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战神传 正文 第九章 无耻小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


看着俩人那虚伪的笑容,彭军打心眼里鄙视:真不知道这两个狡猾的家伙在屋里商量些什么,该不会是把我也给卖了吧?恩,看他俩那龌龊的笑脸,很有可能。

既然心里已经这么肯定了,以彭军那直爽的个性,脸上多少也显露出来些,所以,彭军回头看了眼,不仅没过来,反而转身找个凳子坐下,对此,老祖宗和李鸿辉也只能摇头苦笑。

“军儿,过来,行先生礼。”

见老祖宗的话语有些不善,彭军转身看了看,刚说了我字,哪知,老祖宗脸色突然一变,严厉的喝道:“过来,行大礼!”

“彭军见过李先生!”见老祖宗发火了,彭军几乎是跳起来迅捷的跑来,一把就跪在李鸿辉面前磕头,心里恶狠狠地骂道:老子磕儿子,老子磕儿子……

按私下里的规矩,行请先生的大礼,磕第一个头表示真心请先生,然后,要磕第二头时,先生毕定会硬拉自己起来,不然,就表示这位先生有些高傲了。

李鸿辉当了几年的县令,当然知道这方面的规矩,他嘴里说着不敢不敢,却一直笑呵呵的等彭军磕完第一个头,然后,才急说着请起请起,上前一步要拉起彭军,没想到,老祖宗却一把拉住他:“李先生,让他磕完,这是请先生,可儿戏不得。”

于是乎,正准备借此而起身的彭军,又只能慢吞吞地跪下,赌气似的快速磕了两个头,也不用人扶,直接起身。

主公请先生,先磕头,表示礼贤下士,而接下来,轮到先生给主公磕头,表示誓死效忠。当然,一般来说都只要磕一个头就会被拉起了,可彭军此时正一肚子气了,哪会让对方如愿。

高昂着头,插腰,凶狠的撇着对方,等着对方给自己磕头,一点都没拉起对方的意思。

可惜的是,老祖宗又从中横插了一杠子,读书人对于这样的场面是十分看重的,李鸿辉整了整衣冠,面色严肃的拜倒:“李长斌见过主公。”

刚跪下,头还没着地,老祖宗一把就拉起李鸿辉:“先生客气了,客气了。”

李鸿辉此时的反应到很及时,几乎是一拉就起,还一脸遗憾的要继续磕头:“礼仪不能废,礼仪不能废。”

“他一个小孩子,以后还要您多加指点,哪能让您行此大礼了……”

就这样,两人坚定的小小斗争了下,最终,还是老祖宗胜利,李鸿辉败北,只能垂头丧气的站直了身体,气的彭军冷哼一声就向外走去。

“站住,搞莫子去?”

“山寨里还关着位李先生,我去看看他。”彭军随口答道。哪知,李鸿辉却笑道:“正好,我也听老太爷说起过这位本家(同姓之人的亲热称呼),要不,我和主公一起去见识见识吧。”

边说边几步就来到彭军身后,彭军冷哼一声,不理他,直接走人,李鸿辉到是礼仪周到,跟上时还不忘向四周抱拳行礼告辞。其他人刚要跟上,却被老祖宗给喝止住了。

一出大门,见身后没人跟着,脸皮十分厚的李鸿辉看看周围没人,又瞄了瞄彭军那一脸不爽样,他一扫刚才那中高手般的淡定笑容,献媚的问道:“主公,要不,我把那三个头给你磕回来?”

顿时,彭军心里立即给这位县令盖棺定论了两个字——无耻!

然而,更无耻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了。

当彭军带着李鸿辉来到李长斌的看押之地(说是看押之地,其实就相当于现代的招待所,只是有人在外面看着,在屋里,他是自由的。),彭军算是彻底见识到了读书人虚伪的一面。

他还没来得及介绍,李鸿辉就自来熟的迎了上去,自报家门,然后,两人就开始谈天说地外加之乎者也等等,仿佛是多年未见的知心好友,却听的彭军头大无比,因为他根本就没听明白多少……最后,李长斌还亲自送他俩出门……

一直等李长斌进屋关门后,李鸿辉才转身,脸上的喜悦笑容一下子换成了如临大敌般的阴沉:“主公,为何还要这么好吃好喝的供着他?”

