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国海军军官跨越太平洋来到美国海军战争学院访问时,他们虔诚地望着一张美著名海军战略学家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使用过的书桌。这种敬意令海军战争学院的学者们不禁猜想,马汉的中国读者是否会像西奥多·罗斯福总统一样从马汉那里汲取经验。他们肯定会的。马汉让罗斯福意识到,对一个拥有庞大商业利益并对成为地缘政治巨人感兴趣的国家而言,强大的海军是必不可少的。中国肯定拥有前者,那后者呢?


中国不会永远像电影《欲望号街车》中的布兰奇·杜波依斯那样“靠陌生人的好心过活”。如今,美国就是片中所说的“陌生人”,美海军则是在海洋贸易通道上巡逻的警察,而中国的经济增长、稳定和地缘政治影响力均依赖于这一通道。中国以平均每年3艘的惊人速度部署新潜艇,想要在西太平洋击退美国的力量投放。中国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也是为了使美军远离中国本土。且北京似乎愈发倾向于将海岸线以外的海洋视作海岸线的延伸,即由本国拥有和控制的“蓝色国土”。其中包括“近海”,即黄海、南海和东海。而印度洋等“远海”对中国这个活跃的进出口大国的全球贸易触角也至关重要。


在毛时代,马汉被当成“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布道者”。如今,中国战略家时常在大型国际会议上引用马汉对制海权的定义来强调“海权对中国的价值”。


“外向型经济”的中国严重依赖海洋交通线,其所面临的陆地威胁越来越小。中国有机会、有动机将力量投放到亚洲大陆以外的地区。按照马汉的理论,中国也有这样做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