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汤敬渊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贾相臣,抢先应道:“是贾主任吧,我是花泥鳅小汤啊!”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清楚了贾云英、贾云仙的身份。

他情知面前的仙儿不会再加阻拦,略拱了拱手便飘然落下房顶,形如飘风一般几个起落间就来到了贾相臣的面前。拱手道:“贾主任好!”

“就你一个人来的?”贾相臣笑问道。

“不!康参谋长和孔大队长他们也来了,就在村外!”汤敬渊急不可耐地解释着。又笑道:“两个姑娘好身手,就是太辣了点儿!”

贾相臣微笑着回首看了自己的两个宝贝女儿,故作严肃地嗔斥道:“还不快给汤队长赔个礼,汤队长怪罪了!”

“哪里,哪里!”汤敬渊的脸上一红,赶忙摆手谢辞,后悔自己说滑嘴了。

“老爸净讲歪理,他要不鬼鬼祟祟的,谁拿他当贼呀!”贾云仙娇笑道,“得罪了!”说着,拱了拱手,转身飘下了房顶。

贾云英在心底里佩服汤敬渊的手段,嫣然一笑,拱手道:“不知者不罪,汤队长见谅!”也跟着飘下了房顶。

贾相臣呵呵笑道:“汤队长莫怪,这两个孩子都让我给惯坏了!走,咱们去见许县长去!”两个人一先一后也从房顶飘落了下来。

其实,汤敬渊早就应该猜想到贾氏姐妹的身份,在去年正月的演武大会上他就见识过这对孪生姐妹的武术表演,后来在驻守金沙镇期间也多次见过面,只是夜色之中不辨雌雄,一时情急给忽略了。

他对这一对姐妹花心仪已久,只是耻于自己出身绿林,难以启齿,不敢吐露心扉而已。这一次无意间交手一战,自己被贾云英给逼了个手忙脚乱,使他更生敬佩之意,不由得心下涌起了一阵波澜。


许耀亭这时已经来到了院子当中,见到汤敬渊一落地,赶忙上来与他握手致意,亲热地连声道:“哎呀汤老弟,辛苦了,辛苦了!快,快请屋里坐!”

“不成,不成!村子外面还有一大帮人等请呢!我若是先钻进暖房热屋里享清闲,说不定一会儿就有人来打我板子了!”汤敬渊心下喜欢,开起了玩笑。

贾相臣笑道:“康参谋长和孔大队长他们也来了,咱们一起去迎一迎吧!”

“在哪里?”许耀亭急切地问道。

“就在村子北面,还是我领你们去吧,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面目,别再糊里糊涂地打起来,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其时晨曦初露,天已微明,汤敬渊所说有点夸大其辞了!

贾云英、贾云仙姐妹俩听他又在倒后帐,禁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在汤敬渊的引领下,许耀亭和贾相臣一起跟着从胡同里向村子北面走去。一路走着,许耀亭又问了一些来时路上发生的情况。

康洪恩、孔冠奎等人歇脚的地方离着王小月庄不过五七百米,三个人的步伐又快,不一会儿就走到了。

康洪恩一见许耀亭带头迎了上来,顽皮劲儿又发作了,没有等许耀亭开口说话,冲上来当胸就是一拳,笑侃道:“好啊,你把兄弟扔在芦苇荡里活受罪,自己却躲在这里享清福来了,看你养得肥白大胖的!”

许耀亭和贾相臣拱手向孔冠奎等人问候过以后,又指着康洪恩的鼻子向数落道:“你们大家看看,这还是个表弟呢,见了表哥也不道声辛苦,伸手就是一拳头,这都成了他的见面礼了,多没有正形儿呀!”

孔冠奎这时也来了兴致,调侃道:“这还用说,是你们表兄弟觉得亲呗!”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大家热热乎乎地在一起寒暄了一阵子,贾相臣催促道:“在这漫洼途中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呀,咱们还是进到村子里边喝茶边聊吧!”

“咱们走!”许耀亭笑呵呵地拉着康洪恩和孔冠奎二人的手,引领着一行人向着村子里面走去。

刚刚来到村口,米亚兰又同索勇、孟光明、董卓然、袁天雄、贾云英、贾云仙等人迎了上来。大家分别得太久了,又在这小荒村里憋囚了半年多,闷得不得了,听说康洪恩等人到来,都高兴坏了,不用招呼就结伴迎了出来。

这一场热闹又胜似初见,闹得村口都鼎沸起来,孔冠奎、汤敬渊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到家的味道,这是他们在绿林中打家劫舍所从未有过的感觉,都感到心里热乎乎的,快慰极了!

在这一场闹中最为活跃的就要属索勇了,自从上次跟随康洪恩、燕紫琼去蒋庄策反,他就与康洪恩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围着康洪恩叨叨个不停。

寒暄过后,大家又簇拥着一起往村子里走,等快到驻地的时候,贾相臣提议道:“弟兄们跑了一夜的路,都挺辛苦的,还是安排个地方先休息休息吧!”

