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给谁喝?

对于中国人来说,茅台已经不仅仅是一种酒。因为过去茅台的产量小、计划供应,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几乎遥不可及,很难买到或者难以承受其价格。在特定的历史时期,茅台常常都是作为国宴用酒、外交国礼用酒……

"那都是20年前的老调子了。"季克良说,"现在茅台早已走入寻常百姓家了。我就看到过这样的报道,一个农民工过年回家,为自己60岁的老父亲买了一瓶茅台酒,想让老人家尝一尝真正的茅台。还有在很多城市里面,婚宴、谢师宴、满月酒用茅台来招待宾朋,都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我从来没有把茅台定义为奢侈品,因为我们1000元左右的价格,远远比不上动辄几千上万甚至十几万的红酒和洋酒,就现在中国百姓的消费水平而言,只要不是天天喝,是消费得起茅台酒的。"季克良说,"我一直的主张都是要让老百姓喝得起茅台酒,不要把茅台酒价格提得很高,这么好的酒就要让老百姓都能享受才对。"

随着时代的变化,还有消费者口味的多元化,特别是年轻的消费者追求时尚。"如何让年轻一代人继续喜欢中国的白酒,这个担心是存在的。"季克良说,"啤酒说自己是液体面包、红酒说自己是液体蛋糕、威士忌说自己是生命之水,能够喝出健康。我们的茅台同样是能喝出健康的,它是有机食品,适量饮用有益健康。"

"这并不是我信口之言,而是经过科学验证和实践证明的。而且我们的历史、品质、品牌绝不比洋酒逊色,甚至还要胜过它们,比如茅台酒蕴涵的微量成分多达1000多种,这是白兰地、威士忌、伏特加等外国名牌蒸馏白酒都无法相比的。"他说,"我们要做的就是向更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介绍我们自己的好酒,把中国绵延千年的白酒文化传承下去。"

虽然应国资委的要求,季克良几延任期,但是从去年开始,季克良考虑起"退休"的问题。那么,他还有哪些未竟的心愿希望茅台的年轻人帮他完成。"原来我们讲的是要'做好、做强、做大国酒茅台',我后来提了个建议,要再加上'做久'国酒茅台,这两个字就是我对后来者最大的希望。"他说。

47年喝掉两吨茅台的"老爷子"

茅台领导和员工大多称呼季克良为"老爷子",而不是称呼董事长之类职务,这其中包含了大家对这位一头银发、满身书卷气的老"茅台人"的崇敬。今年已经是季克良在茅台的第48个年头,据传说,在这期间,由于工作需要,老爷子喝过的茅台酒加起来估计有两吨。

1939年4月,季克良出生在江苏南通。1960年,季克良考入了当时的无锡轻工业学院,学习食品发酵专业。无锡轻工业学院的前身是南京工学院食品工业系,这个院系是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时,由原中央大学、复旦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江南大学的相关科系共同组建的,1958年该系整建制迁到无锡。

就在1963年,茅台酒的质量出现了波动,这引起了周恩来总理和原国家轻工业部的极大关注,周总理指示要求选拔、培养相关专业的毕业生到茅台酒厂,以便跟踪研究茅台酒的生产工艺,总结其特点和规律,保证品质。

1964年,刚刚毕业的季克良被轻工业部选拔、分配到远在贵州的茅台酒厂工作。经过近一个星期的颠簸,季克良第一次踏进了茅台酒厂的大门,这一干就是47年,小季成为老季,又成为了今天的季老爷子。

季克良来到茅台酒厂的时候,正值酒厂的低谷时期,当年产量只有220吨,亏损则高达84万元,人员只有300多人。1981年,季克良被任命为副厂长,1983年,他成为茅台酒厂的厂长。

1985年,认为自己并不适合做行政工作的季克良主动辞去厂长职务,成为茅台酒厂历史上第一位总工程师。

1998年,金融危机剧烈冲击加上山西朔州毒酒案爆发,使得整个中国酒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连一向是"皇帝女儿不愁嫁"的茅台也出现了滞销。当年5月,季克良临危受命,被任命为公司党委书记,集党委书记、董事长、总工程师于一身。

2001年8月27日,贵州茅台(600519.SH)挂牌上交所,并在之后成为中国A股市场为数不多的"百元股"之一。这一年,茅台酒厂实现了产量6000吨。

2003年,茅台产量首次突破了一万吨,这也是当年毛主席和周总理对茅台的期望。在产量突破万吨举行的庆祝活动上,季克良感慨万千,"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