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非六年》(110329新开帖)

——谨以此文纪念已经离我而去的母亲

。。。。。。续上篇

《南非杂锅烩(扫盲帖)》

南非共和国是一个由多民族、多人种组成的移民国家,这一点跟美利坚很相似。

说到相似的地方还有RSA和USA,只差一个字母,前者是南非共和国的简写,后者则是山姆大叔的名号,虽仅差一字两者实力却不可同日而语。不过这不是眼下讨论的重点。

南非人口结构非常复杂(具体的大家可以问问百度大婶,我就不在这里抄课本了),以至于南非的官方语言竟有十几种之多,其复杂程度可见一斑。

我在南非所见过的人种有:

黑人,占人口比例的大多数,其中黑人又分很多民族,我见得最多的祖鲁族,南非现任总统就是祖鲁祖黑人,其次还有苏图族,但我不常有机会见到。黑人众所周知是非洲土生土长的原住民。

白人,又分英国人后裔,荷兰人后裔,少数德国人后裔和犹太人,他们的祖宗基本上都是在欧洲列强瓜分殖民地时期来到非洲大陆的,万恶的殖民主义者,靠烧杀掳掠坑蒙拐骗发的家。当然也有部分是南非独立后白人执政搞种族隔离时过来的,比方说犹太人。

华人,与白人相比普遍来得比较晚,基本都集中在二十世纪80年代及以后,其中台湾人来得最早,毕竟当时的南非政府是跟台湾当局建立的正式外交关系,所以台湾人最早带着资金到南非投资创业,以轻工制造业为主,其中很大一部分人选择在南非扎根落户并加入南非籍;大陆改革开放后开始陆续有人以劳务输出的方式来到南非,为台湾人的工厂工作,渐渐的有些混的不错的大陆人跳出来自己开工厂、开商店,成立社团、商会、同乡会等等组织,这部分人给后面来到南非的中国人起到了很大程度的“帮、扶、带”的作用。

印度人,这是个统称,因为这些人的来路本身就非常复杂,有印度人,斯里兰卡人,毛里求斯人,巴基斯坦人,还有从中东地区过来的,因为相貌肤色差不多,所以我们基本上就用“印度人”概括。N年前,地球上还没有苏伊士运河,欧洲人要从印度进口蔗糖必须要绕过整个非洲大陆,经过好望角进入印度洋,再横穿印度洋才能到达印度。航程太过遥远,于是英国人想了个聪明的办法,把印度人用船运到南非,教导南非的黑奴种植甘蔗并生产蔗糖。于是第一批印度人作为“技术移民”来到南非,使得蔗糖的运输成本和时间成倍降低,并为南非这片土地种植出巨额的财富。

如今这些印度人早已不再种植甘蔗,而是生根发芽、开枝散叶渗透到南非社会的各个层面。其中不乏医生、律师、会计师、政府官员、教师等等优秀人才,跻身上流社会;巴基斯坦人是神秘的,我至今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情来到南非,但是这些人来到南非无疑给南非造成巨大的影响。

明面里,他们几乎垄断了纳塔尔省的超市零售业,他们旗下的全省连锁、全国连锁的零售企业和销售网点多如繁星,这些都是合法生意;暗地里,巴基斯坦人的帮派绝不是收保护费、看场子、偷鸡摸狗之类的小打小闹,他们把生意的重心放在大宗的电器及紧俏商品走私上,这还不算什么,巴基斯坦人还垄断了南非大部分的毒品运输和买卖。

在南非的巴基斯坦人可谓是财大气粗、实力雄厚,且势力强大,寻常的毛贼绝不敢动巴基斯坦人开的店,否则后果很严重。

下面我要讲的故事就跟这些巴基斯坦人有关。

《路遇不平“TALIBAN”相助之一》

南非治安不好是在银河系出了名的,据说每年圣诞节前夕在约翰内斯堡经常可以看到武装劫匪在抢劫运钞车时跟保安公司爆发街头火拼,当地报纸在描述这些劫案时常常会用这样句子描述那些武装劫匪:装备精良,训练有素。。。

与南非糟糕的治安状况密切相关的是南非的司法制度,别的不说,单是自从废除死刑之后,南非的犯罪率就呈现出直线上升的趋势。废除死刑也就是告诉所有人,杀了人就可以享受国家终身饭票,从此衣食无忧!

