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真相:欲望是把双刃剑 精彩文摘 3.天父下凡:杨秀清的夺权杀手锏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1.html


上集演完后,天父下场,回天。

大家以为今天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天父要演出,大约要到明天吧?

意外发生了,天父好像还没有过足戏瘾,晚上加班继续开机。

中集开始:

时间:1851年12月21日,晚

内景:北王府、东王府

导演:杨秀清

领衔主演:杨秀清

主演:周锡能、朱锡琨、黄文安

演员:天王洪秀全、南王冯云山、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

演职人员:国宗杨辅清、杨润清(两人为杨秀清兄弟)、曾天芳、蒙得恩

剧情(也有四节):

第一节,韦昌辉审讯周锡能。当晚,韦昌辉按杨秀清安排,把周锡能吊起来,审讯。周锡能不招,韦昌辉白忙活。

第二节,天父再次下凡。韦昌辉审不出来,轮到天父亲自出马。你们审不出来,看我的!俺下凡了,看看俺的手段!天父毅然下凡,令国宗杨辅清、杨润清到各王府,通知几位王爷(无西王萧朝贵)马上集合。同时奏请天王前来。

第三节,天父审周锡能。天王率众臣跪伏,天父命蒙得恩带到主演周锡能,天父审案正式开始。天父首先命令(上帝也说中国话,而且是广西客家话,要不哪个听得懂?)周锡能自认天父权能(权力至高无上,本领无所不能)。

接着,天父开始问话,询问周锡能串通清兵、诱惑军心、外攻内应之事,要周锡能老实交代。周锡能仍不招供,天父便将细节和相关人员名单一一道来。周锡能一听,只得全部供认,并且还不打自招额外口供——朱八此次同来,是准备混进天王府刺杀天王的!

接下来,开始对质,验明证据。天父命令曾天芳传朱锡琨、黄文安前来,两人全部招供,说周锡能的确劝说过他们反水投清,但他们都没有答应。天父下令,朱、黄二人忠心顶天,不做妖人,但知情不报,仍须处罚。依天国军纪,朱锡琨杖(打屁股)二百,黄文安杖一百。

第四节,晓谕兵将,宽慰天王。天父命北王韦昌辉出东王殿前,晓谕兵将。北王扯开嗓门(唱道),把音量调到最高,召开新闻发布会,将天父审周锡能的剧情,告诉前来围观的太平军将士。最后,北王还不忘喊出告诫式的口号:众兵将同心踊跃,立志顶天!时刻要记念天父权能恩德!众兵将听罢,佩服感动得一塌糊涂,并用钦佩式的口号回应:天父皇上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天父听罢,感觉很好,安慰天王洪秀全后,回天庭去了。

演技欣赏:

一、领衔主演表演难度**,表演技艺炉火纯青。同一天,同一批搭档,连续演出,有挑战性。

二、演员们的难度也不小,刚刚下场,又要上场,还得配合主演把戏份做足。

三、主演最容易搞定,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一场戏。

剧情点评:本集亮点是导演的精心布局。

一是先让韦昌辉出场垫底,韦昌辉审不出结果,方显天父上帝手段。天父的权能,是建立在韦昌辉无能的基础上的。对比、反衬手法,导演运用得非常成功。

二是让上集演员再次出场,见证审讯过程,并捎带喊来天王,一同欣赏演出。上集演出人员继续参加,并适当扩大演员规模,保证了剧情的连续性,增强了天父权能的真实性。

三是加强了影片的宣传力度,审讯成功结束后,派出演员,宣传天父超群绝伦的审讯技术。导演在这里安排韦昌辉,用心实在可怕,让审讯失败的韦昌辉宣传审讯成功的天父,不是最有说服力的么?