他知道到这么多人到了下处也拥挤不开,又吩咐道:“小索班长,你带这些随行的弟兄去洗漱洗漱,安排个地方睡上一觉;英儿、仙儿,你们两个赶快去安排烧汤做饭,好让大家垫补垫补呀!”

索勇从一个战士的手里抢过一挺机枪,扬手招呼道:“黑龙港来的弟兄,都随我来好了,咱先找个热炕头暖和暖和,一会儿大家好热热乎乎地吃饭呀!”领着十个战士先走了。孟光明、董卓然、袁天雄等人也跟着去了。

经过半个多月的治疗和调养,米亚兰的身体已经基本复原,她见需要忙着给康洪恩、孔冠奎、汤敬渊等一行人安排做饭,主动向贾云英、贾云仙姐妹俩招呼道:“咱们姐仨一起去好了!”也各自忙活去了。

康洪恩、孔冠奎、汤敬渊三人有要事在身,跟随着许耀亭、贾相臣来到了临时指挥部的住所。洗漱过后,便在一起喝着茶讨论了起来。


康洪恩一开口便道:“黑龙港的形势现在很危急呀!鬼子汉奸已经把出港的路都给封锁住了,搞得进不去出不来,咱们得想办法破破这个危局呀!”

许耀亭质疑道:“会有这么严重?偌大一个黑龙港,方圆有几百里呢,鬼子汉奸就是想封锁的话,他们那里来的这么多人马呀?”

“你们有所不知,鬼子把天津小站和沧县的二鬼子都给调来了!”孔冠奎把最近两天来侦察到的情况概略地做了个介绍,又道:“若是形势不严重,我们就不出港来找你们求援了!”

康洪恩道:“别的也没有什么,鬼子汉奸就是再牛B,他们也是没有胆量向港里发动进攻的,就是来了也绝对让他们讨不了好去;关键是咱们在港里有小两千人马呢,这成天人吃马喂的得多大消费呀,粮道一断就危险了!”

贾相臣沉吟道:“鬼子汉奸最近一段调动频繁,这个情况我们已经通过各侦通站的情报人员了解到了,只是对敌人的具体军事部署情况还不太清楚,听你们这么一说也就明白了,这都是针对着你们来的!”

“要想仅仅解决给养供应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敌人的战线拉得这么长,就是他们把天津小站和沧县的伪军全给调到这里来,也不过薄薄地在黑龙港周围筑起一道篱笆,能成什么大用呀?这是容易攻破的!”许耀亭分析道。

汤敬渊接口道:“的确是这样,夜里我们突围的时候,在四埝村渡口三下五除二就把一个排的二鬼子给料理了,一个喘气的也没有给他留下,等他们的大队骑兵过来增援的时候,我们就早早地撩杆子了!”

“你们看,我说是吧,若是这种情况的话,我们要临时打开一条通道送送给养应该不会太难!”许耀亭的心里已经多少有了点谱。

接着,他进一步分析道:“在前一段时间,由于鬼子汉奸都在据点里龟缩着不出来,咱们要想打击消灭他们,还得挖空心思地去破土围子,现在他们自己走了出来,不是正好给咱们创造出了打击消灭他们的好机会吗?”

康洪恩点头道:“唔!有道理,有道理!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只要咱们能够大量的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封锁咱们的这道‘篱笆墙’也就自动解体了,这个主意好!”

“是了,是了!过去咱们中央苏区就是这样打的!只要咱们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将敌人封锁的兵力一口一口地给吃掉,被封锁包围的难题也就迎刃而解了!”他来自上级机关,对中央红军反围剿的历史事实知之甚详,便跟着举一反三地分析了起来。

孔冠奎笑道:“还是你们这些喝过墨水的人肚子里的道道儿多,若是照这样说来,鬼子汉奸费劲巴力地把咱们黑龙港给封锁包围了起来,不但是对咱们没有害处,反而是有利的了!”

康洪恩呵呵笑道:“一个问题两方面,这就是咱们毛主席讲得辨证法啦。如果是咱们在黑龙港里被封锁包围起来,外面没有援军配合,这个危局就不大好破了,可咱们在港外面还有友军支援,破起来就不难了!”

说着,他又感叹道:“咱们在港里一被封锁包围,大家的心里一乱,就只想着突围打破封锁了,全然没有想到这一鲜招儿,眼下这么一讨论,不就找出新的道眼来了。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啦!”

康洪恩正说着,米亚兰一挑门帘走进了屋来,笑道:“快安排黑龙港里来的同志们吃饭去吧,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也得先填饱肚子呀!”

贾相臣赶忙招呼道:“好!吃饭,吃饭,人都来在家里了,咱们有的是时间聊的,等吃过了饭再讨论好了!”催赶着把热腾腾的饭菜端了上来。


——一场热闹胜初逢,亲人相见吐真情!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