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真相:欲望是把双刃剑 精彩文摘 6.太平天国第一奇案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1.html


大桐伏击战后,杨秀清避实就虚,指挥太平军不去打扰昭平和平乐,改走小路,过牛角瑶山,陈兵荔浦,迅即从小路绕过荔浦,北上马岭,向北直逼广西省城桂林。

杨秀清重创清军,顺利实现突围,跳出外线,威胁省城,害苦了督师围剿的赛中堂。

赛尚阿一败涂地,既没能遵照咸丰严旨擒获首逆、全数歼灭,又贻误军机,放跑了太平军,按大清律例,该判“斩监候”。

作为大清一品要员,赛尚阿是个内行人,很清楚“斩监候”的专业解释——判处死刑,秋后处斩。

赛中堂焦头烂额,心急如焚,长吁短叹,念念有词:计将安出?计将安出?

有了——发挥想象力,继续写小说。

写小说,是赛中堂的拿手好戏。

可是,写小说也得有素材,文学虽然高于生活,但毕竟来源于生活。

正在赛尚阿一筹莫展之际,乌兰泰给他送来了绝好的素材。

来人奏报,乌部守备全玉贵在龙寮岭一战中,俘获了一批太平军,其中有条大鱼,特来敬献赛帅。

经丁守存等审讯,得供书一份。此人在此供书中自称洪大全,说洪秀全喊他贤弟,他称洪秀全为大哥;洪秀全尊其为天德王,太平天国将士呼其为万岁。

洪大全?莫不是洪秀全?没弄错吧?

赛尚阿看过洪大全供词,暗暗庆幸自己身体素质还算过硬,既没有高血压,也没有冠心病,要不,怎么经得起这样烈性的惊喜刺激?

虽然没有抓住洪秀全,不过也不错,抓住太平天国二号人物,不也是奇功一件?

赛尚阿一面感激乌兰泰的雪中送炭,一面赶紧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作起文章,一边上报生擒首逆,一边派人将洪大全押解北京,向咸丰报功请赏。

为防止洪大全路上被劫,赛尚阿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面虚张声势,传令陆路各关仔细押运护送;一面将洪大全从水路起解,日夜不停,秘密押往长沙。

押运队为防万一,将洪大全囚禁在内舱,门窗紧闭,点亮蜡烛,好酒好菜招待这位重量级俘虏,还搜来一部《通鉴纲目》,让洪大全消磨时光。

押运队阵容相当庞大,有步军统领衙门员外郎联芳、户部员外郎丁守存,两人格外小心,一路有惊无险,洪大全被顺利押到长沙,继而被押送往北京。

赛中堂发布了这个战报后,朝野震动,成为轰动一时的爆炸性新闻。

绝望中的赛尚阿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满怀希望地等待咸丰的褒奖。

让赛中堂意想不到的是,洪大全人还没到北京,就有人开始向他泼起了冷水。

第一个泼冷水的是给事中陈坛。

陈坛这盆冷水,够冷。他明确反对将洪大泉(全)押送京城,理由是洪大全是个冒牌货,根本就不是什么重量级的俘虏(闻洪大泉不过供贼驱策,并非著名渠魁),按照大清惯例,他还没有资格享受如此高规格的待遇(维我朝故事,凡解京正法者,皆实系逆首方可示天威而昭武功)。

陈坛远在北京,为什么就敢断定洪大全是赝品呢?理由很简单——查无此人。

陈坛质疑说,这么重要的一个人物,怎么以前的奏折中就从来没有人提到过呢?

这条理由的确很充分,等于揭了赛中堂的老底——写小说忽悠谁呢?

陈坛还进一步从心理学上分析了赛中堂撒谎的动机,一是给咸丰面子(壮国威),二是给自己找出路(稍掩己过)。

他主张将洪大全就地正法,走到哪儿算哪儿,砍了了事(饬令沿途督抚无论该犯抵何处,即行就地正法)。

陈坛反对将洪大全押送京城正法,是因为他认为有两个副作用,一是京城的老少爷们好骗,可天下人不好骗,并不都是傻子,哪这么容易被你忽悠了?二是将一个冒牌货搞得这么轰轰烈烈兴师动众,太平军听了一定会一脸坏笑(恐逃匪闻而窃笑,愈以张其玩侮之心)。笑什么?一来笑清军无能,抓不住真品拿个赝品充数,自我安慰不算,还要贻笑天下;二来笑清军糊涂,人家洪大全跟你开个玩笑,你就当真啊,也太好忽悠了吧?

总之,陈坛认为,将洪大全押到北京来,简直是大清国的耻辱,不但不能壮国威,反而会威风扫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