演技打分:

领衔主演:杨秀清,一百分,表现比上集更精彩。

主演:周锡能、朱锡琨、黄文安,零分。原因是,他们不知道这根本就是一场戏,还傻乎乎地跟着演。

演员:洪秀全、冯云山、韦昌辉、石达开,一百分,表现与上集同样精彩。

演职人员:杨辅清、杨润清、曾天芳、蒙得恩,一百分,虽然是跑龙套的,但配合默契。

但是,观众们请留心,本集仍有疑点——西王萧朝贵,为何又没有参加演出?


折腾了大半天,中集演完,已经是三更天。

天王从东王殿回宫,一帮演员们陪同天王,三呼万岁(李秀成后来回忆说,天王是在长沙才称万岁,当为回忆错误),各自回家。

天父也该睡了吧?演员们揉着蒙眬的睡眼揣测着,准备洗洗睡了。

可是天父还没有睡意,他的戏还没完呢!

请看下集:

时间:1851年12月21日,三更后(实为22日)

内景:东王府

外景:永安城内

导演:杨秀清

领衔主演:杨秀清

主演:南王、北王、翼王、杨润清

群众演员:太平天国军民,姓名不详

剧情:天父突然下凡,命令杨润清派人到各王府,召集南王、北王、翼王速来东王府参加演出。不过,这次主演没什么戏份,也没有台词。领衔主演的台词也很简单:我今晚破获妖魔鬼计(太平天国称鬼计,不称诡计,乃妖魔鬼怪之意也),并诛灭变怪妖魔,尔众小再加时时灵变,每事有我做主不妨。意思是说,今天还行吧?天父我不是吃素的,什么事我不知道?今天查获一桩重大内奸案,你们都看到了吧?小的们,孩儿们,以后多学着点,多长个心眼。不过,你们发现不了内奸也没关系,有我在,都能搞定的。

台词说完,天父回天,休息睡觉。

可演员们睡不着,天父的演出太精彩了,观众们还沉浸在观剧后的激动之中,久久不能平静。

当然,他们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从此以后,我们就不怕妖魔鬼怪,也不怕叛徒内奸。上帝保佑,成为太平天国在这一天的流行语。

这事值得庆祝!大家一边回味赞赏天父,夸奖天父的超人能力,感谢天父铲恶除奸的无限恩德,一边杀猪宰羊虔诚敬拜天父,深情地默默唱道:天父,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哪怕给儿女壮壮胆量锄锄奸?

演技打分:杨秀清一百分,诸王等主要演员一百分,群众演员零分(被忽悠的对象)。

天父审案大戏,到此宣告落幕。

但是,还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决,也许太平天国的演员们和观众们当时并没有多想。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们不得不多个心眼,研究一下几个极为重要但又极为容易被忽略的问题。

这个问题就是,影片在三集中暴露的疑点,如何解释?


下面,我们来看看本剧最大的疑点——西王为什么场场缺席?

相关资料显示,当时西王就待在永安城,也没有请病假,其他王都来了,为什么他不来?

对此,郭廷以先生的解释是:“无西王萧朝贵,足证明朝贵秀清地位相若。”意思是,萧朝贵之所以没有参加演出,是因为他也是男一号,这种解释有一定道理。杨秀清演天父下凡,萧朝贵演天兄下凡,的确都是天字号的演员,属男一号系列。

但再一想,不通。因为“地位相若”就不来,说不通。

其一,天父比天兄大吧?儿子总盖不过老子吧?

其二,要说权力,洪秀全是君主,是老大,不也来了吗?撇开这点不说,天王和天兄,级别也是一样的吧,天王都来得,为什么西王来不得?那是不是天父忘记安排萧朝贵出场了呢?也不可能,其他王可是一个没落,自己的大儿子,怎么可能忘记?

况且,天父应该知道这个大儿子也是可以下凡的啊,一起下凡,联袂演出,岂不更妙?

问题就出在这里,还真的不能一起来,这个舞台,唱不得双簧!