我看过报纸上登的一个真实案例:两个黑人小青年打劫一家华人经营的商店,结果当场被店主和员工制服并扭送警察局,一个月之后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官做出判决:“基于两位青年属于初犯,且并没有抢到钱,决定不予追究,予以当庭释放。”

这还不是最好笑的,最具戏剧性的是法官最后宣判结束后,很严肃地告诉在场的原告被告和旁听众人:“南非,不是犯罪天堂。”

如此荒谬的判决结果,法官最后还找补一句“南非不是犯罪天堂”,我记得我看完这篇报道失语了好几天。

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我是那两位被当庭释放的青年,我会在最短时间内实施第二次抢劫,因为即使被抓到也根本没事嘛,抢到就赚到了,一本万利!而且这次我会更聪明一点,为了确保我不被店主和店员再次抓到,我最好别留活口,因为只有死人是不会跳起来把我抓去警察局的。。。

当法律已经完全失去约束力的时候,治安状况就可想而知了。

凡事总有例外,我们工厂所在的“丽江”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这里地处偏远,穷乡僻壤,一片荒芜,放眼望去一片“原生态”的景象,我觉得就算真的有劫道的也早饿死了。

不过这也不是说我们这没有出过事情,工厂宿舍区里有数次遭小偷光顾,也听说过厂里的黑人领了工资回家路上被抢,但是,这些刑事案件跟大城市里每天发生的“工厂老板惨遭灭门”“停车场取车遭劫杀”“发薪日财务室遭血洗”比起来真是太小意思了。

其实不管你在什么地方都一样,出门尽量小心,别露白,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比方说我,多年来手机一直用诺基亚3310,抢匪一看我就是个没钱的主,而且真要动起手来3310还可以当砖头使,这机器能当铅球扔出去把别人脑袋砸破,拾起来还能接着打电话。在我心目中这才是真正的神器。

多年来我一直遵循“低调”的原则,所以基本上没遇过什么大麻烦。

但有一次,确实有点危险。那是2009年一个冬天的下午,下了班我跟老婆说太冷了干脆别吃食堂了,我想吃火锅,她说家里有肉,但是没有蔬菜了。

于是叫了同办公室的另外两口子一起开车到工厂附近的“丽江”镇上去买菜。南非跟很多西方国家一样,基本上没有“农贸市场”或“菜市”这种概念,所有的肉、蛋、奶、菜、米、面、盐、油、糖都在超市里出售。

在前文中我跟大家交代过,我们这个省的超市零售业基本上都被巴基斯坦人垄断了,“丽江”镇也不例外,当时镇上一共4家超市,无一不是用巴基斯坦人经营的。当然,同样是巴基斯坦人,生意也有大有小。

我们很快就把车开到了其中一家比较小的超市,跟其它超市一样,这也是由一个巴基斯坦家庭经营的,老爸是老板,儿子开车跑货,女儿收钱,老妈管库存,之所以说它是小店是因为整个超市里只有这一家人在工作而没有另外雇人。

我与这店的老板并不很熟,毕竟是小店,东西不多,所以只光顾他们过几次而已,我选择这家店的原因是他们关门时间比其他店要晚,也就是说这个钟点除了这一家超市之外其它的都已经关门打烊了。

这家巴基斯坦人很热情,尤其是对我们,当然也可能是对我们很好奇,每次见面都会拉着我们聊很多,问长问短的,而且不管聊什么他们都会一家人一起围过来,很热闹,让你觉得你跟他们是一家人。

一家人的穿着都是传统的Muslim服饰,老板是一席无领灰色的长袖长衫一直罩到脚背,女性成员则是头巾加长衫,只不过女主人戴深色碎花头巾,女儿戴的是素色浅色头巾,表示这家女儿仍未出嫁。唯有主人家的儿子是个例外,一身圆领t恤一条蓝色牛仔裤一双球鞋,头上的短发还摸着摩丝一根根的竖着。

照例,我们一行人进到店里后老板一家拉着我聊天,我老婆和同事进去选菜,天色已晚店里早就已经没有了别的顾客,所以大家都很放松。

在国外很少有人会砍价,中国人和印度人是例外,当然,砍价也分场合,要是在大型连锁超市砍价就属于吃错了药,小店是可以的,尤其是巴基斯坦人开的小店。

不一会我老婆选了些蔬菜食品出来,本来就和店主一家东拉西扯聊了不少了,一看要结账我本能的凑过去砍价,于是就又耽误了不少时间。

结了账拎了东西出来发现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冷风呼呼的挂,路上已经没有了行人,于是招呼大伙上车,这种天气还是趁早回家躲着为妙。

就在这时情况出现了,我们一共四个人,四个车门,我们几乎同时从车子的两边上车,关门的声音却只有三下。

我的车门关不上了。

《路遇不平“TALIBAN”相助之二》

我坐的是司机座,通常把车门拉过来的同时我会把钥匙插进钥匙孔,做好发动车子的准备,但是我关门的动作硬生生的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拿钥匙的手也就定在那里,不知所措。

