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1.html


杨秀清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发号施令,组织大家营救冯云山和卢六。

没读书也有没读书的好处。杨秀清没有洪秀全那么书呆子气,他的办法很简单——行贿。

哪来的银子?干老本行吧!杨秀清组织大家凑份子出钱,抓紧砍柴烧炭,反正力气有的是,把炭卖了,拿着钱去贿赂贪官污吏。

这些贪官污吏,别的本事没有,收银子那是基本功。对他们来说,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看着白花花的银子从眼前溜走。

再说,冯云山他们领导的拜上帝教,的确也没有明显的造反迹象,只不过集合了一帮老百姓,做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宣传而已:一是劝人行善,顺带吓唬——肯拜上帝者,无灾无难,不拜上帝者,蛇虎伤人;二是要求专一,忠心不二——敬上帝者不得拜别神,拜别神者有罪。其他如世界来源、人类起源、原罪、上帝主宰等问题阐发,都与***相同。

虽然洪秀全在创作理论时要求平等,可也就是劝人从善,协助政府搞搞道德教育,义务从事精神文明建设,也没说要造反啊。不过就是捣毁了六乌神像和甘王神像,怎么就被官府盯上了呢?怎么就变成造反了呢?

事后回过头来看,地主团练头领(联防队长)王作新还算有点眼光,鼻子的确灵敏(政治敏锐性强),后来事态的发展的确如他所预料。

但在当时,这只是一种推测,并没有直接而过硬的相关证据,能够说明他们日后必定造反。

既然不是什么谋反大罪刑事要案,而且证据严重不足,知县大人也就懒得深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社会稳定比什么都强。

况且,烧炭佬们送来的银子也着实诱人!

新来的桂平署理知县贾柱判决的结果是:冯云山并没有触犯法律,只不过是游手好闲无事生非而已,用不着坐大牢。

很快,冯云山被无罪释放,而早期骨干成员卢六却在狱中被折磨致死,早早地告别了刚刚起步的组织。

桂平县安排了两名衙役,押送冯云山回广东花县老家。

途中,冯云山对两名公安展开心理攻势,游说他们加入拜上帝教。

两名衙役很快就被说服,决定工作和家庭都不要了,随冯云山转道去了紫荆山,成为光荣的拜上帝教的一员。

回到紫荆山的冯云山,面对夹道欢迎的粉丝,脸上的兴奋并没有维持多久。

两天后,他就匆匆忙忙离开了。

没有选择的选择题

冯云山,是带着困惑离开的。他敏锐地意识到,杨秀清假托天父下凡,这事非同小可!

杨秀清是天父上帝,洪秀全是上帝次子,杨秀清岂不成了洪秀全他爹?

这事杨秀清做得可不地道,要做人家老爸,也得问问人家同不同意啊。

况且,此事干系重大。教主和教主他爹,你们让大家以后到底听谁的?

冯云山拿不定主意,心急火燎地赶往广东去寻找洪教主。

可是洪秀全并不在广东花县,而是在从广州赶往紫荆山的路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洪秀全来到桂平紫荆山,没见到冯云山,却目睹了另一件奇怪的事情。

1848年10月5日,阴历九月初九,萧朝贵依葫芦画瓢,表演了一场天兄下凡秀。(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还真会钻空子。洪秀全只说自己是上帝的儿子,可没说自己是耶稣。

既然如此,那我就来做耶稣吧。萧朝贵觉得自己太有才了!

有了天父下凡做底子,人民群众有了心理准备,萧朝贵的天兄下凡,大家接受起来,也就更自然,更不假思索。

杨秀清也决不会反对,也不能反对。

你能下凡,别人就不能下凡?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让杨秀清和萧朝贵不安的是,洪教主会认可从天而降的爹爹和哥哥吗?

洪秀全面对横空出世的爹爹和哥哥,他觉得很突然,也很郁闷,还很迷惘。

迷惘了就要找人商量,可冯云山去了广东花县,阴差阳错,两人路上擦肩而过。

那就去花县吧。1848年11月,两人终于在老家重逢。

洪秀全和冯云山一商量,觉得此事很棘手。因为这是个不得不做的选择题,而且是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题!


这个折磨人的选择题,选项有二:

选项A:认可此事,承认杨、萧二人确系天父、天兄下凡,允许他俩玩“二人转”。

选项B:不认可,唤醒民众,指出其忽悠的本质,拆穿二人的骗局。

选A还是选B?