原因很简单,如果天父将萧朝贵叫来,萧朝贵只有两种选择:

一是保持沉默,拒不下凡;

二是把戏演得热闹一点,与杨秀清来个二人转,两个男一号同台献艺。

问题就出在这里!这两种选择,都是杨秀清不愿意看到的!

如果萧朝贵保持沉默,又不表演,会引起人们怀疑,天父都下凡了,天兄干吗“潜水”啊?

如果萧朝贵同台演出,按萧朝贵的性格,事先没有排练,极有可能对错台词,把戏演砸,忽悠穿帮,那么杨秀清这个男一号在演艺圈的身份就会暴跌。更重要的是,杨秀清不想有人抢戏,不想与萧朝贵平分价格不菲的出场费。

于是,导演杨秀清封杀了萧朝贵,取消了他的演出资格!

刚当上东王的杨秀清,权力大了,戏瘾也大了,他不想有人分享他的伟大创意。

看到这里,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杨秀清这个导演,不安排萧朝贵出场,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绝对不是因为疏忽,也不是因为忌惮他的权势。由此也不难看出,杨秀清的确是一个城府极深、心思极细的高人。

这么高的智商,加上装神弄鬼,能量非同小可。

《桂平县志》中就记载:“秀清性机警,喜用权智,自谓梦中通知未来事。”书中还记载了杨秀清早年版的忽悠剧:有一天,杨秀清对别人说,我梦到村中那棵树底下,有一袋钱。一挖,果然有。其实,这袋子钱,是杨秀清事先就埋下的。更绝的是,他喜欢探听别人的隐私,拿来曝光,说是梦中所知。这样的记载,应该还是比较可信的,看起来,杨秀清似乎与早年的曹孟德有几分神似,只可惜是个文盲,肚里没几滴墨水,否则还没准也能成为一代枭雄。

加入拜上帝教后,杨秀清借来天父外衣,忽悠级别提高,含金量增大,效果很明显。

看到这里,心细的朋友可能会发现第二个疑点:既然杨秀清如此精明,那他为什么还要安排韦昌辉先审周锡能?如果韦昌辉审讯成功,计划岂不泡汤?


通观太平天国史实,揣摩太平天国人物,就会发现,杨秀清如此安排,是因为他确信韦昌辉一定审不出此案。

周锡能案的破获过程极其隐蔽,几乎是在绝密状态下进行的。所以,杨秀清坚信,全不知情的韦昌辉,是断然找不到审讯的突破口的。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杨秀清坚信周锡能一定不会招供。因为周是他手下多年的部属,杨秀清一定十分了解周的性格,相信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他一定不会承认自己是内奸,而会抱着侥幸的心态顽抗到底,以保住小命。

而且,杨秀清还知道,只要有证据,只要说出他投敌叛国的细节,周锡能是一定会招认的。否则,杨秀清兴师动众,连天王都请来欣赏,如果周不招认,岂不是自己下不了台?天父的面子和威望岂不都要受到严重的削弱?

为了确保审讯成功,“天父”动了不少脑筋:首先打心理战,单独带到周锡能,安排所有太平天国高级领导人围观,给周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然后要求周承认上帝无所不能,实际上就是让周给自己心理暗示,使他在心理上处于劣势。

最关键的是,天父道出了周锡能变节的细节,这才是审讯成功的关键。那么,天父是怎么知道周锡能叛变投敌的细节的?连太平天国的处罚条例都如此专业?难道这世上真有上帝不成?难道天父要比福尔摩斯、狄仁杰更高一筹?

这就要问杨秀清了,周锡能叛变投敌的铁证,他为什么知道得如此清楚呢?


要解释这第三个疑点,话还得从1851年12月13日,周锡能回到永安面见杨秀清时说起。

当时,周锡能只带回来两个弟兄,而且同去的兄弟连一位也没有回来。

起了疑心的杨秀清问道:为何只有两位兄弟归来?

周锡能:清军防堵严密,过来不得。

杨秀清:你为何能过来?