下意识的我转头去看,骇然发现挡住我关门的并不是什么“东西”,而是在我车门边站着一个黑人,正是他用手挡着我的车门。

同志们,我的冷汗瞬间就顺着脊背淌了下来,心中的惊恐无法用言语表达,须知我们走到车子旁边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在附近,从我们开门,到坐进车子关门,中间短短不到三秒钟时间,而一个黑人,在不到三秒的时间里从我们看不见的黑暗里窜到我的车门边并出手拦住我关门,这一身脚踩莲花缩地成寸的神功要是在中国武侠小说里出现必定是“凌波微步”,要是出现在卡通漫画里那就只能用“瞬间移动”来解释了。

但事实摆在面前,不管再怎么不可思议,眼前的这位黑人正单手撑着我的车门站在离我不到二十厘米的地方。

正在我不知所措时,那黑人说话了,祖鲁语,而且语速很快,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我很礼貌的告诉他:“你说的我一句都听不懂,你能不能讲英语,谢谢。”

得到的答复还是一堆祖鲁语。

明显的恶意。

跟黑人混久了你就会知道:当他们知道你不懂祖鲁语而故意说一大堆祖鲁语的时候,那表示的只能有一个意思:恶意。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的车门被挡住,走不了,事到如今也只能看看对方想要干嘛。于是我继续尝试跟他沟通。

最后我终于费劲的听出他是想要钱,买吃的。

这种情况我遇过很多,黑人会毫无顾忌的、随时随地的向你“行乞”,声称自己没吃饭,没钱搭车等等,讨个一块两块,甚至在厂里工作的、大家彼此认识的黑人也会这么干。

但是眼前这位“行乞”得这么霸道的我还是第一次见,迫于他凌波微步神功给我的压力,我从兜里掏出个5块的硬币给他。

那黑人很理所当然的把钱接过去,竟然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

可能大家听过这么一种观点,当人的恐惧达到极限的时候心中的恐惧就会转变成等量的愤怒。

于是,我怒了,同时闻到对方身上传来的阵阵酒气,而且看到对方手里并没有神马武器,我心说我还斗不过一个喝醉的乞丐了?!这时对方的嗓门越来越大,仍旧是祖鲁语,估计是想叫我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他,还时不时的抬起头来朝远处招呼着某人。

“请你让开”,说着我就推开他,打开车门,走下车,把门从我身后关紧,接着按下了车钥匙上的“锁门”按钮。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并不亚于那个黑人版的凌波微步。

好了,锁上了车子,车子里的同事和我老婆就暂时安全了,我准备好了,要放对就来。

单挑一个中等个头的醉鬼黑人,我虽然没练过但仍有自信能打个平手,毕竟我当时每天早上都有5公里长跑锻炼,刚要抱拳拱手拉开架势,就听见远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心说要遭,该不是他同伙要来助拳吧,就算大家都赤手空拳,我也不可能自己单挑他们一群,真把我当李小龙了么?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单挑他们群殴,这蠢事咱可不干,于是便不再做片刻停留,大步向巴基斯坦人开的超市走去。

还没进店我就大声嚷起来:“Boss! Help!”

可能是他们在店里看我的车子半天没开走,已经意识到不对劲,听到我招呼老板带着他儿子便冲了出来,大声问我发生神马事,我简略把事情一讲,父子俩二话不说就四下搜索要找人动手,谁知看了一圈,一个人都不见,转过来问我:“人呢?”

我一看人跑了,顿时松了口气,说:“老板你神勇,贼人看你出来就立时作鸟兽散、落荒而逃,这会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那老板哈哈大笑,用大拇指指着自己胸口说:“你们别怕!我们是TALIBAN!你在这附近有事尽管说是我朋友,我保管这些黑崽子们没人敢动你!”

“TALIBAN”?我楞了一下,毕竟这个词我在英语里很少用到,一时竟不明白他说的是神马;但是看着眼前这位巴基斯坦老板的打扮跟我心目中神交已久的“登_哥”竟有几分神似,瞬间便明白了。继而跟着他哈哈大笑起来。

谢过“TALIBAN”父子,我转身回到车上,发动车子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在路上我跟同车的人讲了刚才“TALIBAN”的事迹,也博得大家一乐,刚刚的惊吓也在笑声中消失无踪了。

南非当地的老侨都说过:“没被抢就不算到过南非”,这是到目前为止我在南非遭遇的唯一一次“抢劫”(希望不会再有第二次),却万万没想到能得到好心的“TALIBAN”父子的仗义相助,我相信对于很多人而言这都算是一个奇遇。