如果选A,会导致如下结果:

第一,洪秀全多了一个父亲、一个哥哥,自己从老大变成老三。杨、萧清醒时,他们听洪秀全的;一旦口味白沫、浑身颤抖,洪秀全得听他们的。

第二,以前是洪秀全唱独角戏忽悠人民群众,以后可以来个忽悠三人转,一起忽悠人民群众,忽悠的效果应该会大大增强。

选B的话,结果也有两种:

第一种可能,杨、萧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洪秀全进行反击,指出其忽悠的本质,拆穿他的骗局。

第二种可能,杨、萧承认自己是忽悠:对不起啊,同志们,我是闹着玩的,你们还是让洪教主接着忽悠吧。

洪秀全是不愿意选A的。一手创办拜上帝教,不容易啊!

从1843年开始,已经整整过去五年了,其中忍受了多少白眼、经历了多少艰辛!

洪秀全为了传教,被人当成疯子遣送回家;冯云山为了打倒竞争对手,吃了几个月有上顿不敢指望下顿的牢饭,差点丢掉性命。

走到今天,咱容易吗?

现在好不容易打开了局面,事业有点起色了,可偏偏冒出两个抢班夺权的煞星。自己至高无上的教权,已经被别人用这种原始而简单的方式,无情地剥夺了,而且是台“二人转”。

可是,选B能行得通吗?

你洪秀全能上天见到天父,人家就不能天父天兄下凡?就算杨、萧不拆穿你,人民群众虽然迷信,但不是白痴,以后忽悠这种事得停止了,革命和理想也就无情地画上了句号。

洪秀全,你已经没有选择,你的宗教理论,本来就有这个天大的漏洞,怪就怪你没有说自己是天父上帝投胎转世啊!(还是中国的君权神授理论严谨,真命天子只有一个,还是独生子好啊!)选B,那就玩不下去了,为了革命大局,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看来,答案只有一个——A!

就这样算了吧!还是安慰一下自己,这样子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如果杨秀清和萧朝贵都说在天堂里见过仁兄,不是证明了你洪秀全上天见到天父确有其事吗?对革命大局还是有帮助的。

那就心照不宣,把忽悠产业从个体户做成股份公司吧。


洪秀全和冯云山,终于做完这个没有选择的选择题。

该是宣布答案的时候了!1849年六七月间,经过半年多的思考和抉择,洪秀全和冯云山终于重返广西桂平紫荆山,宣布如下决定:

第一,承认杨、萧二人的传言,认可他们的表演,承认杨秀清乃天父下凡,有权代天父传言;萧朝贵享受同等待遇,是天兄代言人(只要他们有演出要求和兴趣)。

第二,重新排位:尊奉上帝为天父,耶稣为天兄,洪秀全是天父第二子,冯云山是天父第三子,杨秀清是天父第四子,韦昌辉称天父第五子,杨宣娇称天父第六女,石达开称天父第七子,萧朝贵称帝婿。

当然,洪秀全也没有忘记往自己脸上贴金,将第三次落榜后(1837)梦中异象加以修正和完善,正式宣布自己是上帝之子、耶稣之弟,是亲受上帝派遣下凡做真命天子的。

后来者不能居上。你们要做盗版我也没意见,关键是要尊重原创,跟风也不能喧宾夺主嘛!

忽悠三人团,正式成立!

由此,太平天国以后也就多了两个独特的节日:爷降节和哥降节。

天才表演家杨秀清和萧朝贵,终于拿到了第一笔出场费,获得天父代言权和天兄代言权。他俩的悟性的确不赖,对洪秀全的肯定也给予了及时回应,在下凡的最初一段时间里,时时不忘捧捧洪教主的场,说在天上见过洪秀全,上天受命确有其事,我们没有下凡的时候,你们要听洪教主的话,要忠于教主,万万不可造次。

洪秀全对此颇为满意,到底咱哥们儿都是上帝之子啊,心有灵犀不点通啊。

天父天兄下凡的问题总算解决了,但是洪秀全和冯云山做的选择题,却给太平天国埋下了令人胆战心惊的定时炸弹——那是一场使太平天国元气大伤的血光之灾!

这场血光之灾,就是让太平天国元气大伤的天京内讧。


(摘自月映长河《欲望是把双刃剑——太平天国的人性透视》,重庆出版社2011年4月出版)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