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承德尘肺病患者在家中等死


河北承德尘肺病患者在家中等死


3月25日,郭海良的爱人刘金荣,正在给郭海良做晚饭。刘金荣对郭海良不离不弃,细心地照顾着他的衣食起居。


郭海良等9人生长在河北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下属的偏远乡村中。迫于生计,他们前往北京房山区史家营乡的煤矿中打工,每天在煤尘中工作12个小时。在被确诊患有尘肺病后,他们获得房山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一次性伤残补助。如今,这9人所获的一次性补助基本用完,他们面临着难以维持医疗和生活的窘境。


河北承德尘肺病患者在家中等死


3月25日,郭海良,每天只能靠氧气机缓解痛苦,他对生几乎绝望,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家人和还在念大三的儿子。当郭海亮谈到自己的孩子时,他眼睛中饱含着泪水。


河北承德尘肺病患者在家中等死


3月25日,长期注射药剂,郭海良的手臂上的血管已经淤青。


河北承德尘肺病患者在家中等死


3月25日,由于处于边远山村,医疗条件差,郭海良身体又不方便,刘金荣只能一次买回2个月的药,学会扎针管,回家自己给他扎针治疗。


河北承德尘肺病患者在家中等死


3月25日,郭海良每天需要输液两次,他家中的屋顶悬挂着药瓶,一瓶用尽,他的爱人正在帮他换药瓶。


河北承德尘肺病患者在家中等死


3月25日,郭海良的家外角落里,散落着各种用过的医药器具。


河北承德尘肺病患者在家中等死


3月25日,正在给郭海良做晚饭的刘金荣,听到屋子里不时传出的咳嗽声和叹气声,十分的难过,偷偷的抹眼泪。


河北承德尘肺病患者在家中等死


3月25日,河北承德9名尘肺病患者合影。(郭海良由于行动不便,必须要他爱人搀扶着)


河北承德尘肺病患者在家中等死


3月25日,实地探访,和尘肺病患者一一沟通。


河北承德尘肺病患者在家中等死


3月25日,另外一名尘肺病患者王成在说话间隙不停地喘着气,不停地咳嗽,表情痛苦。王成,1958年出生,尘肺三期,家中有一位老父亲,一位身患胃病的哑巴媳妇。完全失去劳动力,走路需要走一会歇一会。目前正在吃药治疗,每个月花费上千的药费。


河北承德尘肺病患者在家中等死


3月25日,公益律师正在帮助尘肺病患者收集材料。



郭海良等9人生长在河北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下属的偏远乡村中。迫于生计,他们前往北京房山区史家营乡的煤矿中打工,每天在煤尘中工作12个小时。在被确诊患有尘肺病后,他们获得房山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一次性伤残补助。


如今,这9人所获的一次性补助基本用完,他们面临着难以维持医疗和生活的窘境。他们中有人提出,依照他们的病情,当初应该按月领取补助,那样钱会多一些。


补助难以支付医疗费


半月前,北京义联劳动法援助与研究中心公益律师韩世春接到了尘肺病患者郭海良的电话。电话里,郭海良一边喘着一边说:“医药费不够了,救救我。”


据韩世春介绍,在2010年5月31日,北京市房山区史家营乡最后一批小煤矿被关停,大量失业的矿工去医院检查,发现自己已患上尘肺病。一些矿工找到韩世春求助,韩世春感觉这不是小事,向北京市相关部门反映情况。从去年6月至12月间,有101名矿工从房山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中心获得一次性伤残补助,每人10余万元。韩世春为这101位患者进行了登记,彼此留下联系方式,让患者随时反馈情况。


郭海良是当时登记的患者之一,他被确诊为尘肺三期伴肺功能中度损伤,鉴定为二级伤残。他在去年12月获得一次性伤残补助17万余元。据了解,郭海良是第一个给韩世春打电话求救的患者,但经过韩世春调查发现,和郭海良遭遇同等窘境的非他一人。


患者恨不得剖胸呼吸


2008年下半年,郭海良开始经常胸痛,呼吸困难,他觉得有些不妙。而附近一个矿上发生的一件事,更是让郭海良感到恐惧。一头从矿井里往外运煤的骡子,在一天早上突然躺在地上不动弹。这头骡子已经干了两年活,矿工们拼命抽它,希望它站起来,但骡子挣扎几下后突然死亡。矿工们准备吃骡子肉,结果发现骡子体内都是好的,唯独肺部硬邦邦的,刀都砍不动,矿工们用石头把它的肺砸开,发现里头都是黑渣子。


郭海良觉得自己的肺,可能要变得和骡子一样。他开始吃药,但不顶事。去年6月份,他听说有工友被诊断为尘肺病后,也到医院进行检查,结果被诊断为尘肺三期。为了治病,几乎没有积蓄的郭家四处借钱,在获得一次性伤残补助时,已经欠下7万元外债。拿到补助后,郭海良又住院治疗两个月,花费几万元。此后,他和其他患者为了省钱,去吉林、山西、唐山买药,每次的花费都在万元以上。目前,郭海良每月需要花费4000多元的医药费,再加上去医院的治疗费,17万的伤残补助已经花光。郭家现在要依靠亲属们的救济生活。


在自己患上尘肺病前,郭海良从未听说过这种病。回家休养期间,他才慢慢了解到这种病有多可怕。郭海良说:“我的肺现在和石头一样,呼不上气时恨不得一刀扎开胸膛,让气儿进入。”郭海良的妻子刘金荣听到这话,开始在旁边抹泪。当丈夫无法下床行走时,刘金荣放下农活,将家里仅有的4亩地承包给别人,每年收400元租金。


刘金荣已经很久没有睡过好觉了。每晚,她都要守着丈夫,等他睡着,如果丈夫呼吸急促,她就将丈夫叫醒,扶起来坐会儿然后再睡。“躺太久,随时都可能憋过去。”刘金荣听医生说过,丈夫的肺部已经硬化下垂,压迫其他内脏,所以不能久躺。现如今,刘金荣已成了半个护士,她每天要给丈夫打吊瓶、注射抗生素、操控制氧机。尘肺病患者最怕感冒,一感冒呼吸就更加困难,为此,刘金荣每天早起烧炕,避免丈夫着凉。


刘金荣说,她每天给丈夫熬小米粥,再搭配点咸菜,“想给他做顿肉吃,可是买不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