********************************************

感谢大家支持,我已经把更新转移到“铁血读书”版块,

这样更新起来比较方便,我会继续写下去的

[铁血读书]南非六年

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

本文内容于 2011/3/31 20:52:13 被photonet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636643684511 在第4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我的谁谁谁 在第32楼的发言:
你老婆从新加坡一路跟你到南非真不容易。之前一直想问你在南非有没有遭遇到抢劫,那里的发案率却是在银河系是出了名的,出门在外自己还是多留个心眼舍财不舍命么,对不?建议你给车里备上一根棍子,随身再装个电击器或者催泪喷雾剂一类的防身。我们出警的时候每次都带好几根洋镐把,很管用的。记得一次出警,到了现场才发现是聚众斗殴,有一百多人,我们只去了5个人,我们无论怎么做工作两帮人都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们也是看我们人少不怕我们,最后我们认出带头闹事的是我们辖区出名的一帮地痞流氓。在忍无可忍多次宣传政策无果的情况下,......

你们是哪里的警察 这么猛? 全给我抓起来 送到上海 给上海的警察观摩参观一下 让他们好好学习哦

我们是陕西省宝鸡市的,秦地自古民风彪悍。我们警察就更不例外了,我们如果害怕退缩是会助长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记住自古邪不压正!

 以下是引用636643684511 在第4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photonet 在第1楼的发言:
——谨以此文纪念已经离我而去的母亲


。。。。。。续上篇



《南非杂锅烩(扫盲帖)》


南非共和国是一个由多民族、多人种组成的移民国家,这一点跟美利坚很相似。


说到相似的地方还有RSA和USA,只差一个字母,前者是南非共和国的简写,后者则是山姆大叔的名号,虽仅差一字两者实力却不可同日而语。不过这不是眼下讨论的重点。


南非人口结构非常复杂(具体的大家可以问问百度大婶,我就不在这里抄课本了),以至于南非的官方语言竟有十几种之多,其复杂程度可见一斑。


我在南非所见过的......

楼主 又是你啊.... o(∩_∩)o...哈哈 来给你顶顶... 本来还想问南非强奸率的问题 哈哈 算了 不纠结这个了 另外想说 中巴友谊源远流长啊



哈哈,感谢捧场呀!

 以下是引用photonet 在第5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636643684511 在第4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photonet 在第1楼的发言:
——谨以此文纪念已经离我而去的母亲


。。。。。。续上篇



《南非杂锅烩(扫盲帖)》


南非共和国是一个由多民族、多人种组成的移民国家,这一点跟美利坚很相似。


说到相似的地方还有RSA和USA,只差一个字母,前者是南非共和国的简写,后者则是山姆大叔的名号,虽仅差一字两者实力却不可同日而语。不过这不是眼下讨论的重点。


南非人口结构非常复杂(具体的大家可以问问百度大婶,我就不在这里抄课本了),以至于南非的官方语言竟有十几种之多,其复杂程度可见一斑。


我在南非所见过的......

楼主 又是你啊.... o(∩_∩)o...哈哈 来给你顶顶... 本来还想问南非强奸率的问题 哈哈 算了 不纠结这个了 另外想说 中巴友谊源远流长啊



哈哈,感谢捧场呀!

客气了 楼主你继续多发南非故事啊 挺好玩的 一定支持你!

 以下是引用photonet 在第6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636643684511 在第5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photonet 在第54楼的发言:
......



哈哈,感谢捧场呀!

客气了 楼主你继续多发南非故事啊 挺好玩的 一定支持你!



感谢大家支持,我已经把更新转移到“铁血读书”版块,

更新起来比较方便,我会继续写下去的



[铁血读书]南非六年

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57.html

不错啊 支持支持! o(∩_∩)o...哈哈

 以下是引用photoshoper 在第3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我的谁谁谁 在第32楼的发言:
你老婆从新加坡一路跟你到南非真不容易。之前一直想问你在南非有没有遭遇到抢劫,那里的发案率却是在银河系是出了名的,出门在外自己还是多留个心眼舍财不舍命么,对不?建议你给车里备上一根棍子,随身再装个电击器或者催泪喷雾剂一类的防身。我们出警的时候每次都带好几根洋镐把,很管用的。记得一次出警,到了现场才发现是聚众斗殴,有一百多人,我们只去了5个人,我们无论怎么做工作两帮人都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们也是看我们人少不怕我们,最后我们认出带头闹事的是我们辖区出名的一帮地痞流氓。在忍无可忍多次宣传政策无果的情况下,......

5个人击溃上百人?神勇!!大哥,你已经初步具备了张须陀般的名将气质。

我们毕竟是执法人员,而且能迅速得到特巡警的警力支援,毕竟我们市区不大20分钟之内能到达市内的任意地点,而且我们这里每3公里就设一个派出所,大家相互支援非常方便。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