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diplomacy),一个国家在国际关系方面的活动,如参加国际组织和会议,跟别的国家互派使节、进行谈判、签订条约和协定等。 国家以和平手段对外行使主权的活动。通常指由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外交部长和外交机关代表国家进行的对外交往活动。


图文:中国外交史上最强硬十段对话


60代初,由于大陆经济困难,美国觉得有机可乘,积极支持蒋介石准备反攻大陆。当时中美正在波兰秘密接触,周总理指示我方代表警告美国:“如果台湾胆敢反攻大陆,反攻大陆之时,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之日!” 美方立刻表示不支持台湾反攻大陆。


图文:中国外交史上最强硬十段对话


1960年4月下旬,周恩来总理与印度谈判中印边界问题,印方提出一个挑衅性问题:“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吗?”周恩来总理说:“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远的不说,至少在元代,它已经是中国的领土。” 对方说:“时间太短了。”


周恩来总理说:“中国的元代离现在已有700来年的历史,如果700来年都被认为是时间短的话,那么,美国到现在只有100多年的历史,是不是美国不能成为一个国家呢? 这显然是荒谬的。” 印方代表哑口无言。

图文:中国外交史上最强硬十段对话



1982年9月,在西方素有“铁娘子”之称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访问北京,与小平同志就香港主权进行谈判。小平同志斩钉截铁地说:“如果到1997年还收不回香港,那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国领导人是李鸿章!”面对撒切尔夫人要以非和平方式保留香港治权的威胁,小平同志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话:“中国人穷是穷一点,但打起仗来是不怕死的。”


图文:中国外交史上最强硬十段对话


图文:中国外交史上最强硬十段对话




1987年,菲律宾总统访华,谈到南沙问题时说:“至少在地理上,那些岛屿离菲律宾更近。”邓小平说:“在地理上,菲律宾离中国也很近。”

1989年7月, 邓小平在会见时任美国国家安全助理斯考克罗夫说:中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执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中国的内政不容任何人干涉。中国人不会跟着人家的指挥棒走。



图文:中国外交史上最强硬十段对话


邓小平提及钓鱼岛问题时说:“尖阁列岛,我们叫钓鱼岛,这个名字我们叫法不同,双方有着不同的看法,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时,我们双方约定不涉及这一问题。这次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时候,双方也约定不涉及这一问题。倒是有些人想在这个问题上挑一些刺,来障碍中日关系的发展。我们认为两国政府把这个问题避开是比较明智的,这样的问题放一下不要紧,等十年也没有关系。我们这一代缺少智慧,谈这个问题达不成一致意见,下一代比我们聪明,一定会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办法。”


图文:中国外交史上最强硬十段对话


2006年3月14日10时,温总理会见中外记者时,针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提到在美国以及其它地方,大家对中国在因特网方面进行的内容审查都颇有微辞时说:我想先引用两句话,一句是萧伯纳说的,“自由意味着责任”,一句是你们美国的老报人斯特朗斯基说的,“要讲民主的话,不要关在屋子里只读亚里士多德,要多坐地铁和公共汽车”。


图文:中国外交史上最强硬十段对话


1965年9月29日,陈毅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记者招待会。当时有不少外国记者,所提的一些问题也颇尖锐,这次会上,陈毅的外交部长风度发挥得淋漓尽致——


关于国共合作,陈毅说,“欢迎台湾任何个人和集团回到祖国怀抱,参加国共合作,条件只有一个,就是摆脱美帝的控制,忠实于自己的祖国。”


关于中国发展核武器.陈毅说,“中国并不是根据有没有原子弹来决定外交政策,中国制造原子弹是为了消灭原子弹,是为了自卫,中国保证任何时候不首先使用原子弹。”


关于反对美国侵略政策,陈毅说,“如果美帝决心把侵略战争强加给我们,那就欢迎他们早点来,欢迎它明天就来,我们将采取一切必要手段打败它!”



图文:中国外交史上最强硬十段对话


陈毅的外交智慧令人惊叹、折服。据《陈毅年谱》,1959年10月2日,陈毅智驳苏共中央总书记辩赫鲁晓夫曾是当年中国人引以为自豪的事情。当时,时为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尼·谢·赫鲁晓夫,来北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10周年活动。苏联老大哥的老大来了,自然要好好接待。毛泽东、周恩来专门与赫鲁晓夫举行了会谈。作为外交部长,陈毅自然少不了。


在会谈中,赫鲁晓夫不时指责中国大陆1 958年炮击金门是“冒险”的行,是“好战”的表现,是对“对亚洲和平不负责任”。陪在一边的陈毅坐不住了,忍不住进行了反驳。赫鲁晓夫招架不住,急不择言地说:“好,我知道你是个元帅,我是个中将,军事上我得听你元帅的,但现在在党内我是第一书记,你只是政治局委员,你应当听我的。”


陈毅依然不饶,不客气地回答赫鲁晓夫,“什么第一书记,你讲得不对,我们就不听你的,这是两个党在谈问题嘛?”



图文:中国外交史上最强硬十段对话


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最近访问中国时,我告诉她一句话。我说:“我参加争取和保障人权运动的历史比你早得多。”她说:“是吗?”表示她不同意我的意见。我就说“不是吗?我比你大10岁,当我冒着生命危险同国民党政权作斗争,参加争取中国的民主、自由、人权运动的时候,你还在上中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