原本,以为他俩是相见恨晚的亲热,哪知,一转身就成了如此说法,变脸之快,闻所未闻,彭军一愣,心里对自己这个军师的定位又深了些——无耻小人。

不过,对于李鸿辉的见意,彭军到是有种找到知己的感觉,态度不免好了点:“这是老祖宗的意思,按我的想法,直接杀了了事。”

李鸿辉想了想,突然阴险的笑道:“主公,在世人眼里,你是武将,不适合做这些,但我可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我干就合适了。”

“你想怎么办?”

按彭军的想法,以为李鸿辉肯定会迎合自己的意见,把李长斌给咔嚓了,哪知,李鸿辉更毒,他直接对正迎面走来的猴子发话:“去把屋子里的那人押茅坑边上锁着,好吃好喝的供着,没我的话,不准他移动一步。”

这个世界上,任何人对于叛徒都不会产生美好一面的想法,更何况在湘西,在彭家大寨。原本就是彭军阿爹的军师,结果,不来扶持小主人却跑去助长旁支的势力,这就是赤裸裸的背叛,是深恶痛绝、人人得而诛之的小人,所以,猴子一听这话,想都没想,立即带人跑去捆绑那位倒了八辈子血霉的读书人李长斌先生了。

“李鸿——恩,李先生,这也太毒了点吧。”心里对李鸿辉的评价又加深了点——无耻致极的小人!

“不,主公,要是你连这点狠心也下不了,还怎么成大事了。”

“不,我的意思是说,你把一个读书人锁在粪坑边,那还不如直接杀了他来的痛快些。”

“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叛徒的下场,不然,以后大家都这么干,主公还怎么统领彭家大寨。”

这种智慧上的表现,确实不是彭军所长,可死要面子的彭军正要据理力争,却见二狗气喘吁吁的跑来:“少爷不好了,少爷不好了……”

彭军一听就来气上加气,一脚把二狗踹到地上大骂:“你他妈的才不好了,老子好好地,你没事跑来诅咒老子。”

“不是,少爷,我是说,彭傲人和彭傲民两兄弟正带着人堵咱们山寨门口了,还放话说,要讨回李长斌,并要少爷磕头赔礼。”

“放他妈的狗屁!”彭军如同斗鸡一样:“好啊,老子的火正没地方发泄了,这两个狗崽子到自动送上门来了。”

李鸿辉的个性很有趣:在几年的县令生涯中,他磨练出了一副阴险狡诈的智慧,加上其人无耻脸厚,使得他更把这种小人的阴险发挥到了顶端,再加上他胆小,就决定了他的一个明显个性:事情只要没生命危险,钱财没任何损失,他都是十分理智的,说白了,这种人,在把握大局方面,永远有其致命弱点,但在具体做事的过程中,他往往有出其不意的灵光。

所以,他一把就抱住正要冲去的彭军:“他们来了多少人?”

“不少于两千。”

“啊!”李鸿辉一惊,抱的更紧也喊的更急了:“主公,那我们可得多叫些人,免得吃亏。”

“哼!别说他们来了一半的人马,就算全来了,在我眼里,如同猪狗,任我宰割。”

这话,谁都不相信,李鸿辉也不争辩,只是一个劲的对二狗使眼色,二狗却视若无睹,只是看着彭军,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怕伤到李鸿辉而无法对老祖宗交代,彭军只能用暗劲争开,然后对又要抱过来的李鸿辉道:“先生,比脑袋,我没你聪明,可说到撕杀,哼哼!我还真没遇到对手,不信,你跟来看着。”

话都说到这地步了,李鸿辉要是再阻止,那就越界了,胆小的一面外加好奇与期望的心思,终于使他点头了,因为,他也想知道,自己刚刚效忠的这个主子,到底有什么本事,是否真值得自己效忠,从而能为自己妻儿老小报仇血恨。

“走!看我如何杀猪屠狗去!”

请所有读者朋友注意了,本书的名字已经正式改为《湘西战神传》,谢谢您的支持,请继续支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