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真相:欲望是把双刃剑 精彩文摘 1.洪秀全拜上帝教是宗教还是邪教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1.html


先来看看《原道救世歌》,这是洪秀全于1845年创作的一篇论文。

文章的标题,清晰地透露出洪秀全的意旨:救世!

为什么要救世?

因为世界病了。洪秀全认为,他生活的这个世界,是一个病态的世界。

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梁发在《劝世良言》(卷二)中曾经描述过他对这个世界的观察:“现在之人遂生出无数的恶端,致世界大变,颠倒乾坤,变乱纲常,以恶为善,甚至把善者反以之为恶。因人之心,日夜歇息之间,所有思想图谋、言行举动,专在于奸淫邪恶、诡诈欺骗、强暴凌虐之事,满于胸中,行在世界之上矣。”

洪秀全的感受,一如梁发。

在《原道救世歌》中指出,这是一个淫荡、混乱、杀戮、偷盗、迷信、赌博、毒品横行的世界。

洪秀全还以歌谣和七言打油诗的形式、文白夹杂的语言,谆谆告诫世人远离黄、赌、毒,孝顺父母,好生戒杀,制止偷盗,不要迷信,做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信仰的时代新人。

洪秀全的观点是,迷信和信仰的区别,在于崇拜的对象。

拜上帝,是信仰;敬鬼神,是迷信。

总而言之,通篇文字,洪秀全将老知识儒家思想与新知识***义做了一个小炒,核心意思是劝说世人拜上帝,捐妄念,学正人,实现天下太平的伟大理想。

回望百年前,依稀可以看见洪秀全的悲世情怀和普度众生的心愿。这明明是一个向善者的良言忠告,哪里是劝人走入迷途的邪教说法?


再来看看洪秀全之后创作的宗教论文——《原道醒世训》。

为什么要醒?因为大家糊涂了,不清醒了。

在洪秀全看来,这个世界的所有问题,根源在于人的自私自利(世道乖漓,人心浇薄,所爱所憎,一出于私)。

人类相互友爱无限博爱的情怀,已经被自私的瘴气笼罩;人类平等相处的大同太平梦想,已经远去不可留。

洪秀全想唤醒大家:四海之内皆兄弟,五湖之内皆姊妹。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地球村,都是上帝的子女,为什么还要分个你我彼此?为什么就不能心心相印,为梦想,来这里?

心神激荡的洪秀全,又想起了被上帝鞭挞的孔子真言:“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礼记·礼运》)

洪秀全虽然已经反感孔子,但却无法抗拒他描绘的美好社会蓝图。

无法抗拒的洪秀全,仍然不忘以诗言志,告诫世人崇拜上帝,以求殊途同归。

上帝原来是老亲,水源木本急寻真;

量宽异国皆同国,心好天人亦世人。

兽畜相残还不义,乡邻互杀断非仁:

天生天养和为贵,各自相安享太平。

如此美好的社会理想,又怎么可能是邪教的理想呢?


最后,再来看看洪秀全的第三篇核心论文——《原道觉世训》。

这个标题好理解,醒了之后,接下来,当然是觉悟。

如何觉悟?破解心中的魔障!

洪秀全一改在《原道救世歌》和《原道醒世训》中的温文尔雅和仁慈宽和,开篇就号召众兄弟姊妹,斩杀共同的敌人阎罗妖,用暴力谋求人生幸福。

文中,洪秀全分三步走,详细阐发了他的观点。

第一步,指出这个世界的不公与黑暗,倡导人们拜上帝,求得世界清平;

第二步,描绘私心荡尽之后的太平盛世和美好未来,激发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热爱和向往;

第三步,号召人们打倒阎罗妖,建立人间天堂,谋求现世幸福。

很明显,洪秀全继承了梁发宣讲的***义中的崇拜上帝、进入天国的内容。更重要的是,在此基础上,他还进行了创造性的发挥,使其获得全新的含义,即众生平等、奋起抗争、建立人间天国。

洪秀全对大家的沉默不语和麻木不仁,表示了极大的痛心疾首:“而世人偏伸颈于他,何其自失天堂之乐,而自求地狱之苦哉!”

号召完毕,再讲道理。

洪秀全罗列了历代帝王、各朝百姓,不拜上帝、敬拜别神的悲惨结局:秦皇东海求神,祈求长生不老,结果死于出差途中;汉武祠灶丹砂,梦想点石成金,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民间可怜百姓拜祝东海龙王求雨,结果往往非旱即涝。

针对上述现象,洪秀全总结说,各种悲凉结局,都是由同一个原因造成。

这个原因就是——找错了对象。

世人该崇拜的,该以心相许的,不是神仙鬼怪,也不是乌龟龙王,应该是独一无二的真神——皇上帝。

拜错了码头,站错了队,是各种悲剧的根子所在。

带坏这个头的,就是头一个皇帝——秦始皇。

要想过上好日子,结束梦魇般的苦日子,就得一心一意敬拜上帝,一门心思念叨他老人家的无限恩德。

要想做到对上帝忠心不二、情有独钟,那就容不得第二者,必须抛弃其他偶像崇拜。

接下来,洪秀全回到《圣经》,介绍上帝创造万物、恩赐人类一切,倡导一神崇拜。

如此看来,在《原道觉世训》中,洪秀全虽然多了一些激昂,多了一些暴力宣传,但基本上志在改造人们的信仰。

这怎么能算邪教呢?最多算是不和谐的思想音符吧!