周锡能神色慌乱,支吾其词。

杨秀清关注细节,将此看在眼里,并不表露,反而安慰周锡能,并说要上奏请封,以麻痹周,削弱其警惕性。

杨秀清的确眼神犀利,周锡能此时确实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叛徒!

周锡能从博白召集兄弟后,于12月2日出发,不过他没有直奔永安城,而是投靠了设营在永安北面的姚莹,将兄弟们卖给了清军,在得到封赏六品顶戴的空头支票后,伙同朱八和陈五回城刺探情报,准备做清军的内应,到时来个里应外合,顺带看能不能来点暗杀,杀了洪秀全,那可是大功一件。

周锡能从东王府回家后,第一时间做起了家里人的策反工作,说服妻子蔡晚妹一同做太奸(汉人奸细称汉奸,太平天国的奸细就叫太奸吧),蔡晚妹答应嫁鸡随鸡,嫁奸做奸,协助老公,双双潜伏。

第二天,周锡能开始活动,佯作巡查,实为窥城,搜集情报,伺机出手。

1851年12月17日,太平军大封五王。周锡能觉得这是个机会,大家都高兴得晕了头,我还不出去活动活动?20日晚上,周与朱八乘着夜色,开始策反监军朱锡琨、巡查黄文安,引诱他们投降清军,并替清军开出了出卖兄弟的价钱。朱、黄二人毕竟不是周的老婆,没那么容易就被周锡能的花言巧语所迷惑,说不想做太奸。

朱、黄二人还算仗义,虽然没有入伙,但也没有当即揭发周锡能,因为朱锡琨与朱八是叔侄关系。

周锡能的悲哀在于,他不知道杨秀清那双犀利的眼睛,从没有离开过他。

杨秀清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猎手,紧紧地盯着这难得的猎物,懂得该出手时才出手的道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候。

因为,他要利用周锡能上演一场精彩绝伦的好戏。

这么难得的极品道具,不用岂不浪费?

杨秀清暗中侦察,弄清了细节,控制了朱锡琨和黄文安两个证人。等剧本写好后,就突然开机热播。于是就有了上中下三集连播、轰动太平天国的经典影片《天父下凡审周锡能》。

天父摇身一变,从拯救苍生的慈善长者,变成了太平天国的福尔摩斯和狄仁杰!

杨秀清为什么如此精心布局,编写剧本台词,并自导自演,不怕累,不怕苦,发扬艰苦奋斗连续作战的作风,一天连演三场?

答案很简单,因为片酬高,出场费高,高得无法估算,简直就是暴利!

太平天国的广大军民,通过观赏如此激情的大片,终于彻底被上帝所征服,从此再也没有人怀疑上帝的无所不能,心甘情愿匍匐在具有超人能力的上帝脚下,感觉一定温馨而惬意。一天连续演出三场,赢得了无数铁杆粉丝,值!找到感觉的杨秀清,在以后的登台演出中,一定对自己的演技更加充满自信,潜力一定会发挥得淋漓尽致,却不知他将来要将自己宝贵的生命,献给这曾经给他带来无限荣耀的演艺事业。

杨秀清赚了个盆满钵满,真是惬意!

为了百尺竿头再进一步,杨秀清决定进一步做大影片的后期宣传,以赢得更多的片后回报。

杨秀清指示,将此事详细过程,也就是天父下凡大戏的情节编成剧本,于1851年12月25日经洪秀全批准,1852年年初颁刻,通报全军,让全军将士领会天父的神通广大、无所不能。

从此,杨秀清成为太平天国军民心目中真正的“天父”,拥有上帝的力量,无所不能。这对提高杨秀清在太平天国领导集体中的地位乃至杨秀清独揽大权,扫清了障碍,建立了稳固的群众基础。


(摘自月映长河《欲望是把双刃剑——太平天国的人性透视》,重庆出版社2011年4月出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