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真相:欲望是把双刃剑 精彩文摘 1.洪秀全拜上帝教是宗教还是邪教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1.html

我们看多了牛郎织女,唱多了《天仙配》,不禁神往夫妻恩爱、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恨不得自己办个农家乐,小两口你耕田来我织布,你挑水来我浇园。

其实,这是文学艺术对纯朴善良的人民群众的误导。

当然,也是美好的期望和纯朴的向往。

中国古代的农民,不可能像牛郎织女、董永七仙女一样生活得那么幸福,因为他们不能像牛郎和董永那样到处开荒。

中国古代的土地这块蛋糕,一般切成三块。

一块掌握在国家手里,主要是掌握在皇族和贵族手里,这是超级大地主。

一块掌握在各级官员、地方豪强和一般地主手中,这是大中小三级地主。

一块掌握在农民手里,这部分农民叫做自耕农。

分配比例是,各级各类地主人数约占全国的20%,但是他们占有80%以上的土地;剩下的20%的土地,归80%的农民,可以说是“二八定律”。

而且,自耕农只占农民中的少数,大多数农民只能租种地主的土地,叫佃农。

自耕农交赋税,服劳役,打短工,省吃俭用,基本还能填饱肚子。

佃农就不行了,除了交国家的税,服国家的劳役,还要交地主的租,十成交六成是常例,也就是说,收一百斤,交六十斤给地主,剩下的喝稀饭都不够,为了活命,往往要打长工。

有地的农民兄弟,日子也过得提心吊胆。

黑暗的旧社会里,万恶的地主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自己田连阡陌,心里还惦记着农民兄弟手里那点可怜的土地,总希望有朝一日,吞并之,占有之。这就是土地兼并。

农民一遇天灾人祸,地主夺田的机会就来了。

农民兄弟饿得肚皮造反的时候,就不得不向地主借钱借粮。这时,地主们一般会按三步走战略,实施土地兼并的拿手好戏。

土地兼并方略第一步:地主很豪爽大方——借!

土地兼并方略第二步:借没问题,但有条件,得写借条,拿地做抵押。

土地兼并方略第三步:农民还不起钱,对不起,地没收了。

三步走的战略,还算是温柔委婉一点的。

遇到厚颜无耻的恶霸地主,则想方设法巧取豪夺,兼并农民兄弟那点可怜巴巴的蛋糕星子。每个朝代临近结束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土地兼并愈演愈烈,农民生活越发水深火热,农民兄弟对地主阶级的仇恨也就越发强烈。

提问:农民兄弟有可能改变自己的生活状况吗?

答案:基本没有可能。

因为地主不会大发慈悲,把自己的土地捐献给贫苦农民。

基本没有可能,不等于完全没有可能,比如朱元璋就出身佃农,可后来成了第一号大地主——大明皇帝。

因此,只有一个办法,重新分配土地,重新洗牌,重新切蛋糕。

说得明白一点,就是造反,推翻现任地主统治,然后自己当地主。

因为有没有土地,就决定了两种生活状态,要么物质生活富足,要么肚皮贴肚皮。

正如马克思所说,资产阶级之所以能够无情地剥削无产阶级,只有一个秘密,那就是他们掌握了生产资料,从而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

地主之所以能够无情地剥削农民,也是因为他们掌握了最核心的生产资料——土地。

地主地主,土地的主人;农民农民,干农活的人民。

所以,要想改变农民兄弟的境遇,就必须改变现有的土地分配格局。

洪秀全没有学过马克思主义,没有掌握阶级分析法这个理论武器,无法深入剖析当时社会不平等的根源。但他凭着切身体验,通过传教过程中的所见所闻,已经感性地认识到这个重要的问题。

农民兄弟关心的是土地。农民兄弟无土地,吃不饱,哪有心思像牛郎织女那样谈情说爱?又哪里有心思听你洪教主说那些半真半假神话故事般的白日梦?

洪秀全意识到,自己的理论需要修改、完善,民生问题真的很重要。

从头再来吧,重建理论!

洪秀全埋头苦干,加班加点,系统重建“洪氏教义”。

从1844年传教失败回到家乡,到1848年,历时数年,洪氏教义系列产品,横空出世。

这一系列产品中,最重要的有三篇:《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训》、《原道觉世训》。这三篇文献,是洪秀全早期创作的精华,也是拜上帝教的基本教义,更是太平天国最基础、最核心的立国理论。

原道,就是要追溯道的本源,详尽阐述道的原理。

道这个概念,最早提出的是老子。道可道,非常道。在老子的观念中,道是一个道不清说不明的神秘物件。

儒家也有道。董仲舒说,道之大,原出于天。董仲舒的道,是大一统的道,是君权神授的道,是三纲五常的道。

西方也有道。《圣经·新约·约翰福音》第一章,就开宗明义地说: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

道,是一个充满着噱头而又不太容易说清楚的道理。

洪秀全却偏要说清楚这个说不清道不明的道理。洪秀全所说的道,并不是老子之道,而是后世称之为拜上帝教的基本教义。

拜上帝教被清政府视为邪教。也有学者或民间人士这样认为,说拜上帝教是“不折不扣的邪教”。

许多对太平天国不太了解,或者对太平天国有偏见的人,往往跟风,不加考辨,信口雌黄,将拜上帝教称为邪教。

拜上帝教到底是不是邪教?

太平天国以宗教起家,以宗教立国,拜上帝教与太平天国息息相关,休戚与共。正如夏春涛先生所说,能不能正确地回答这个问题,关系到能不能客观而公正地看待太平天国的历史和思想。

根据《辞海》的解释,邪的意思是不正当、不正派,或者指妖异怪诞。那么,邪教也就是不正当、不正派的宗教,或者指妖异怪诞的宗教。

邪与正相对,不是正教,就是邪教。

邪教一词,古已有之。至少,在宋代就已经比较流行。

汉代的太平道、五斗米道,北朝出现的弥勒教(后来发展为白莲教),唐代传入的摩尼教(又称明教),先后被官府称为“妖道”或者“妖术”。明教被称为邪教(又称魔教)之后,民间秘密宗教终于有了一个统一的称呼——邪教。

说到底,历代王朝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和利益,只认可有利于控制平民的宗教,比如麻痹苦难群众反抗意志的精神麻醉剂——佛教。

官府最认同的是数千年正统——儒教(儒家思想),其他与之背道而驰的民间秘密宗教,均称之为邪教。

更绝的是明太祖朱元璋,踩着明教的肩膀登上大明帝位,随即就过河拆桥,宣布包括明教在内的所有民间秘密宗教组织都是邪术,严加查处。

清政府视儒家理学为正教,将拜上帝教视为与白莲教类同的邪教,一点也不奇怪。作为反政府的理论武器,拜上帝教被视为异类,受到打压、诬蔑和封杀,自在情理之中。

邪教一词,其实并不是中华特产。国外也有类似称呼,为之兴起的血雨腥风,也是史不绝书。天主教统治天下之时,对于异己学说,特别设立宗教裁判所,进行严打严惩。伽利略被关起来吃牢饭,布鲁诺被烧死在鲜花广场,都是生动而血腥的案例。

作为学术思考,要判断拜上帝教到底是不是邪教,就必须深入剖析拜上帝教的教义,也就是洪教主创作的宗教理论系列——洪秀全论文集。

论文集中有三篇文章——《原道救世歌》、《原道醒世训》、《原道觉世训》,是洪秀全从1845年到1848年的创作,1848年正式在会众中广为传播,1852年结集为《太平诏书》刻印,作为太平天国的法定文件正式出版发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