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真相:欲望是把双刃剑 第二章 传教 6.拜上帝教的“第一桶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1.html


好消息是洪秀全的第一个下线——他的老同学冯云山带来的。

洪教主高估了自己的威望,冯云山被他赶出赐谷村后,并没有遵从他的命令回到广东,而是辗转来到广西的紫荆山。

洪秀全务虚,冯云山务实。

洪秀全在广东老家忙着理论建设的时候,冯云山正在紫荆山,疯狂地开展组织建设工作。

经过三年艰苦奋斗,冯云山竟然在这里发展了数千会众!

其中还包括太平天国大名鼎鼎的杨秀清、萧朝贵等人。

这批人,就是后来太平天国的骨干力量,也就是后来所谓的“平在山(紫荆山的核心区)勋旧”。

这就是拜上帝教的“第一桶金”!

冯云山的确眼光独到,紫荆山的确是块宝地。

紫荆山,位于广西桂平县东北部,与平南、武宣、象州等地相邻,实际上是“多不管”地区,清政府在此地的统治力量明显薄弱。

紫荆山纵横数百里,崇山峻岭交错矗立。汉、壮、瑶星罗棋布,靠山吃山,开荒种田,砍柴烧炭,艰难度日。山多田少,山民农闲时只能烧炭补贴家用,勉强活命。

烧炭的人多了,也就成了一派,称为炭党。

炭党山民,本就先天不足。太平时节,他们出山卖炭,偶尔还可以给娃娃买个拨浪鼓,或者一串糖葫芦什么的。

偏偏屋漏又逢连夜雨。

第一场雨是人祸。1840年爆发的鸦片战争,清政府战败求和,赔款两千一百万银元。钱从哪里来?搜刮老百姓,是历代封建王朝的拿手好戏,经不断发扬光大,已经做得非常专业。紫荆山虽是穷乡僻壤,也未能幸免于难,出炭捐,就是收炭税,山民们算是尝到了先剃头再被刮层皮的滋味。

第二场雨是天灾。其时,两广地区正逢灾荒。清政府不但不救灾,反而增加炭税。救灾历来是政府的天职,但到了这个时候,政府已经无比腐败,灾难无人问津。

哪里最苦,哪里的压迫就最深重,哪里的仇恨就最强烈!

紫荆山的山民们,迫切地需要救世主,需要安慰,需要开导。

冯云山,正是他们企盼已久的救命稻草。

而且,冯云山也非常乐意从事如此光荣而伟大的工作。

为了这个理想,冯云山什么都干,打短工,打谷割稻,挖土挑泥,直到1846年,他才找到一份比较稳定、轻松一点的工作:老本行——教书。

冯云山白天教私塾,让小孩学识字;晚上办农民夜校,开洪氏教义学习班。

安静而漆黑的夜晚,紫荆山的崎岖小路上,常常可以看见一位清秀而挺拔的读书人,手举火把,翻山越岭,与山民们挑灯夜话,怒斥现实黑暗,描绘美好蓝图,尤其是他绘声绘色地展示的同拜上帝、有衣有食的美好前景,在望梅止渴般缓解山民们饥饿感的同时,也激发了他们对皇上帝以及洪教主的无限憧憬和向往。这位素未谋面的洪教主,对他们有着不可抗拒的神秘感。

冯云山的确是做思想工作的高手,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形象生动,深入浅出,针对性强,不由得山民们不动心(冯云山应该是无师自通的心理学专家)。他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对拜上帝教的虔诚,也证明了对洪教主的无限忠诚。

当然,还证明了一条真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好了,总算打开局面了,挖到了第一桶金,有了原始组织积累,事情就好办了。

冯云山见形势一片大好,觉得应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洪教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