这一次,洪秀全很失望,甘王神像建得牢固,并没有像六乌神像那样不堪一击、应声而倒。

冯云山只好带领大家,一齐动手,将甘王神像砸个稀巴烂。

为了进一步说明此次行动的意义,以达到教育人们的目的,洪秀全当即赋诗一首(也有可能是提前想好的):


题诗草檄斥甘妖,该灭该诛罪不饶。打死母亲干国法,欺瞒上帝犯天条。

迷缠妇女雷当劈,害累人民火定烧。作速潜藏归地狱,腥身岂得挂龙袍?


(与捣毁六乌神像题诗格式相同。才华有限,如有雷同,还望甘王见谅。)

为了抢夺甘王客户,洪秀全还把天条十款等教义宣扬出来。

第一,崇拜皇上帝;第二,不好(不能,不要,不准。下同)拜邪神;第三,不好妄题皇上帝之名;第四,七日礼拜,颂赞皇上帝恩德;第五,孝顺父母;第六,不好杀人害人;第七,不好奸邪淫乱;第八,不好偷窃劫抢;第九,不好讲谎话;第十,不好起贪心。

这是洪秀全和冯云山在紫荆山的理论研究成果,前四条是宗教信仰,要求拜上帝,后六条是道德要求,也是后来太平天国约束民众的基本条款。

在这里张贴的目的,主要是扩大影响,争取群众。

甘王庙事件果然取得了轰动效果。据《太平天国起义记》记载:“此事发生以后,洪秀全声誉大起,信徒之数增加更速。”在《太平天日》也有记载:“自打破此妖,传闻甚远,信从愈众。”

打铁还需趁热。洪秀全再接再厉,带领手下将紫荆山附近神坛,进行了一次大清扫。

看着眼前一个又一个被摧毁的所谓另类偶像,洪秀全踌躇满志。


世间之事,成功往往与危机同在。


甘王庙事件不但引起了农民兄弟的广泛关注,也引起了地主的警觉。

1847年12月28日,地主王作新带领团练(联防队),突然袭击拜上帝教,抓走了冯云山。

这还了得!当时的拜上帝教骨干成员卢六,反应迅速,当即率会众将冯云山抢救出来。

有惊无险,虚惊一场!

可事情还没有结束,王作新咽不下这口气,将此事控告到大湟江巡检司和桂平县。

王作新控告冯云山的罪名是:违法传教,结盟聚会,迷惑乡民,践踏神明。简直就是阳为传教、阴为谋反!而且他们嚣张得很,那个卢六,竟然敢私抢人犯!

这个罪名可不轻!在清朝这就是谋反罪,位列十条大罪之一,不但本人要处以极刑,家人也要跟着掉脑袋。

王作新这个团练头子,看来是要置冯云山于死地!

意外的是,署桂平知县王烈的批复,让王作新很是沮丧。他说,冯云山这个人好歹也是个读书人,不至于知法犯法吧?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如果这事是真的,你也用不着小题大做上纲上线,先把这两个人抓来,审审再说吧。

大湟江巡检司王基(派出所长或治安大队长)将冯云山和卢六双双投入桂平监狱。

冯云山被捕,牵动着紫荆山数千教众的心。冯云山可是紫荆山拜上帝教实际组织者,是他们的直接上线和引路人。

对于拜上帝教的教众们来说,当务之急,是尽快把他营救出来。监狱可不是宾馆,那地方人身安全没人保证,说挂就挂。

洪秀全闻讯也是大吃一惊:这还了得,这不断了我的左右手,葬送了我的前程?无论如何,也得摆平此事!

洪秀全从赐谷村匆忙赶到紫荆山,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一条妙计。

他听说,两广总督耆英已经奏请清王朝,申请批准中国人可以信奉和宣传***。他想这下可有说理的地儿了:有了宗教信仰自由权,官府岂不得放人?

洪秀全向广州进发,希望拿到上峰指示,讨个传教无罪的说法,回来与桂平县讲道理,要求放人(洪秀全于1848年3月抵达广州,两广总督耆英同志已于十日前离开,白跑一趟)。

冯云山和卢六被抓,洪秀全又去了广东,紫荆山的教徒们一时群龙无首,人心涣散,形势危急,大有崩盘之势。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名教徒挺身而出,力挽狂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