综观上述三篇洪秀全创作的拜上帝教理论文献,不难判断拜上帝教到底是不是邪教。

这得按先后顺序,弄清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先看看拜上帝教是不是宗教。

宗教,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出现的一种文化现象,属于社会意识形态。

一般来说,判断是不是宗教,依据有二:

一是相信现实世界之外存在着超自然的神秘力量或实体,这种神秘力量统摄世间万物,拥有绝对权威,主宰自然运作,决定人世命运;

二是使人对该一神秘力量产生敬畏及崇拜,从而引申出信仰认知及仪式。

显然,拜上帝教具备这两个要素。

洪秀全认为,上帝拥有超自然无所不能的力量,第一个要素没有问题。

而且,洪秀全后来到紫荆山与冯云山一道,创立了不同于***的宗教仪式,比如“讲道理”。第二个要素,也没有问题。

第二个问题,拜上帝教是不是邪教?

邪教,在中国古代主要是朝廷对民间秘密宗教的称呼,是政治“打假”,没有令人信服的评判标准。

有人可能会说,按照现在的标准,拜上帝教不就是邪教嘛!

既然如此,那就不妨按照现代标准,来考查一下拜上帝教的理论和实践。

一般情况下,人们往往把以下几条标准,作为辨别邪教的依据:

一是神化首要分子,吹嘘头领手眼通天;

二是装神弄鬼,以世界末日吓唬人,入教平安,不入危险;

三是控制教众人身自由,防范严密;

四是敛财,以各种名义将教众财富据为己有;

五是奸淫,教主一般都是大淫棍、大色狼,年轻漂亮的女教徒往往成为他们的猎物。

于是,有些人便按图索骥,论证拜上帝教确系邪教。

第一条,洪秀全说自己上天受命,下凡斩妖,将自己打扮成上帝的儿子、耶稣的弟弟。

第二条,拜上帝教拉人入伙时,散布恐怖言论,说“如果不入会,蛇虎伤人;如果入会,则太平无事”。许多百姓就是这样被吓进去的。

第三条,拜上帝会纪律严明,要求一切行动听指挥,称得上是准军事组织。

第四条,圣库制度将会员的财产全部收缴,没有个人支配财产的自由。

第五条,洪秀全在武宣、永安、武昌等地,都纳过王娘,先后糟蹋的姑娘,多达八十多人。

说到这里,有人会暗暗得意:嘿嘿,条条对得上号,这不是邪教是什么?


这种论证,看似有理有据,实则犯了硬套公式的毛病。

第一条只能算是宗教的特征,并不是邪教的专利。哪一种宗教没有神化的超能力?哪一种宗教是客观唯物主义?

第二条说法并不完全对。老百姓之所以害怕带恐怖色彩的宗教预言,除了他们的无知外,更重要的是他们心中的苦难。历朝历代,农民起义,往往用宗教开路。

就拿元末农民起义来说,不正是摩尼教(明教)、白莲教等若干民间秘密宗教汇集而成的洪流?当时的宗教预言,就是“弥勒降生,明王出世”,而且宣扬“天遣魔兵杀不尽,世上能有几人平;待看日有双平照,杀尽不平方太平”。

为什么老百姓会害怕宗教恐吓?

正如马克思所说: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

这个意思其实并不难明白。为什么相信这些宗教恐吓的,大多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因为社会不公导致广大下层民众常常在温饱线或者生死线上苦苦挣扎,他们脆弱的心灵已经承受不了任何灾难。宗教,是苦难者的叹息。缺乏安全感的人们,正是宗教预言的猎杀目标。

所以,归根到底,宗教恐吓的威力,往往与社会的黑暗成正比。君不见,民间秘密宗教流行之时,往往是一个朝代最腐败、最不可救药的垂死的前夜?

第三条,拜上帝教的确有其严格的教规教条,但并不是要控制教徒的人身自由。相反,正是教徒对教条的信奉,才形成严明的纪律,并为日后起义打下了基础。

第四条,拜上帝教后来设立的圣库,其实是公有制的仓库,供全体教众平等享用,并非洪秀全一人之小金库。当然,洪秀全后来不断演变成君主,与其他高层领导享受着超越一般会员的物质生活,这其实是等级制度的反映。就整体而言,圣库的设立,最重要的目标,不是为领导聚财。

第五条,洪秀全先后有过八十多个王娘,这个没错。但这并不是说洪秀全创立拜上帝教的目的,就是为了多要几个女人。事实上,这些王娘,大多并非教徒;而且洪秀全宫中生活的淫乱程度,并不与拥有的女人人数成正比。

显然,简单地用公式套拜上帝教,容易蒙住智慧的双眼,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模仿清朝,将拜上帝教称之为邪教,是可笑的人云亦云;依照今日,将拜上帝教称之为邪教,是可悲的以今诬古。

拜上帝教不是邪教,也不是梁发想要传播的***。

拜上帝教的核心理论,不是***所提倡的精神超脱、灵魂不朽、实现博爱、来世进入天国,也不是要颠覆人类社会;相反,而是要在崇拜上帝唯一真神的前提下,斩邪留正,建立人间天堂。

***是教人们忍受现实中的苦难,把希望寄托在来世的天堂;拜上帝教是鼓励人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天堂从来世的虚幻变成今生的现实。


(摘自月映长河《欲望是把双刃剑——太平天国的人性透视》,重庆出版社2011年4月出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