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 第三卷 惊变 第十二章 要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此言一出,宗泽脑子轰然作响,趔趄几步,几欲跌倒。他不停地嗫嚅着道:“我……昨晚是因为我喝醉……”

眼见切中要害,宗保媳妇毫不留情地抢白道:“你当然这么讲啦!哼,不过也是,酒后乱性是你们男人最好的借口。你不想承担责任,我都很理解。但不知这件事若叫郁镇南知道了,你会怎么样,胜男又会怎么样哦?”

“你……”宗泽无言以对,手中绿豆已然紧捏,呼之欲出;只是他脑中尚留一丝清醒,强忍悲痛没有发作。

宗保媳妇得意地道:“若不是老天有眼,叫我无意中撞见你们,这件事倒真就被你们瞒下啦!洪宗泽,你若敢杀人灭口,我不怕老实同你讲,你的丑事,我已经写在信里,明日一早我若回不到家中,我家里人就会帮我寄到报社去。到时候,叫众位街坊都看清楚,堂堂洪家大少是怎样一个人面兽心的伪君子,连自己的妹妹都不放过!”

听到这里,宗保不觉暗暗叫苦。这个蠢女人,方才他还觉着她总算聪明了一回,怎么说着说着,又原形毕露了呢!她无论如何都不应将自己的划全盘托出啊!她这点江湖经验,不过从说书和文明戏里得来,跟洪宗泽耍花样,岂不是班门弄斧!他太了解宗泽为人,知他一向将胜男看得比天还大,倘若他一时转不过弯来,一怒之下连同岳父一家统统杀掉,那可就……

看到宗泽那紧握的拳头,他心中早已惶恐不安,不由暗暗捏了捏媳妇的手,示意她不要迫得太紧。他咽了咽口水,仍是用了哀求的语气,向着宗泽恭敬地叩了三个响头:“大哥,俗话讲长兄如父。我从小就没有爹娘,是大哥一手拉扯我长大。之前我是做错好多事,但是大哥,人无完人,都有行差踏错的时候,就连哥哥你不一样……”

见宗泽瞪了他一眼,他急忙道:“大哥!我已知错了!我会改的!你信我吧!只要离开广东,我一定脚踏实地,好好做人……”

说着,他不停地磕头,直磕得额上鲜血淋漓。

宗泽心中不忍,上前将他拦住。“罢了!你起来吧!先在家中避几日,等我安排好,就送你们走!”

宗保夫妇大喜过望,齐声道谢,这才退回自己房中。

这个世界清静了。

宗泽不得不沉下心来,努力思考着对策。黑暗之中,人的心似乎突然间变得宁静起来。睁开眼与闭上眼时看到的都是一样,一样的漆黑,一样的深遂,但感觉却迥然不同。他反反复复地睁眼,闭眼,睁眼,闭眼,一遍又一遍地权衡着他的计划,就这样一直呆坐到天明。

天刚亮,阿福已起身担水,扫地,但对昨夜的威胁,他却浑然不觉。宗泽亦没有告诉他,只是责令他从今日开始,洪府闭门谢客;济世堂的一切事务,亦由掌柜自行处理,不必前来过问;还有二少爷两夫妇回家的事,不准跟任何人提起。阿福虽不解,却仍一一照做。安顿好家中之事,他便马不停蹄地前去为宗保铺路。

此次离乡别井,尚不知何日才能踏上归途,若不将宗保夫妇安顿妥当,他们的嘴,他终是信不过。不得已之下,宗泽将省城的两间分号卖给了回春堂,想着以此为本,宗保后半生亦都有所保障。

眼下北方局势不明,军阀混战不休,去了那边,他们两个外乡人亦不好生根;不如前往南洋,苦是苦点,但愿宗保能利用这笔钱做点小买卖,自食其力,重新做人。

拿定主意,他又去寻何启德相助,想找条稳妥的船送他们走。偏偏何启德染病在身,不便亲力亲为,只委托了他的一名属下帮忙。宗泽虽有微词,却也无可奈何。求人已属不易,他也不便再诸多挑剔.

奔波了一月有余,他总算将宗保夫妇护送至香港,在那里平安登上了去南洋的大船。望着远去的轮船,他这一颗心这才算落下。

他心中记挂着胜男,刚回到广州,却听到街头巷尾关于他同胜男的种种传言,心下大寒,唯恐自己的出现会让事态更加严重。故而那日在大街上撞到她,他都不敢现身直面。

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在佛山吃了闭门羹的严如芳竟会竟外地与他重逢。严如芳受胜男之托,将信交到他手上,他方才知道,害死大师伯的原来另有其人,而那个人,竟是自己一直视为亲人的夏叔叔。

若不是他害得大师伯这样惨,李大哥怎会与他失之交臂……若是大师伯不死,李大哥怎会殉情自尽……胜男一介女流,武功全无,今生今世都不可能指望她替爹娘报仇了!他脑子一热,横下心来,决意要找夏祖善报仇雪恨。

此去定是凶多吉少。宗保已走,他再别无牵挂,只是胜男……无论如何,没有亲自同她见面,他始终放心不下。

方才在普云寺,他分明是在同她诀别。可这个傻丫头竟然还指望自己能带她走。

“我本想带你走的,可是那天你却执意要嫁给他……”宗泽在心中对她说,“如今我再无这个本事带你走了,你自己,多保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