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真相:欲望是把双刃剑 第二章 传教 牛郎织女真的幸福吗

月映长河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1.html[/size][/URL] 赐谷村的宣传发动工作刚有点起色,问题就来了。 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障碍,洪秀全和冯云山意见相左,一时闹翻了。洪秀全行使教主权力,命令冯云山回广东。 没了冯云山,洪秀全就像没了轮的车,动弹不得,只得回到广东老家花县官禄埠村。 1844年年底,回到家乡的洪秀全,重操旧业,当起了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1.html


赐谷村的宣传发动工作刚有点起色,问题就来了。

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障碍,洪秀全和冯云山意见相左,一时闹翻了。洪秀全行使教主权力,命令冯云山回广东。

没了冯云山,洪秀全就像没了轮的车,动弹不得,只得回到广东老家花县官禄埠村。

1844年年底,回到家乡的洪秀全,重操旧业,当起了教师(私塾)。理想可以远大,肚子也不能饿着啊。

但洪教主并没有消停,他在做一件伟大的工作——反思。

洪教主回顾自己的传教生涯,感到十分困惑,为什么总是打不开市场?

这个问题不解决,什么远大理想,什么斩邪留正,什么天王梦想,统统都是屁话!

是老百姓觉悟太低,还是自己的理论出了问题?

答案:都有问题。

首先,老百姓的觉悟的确没有洪教主的高,对他讲的那一套不感兴趣。

农民兄弟想过的是什么日子?当然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吃饱穿暖。

农民兄弟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诗云: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吃了这一顿,下顿在何处?

我们看多了牛郎织女,唱多了《天仙配》,不禁神往夫妻恩爱、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恨不得自己办个农家乐,小两口你耕田来我织布,你挑水来我浇园。

其实,这是文学艺术对纯朴善良的人民群众的误导。

当然,也是美好的期望和纯朴的向往。


中国古代的农民,不可能像牛郎织女、董永七仙女一样生活得那么幸福,因为他们不能像牛郎和董永那样到处开荒。

中国古代的土地这块蛋糕,一般切成三块。

一块掌握在国家手里,主要是掌握在皇族和贵族手里,这是超级大地主。

一块掌握在各级官员、地方豪强和一般地主手中,这是大中小三级地主。

一块掌握在农民手里,这部分农民叫做自耕农。

分配比例是,各级各类地主人数约占全国的20%,但是他们占有80%以上的土地;剩下的20%的土地,归80%的农民,可以说是“二八定律”。

而且,自耕农只占农民中的少数,大多数农民只能租种地主的土地,叫佃农。

自耕农交赋税,服劳役,打短工,省吃俭用,基本还能填饱肚子。

佃农就不行了,除了交国家的税,服国家的劳役,还要交地主的租,十成交六成是常例,也就是说,收一百斤,交六十斤给地主,剩下的喝稀饭都不够,为了活命,往往要打长工。

有地的农民兄弟,日子也过得提心吊胆。

黑暗的旧社会里,万恶的地主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自己田连阡陌,心里还惦记着农民兄弟手里那点可怜的土地,总希望有朝一日,吞并之,占有之。这就是土地兼并。

农民一遇天灾人祸,地主夺田的机会就来了。

农民兄弟饿得肚皮造反的时候,就不得不向地主借钱借粮。这时,地主们一般会按三步走战略,实施土地兼并的拿手好戏。

土地兼并方略第一步:地主很豪爽大方——借!

土地兼并方略第二步:借没问题,但有条件,得写借条,拿地做抵押。

土地兼并方略第三步:农民还不起钱,对不起,地没收了。

三步走的战略,还算是温柔委婉一点的。

遇到厚颜无耻的恶霸地主,则想方设法巧取豪夺,兼并农民兄弟那点可怜巴巴的蛋糕星子。每个朝代临近结束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土地兼并愈演愈烈,农民生活越发水深火热,农民兄弟对地主阶级的仇恨也就越发强烈。

提问:农民兄弟有可能改变自己的生活状况吗?

答案:基本没有可能。

因为地主不会大发慈悲,把自己的土地捐献给贫苦农民。

基本没有可能,不等于完全没有可能,比如朱元璋就出身佃农,可后来成了第一号大地主——大明皇帝。

因此,只有一个办法,重新分配土地,重新洗牌,重新切蛋糕。

说得明白一点,就是造反,推翻现任地主统治,然后自己当地主。

因为有没有土地,就决定了两种生活状态,要么物质生活富足,要么肚皮贴肚皮。

正如马克思所说,资产阶级之所以能够无情地剥削无产阶级,只有一个秘密,那就是他们掌握了生产资料,从而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

地主之所以能够无情地剥削农民,也是因为他们掌握了最核心的生产资料——土地。

地主地主,土地的主人;农民农民,干农活的人民。

所以,要想改变农民兄弟的境遇,就必须改变现有的土地分配格局。

洪秀全没有学过马克思主义,没有掌握阶级分析法这个理论武器,无法深入剖析当时社会不平等的根源。但他凭着切身体验,通过传教过程中的所见所闻,已经感性地认识到这个重要的问题。

农民兄弟关心的是土地。农民兄弟无土地,吃不饱,哪有心思像牛郎织女那样谈情说爱?又哪里有心思听你洪教主说那些半真半假神话故事般的白日梦?

洪秀全意识到,自己的理论需要修改、完善,民生问题真的很重要。

从头再来吧,重建理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