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z zt 总是拿中国说事 美国佬真是......很有危机感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3月21日文章]题:谢谢,登马克,但中国依然让我担心(作者美国新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帕特里克·克罗宁)


美国的国家安全计划制定者有充分理由担心中国崛起。经济的迅速增长可能使中国的政治军事领导人更为自信和咄咄逼人。中国军队不仅为台海局势制定演习方案,还转向范围更广、旨在压制美国军事投放实力的积极防御战略。中国的外交战略与美国的地区联盟和伙伴关系网络相悖。中国对全面及非对称性实力的追求使之暗中成了某些新领域中的领先者,包括网络和太空。中国繁荣发展的经济和巨额储蓄增强了它对邻国和全球行为者的影响力。


在面对这些趋势时,美国忽视这个正在崛起的最大对手构成的潜在威胁将是愚蠢的。一个由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对手,因此是一个保留着太多神秘性而且很不负责的对手。


对美国将继续拥有支配地位抱有信心是一件好事,除非这种信心导致我们歪曲现实。在国际上,美国学生在数学和自然科学考试中得分较低,在自信心方面却排名第一。对中国在过去30年中取得的成就不以为然的美国人是在犯一个类似的、但是更为严重的错误。如果你希望证实下述先入为主的偏见,即中国这个庞然大物无法长期维持其令人窒息的增长速度或者说火箭般的上升轨迹,那么,要找到证据是一项简单的任务:中国的社会和政治的分裂,未能转向一种新的经济模式,日益老化的社会,资源紧缺,环境灾难,缺乏软实力。


然而,中国几乎肯定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而且印度很可能最终会将美国挤到老三的位置。虽然这一切并不能保证中国能将其日益增多的财富转化为影响力,但毫无疑问,看起来它一心想这么做。事实上,这方面的标志之一是,中国最近是如何认识到印度之崛起的。另一个标志是,中国最近在南海和东海展示实力。还有一个标志是,恰恰就在美国谈论需要削减本国的国防预算之际,中国的国防开支恢复了两位数增长。


与此同时,在我们等待各种挑战阻挠中国复兴以及满足它正在迅速增强的权力欲望时,我们应该确保自己明白,美国的实力具有易变性和内在的可再生性。这正是奥巴马总统在最近的国情咨文中阐述的中心意思。他提到了中国在经济和技术方面的进步,并要求这一代美国人意识到他们的“斯普特尼克时刻”:也就是美国人必须从睡梦中醒来、加倍努力地在使原先的美国之所以伟大的那一方面进行投资的时刻。


在全球金融危机中,中国和印度没过多久就摆脱了经济衰退,这是一个例外;美国仍在慢慢地努力爬出萧条泥淖,现在,它面临着石油市场中的不确定性,而它的重要经济伙伴日本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中国相对于美国所取得的进展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在美国成为全球强国的相对较短的这一时期内,战争的性质———虽然并非战争的原始本性———已经发生变化。时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吹嘘进行了转型,然后违背克劳塞维茨的第一原理,发动了一场他不理解的战争。但我们可以认同拉姆斯菲尔德在其回忆录中反复指出的基本论断:软弱招致麻烦。



美国人有自信是好的,只要不掩盖以下现实:中国是美国的对手,至少这与中国是潜在伙伴的可能性程度相同。让我们不要怀疑,中国对美国构成潜在威胁。远在中国能在全球范围内挑战美国之前,中国就将能在亚洲挑战美国。政治目标不应是凭空指望中国不构成潜在威胁,而是努力防止中国成为敌人。


事实上,正如新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阿贝·登马克最近在向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作证时指出的那样,美国的战略应该是鼓励中国在世界上扮演一个更加负责的角色,但也必须继续捍卫美国的利益并阻止中国可能采取的挑衅行为。虽然我们的技术和一体化系统比中国领先一代,但仍然可能遭到各种非对称性袭击,包括网络战争、经济进攻和在中国周边远离美国海岸的地方玩弄狡黠的政治军事花招。面对一个迅速崛起、高度自信、可能诡计多端而且在远离我国海岸的本国周边地区采取非对称性和非传统性战争手段的对手,软弱显然将招致麻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