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1.html


(495)

新疆、蒙古冲突的第一轮,中国方面占了上风。

几个月里,收复往日失地、维护领土主权成了国内街谈巷议的中心话题——竟显得比二战结束还要热门。

无论是四川茶楼里镇日摆谈的“龙门阵”,还是北平胡同大槐树下摇着蒲扇的“侃大山”,乃至广州街头摊档的扬茶时分,和上海躲避秋老虎之夜的竹椅凉榻之上,到处少不了听见“傅作义、胡宗南”的名字。


老百姓变得喜欢交往和闲聊了。

加上中国在二战中的国际地位有了切实提高,普通不了解真像、见解相对肤浅的市民,被表面结果所陶醉,国民注意力纷纷转向边境问题。一时间民族主义情绪高涨。

国府成功地改变了前段舆论上的不利态势,委座感到满意。

内政头绪繁多,针对共党的“联合政府”主张,还有大量对策需出台,并且北方冬季降临,这使政府和国民都对边境的潜在危险有所忽略。

但早已处心积虑的蒋公,始终密切监视着这个方向,像个股市操盘老手,不动声色地注视着行情变化。

……

1945年秋天,是个收获季节。

国民政府正式向美国洽谈10亿美元贷款事宜,这是第二轮增派远征军所换来的利益,美国人对此也认帐。

此前第一笔恢复性无息贷款,已在战胜日本后得到部分发放,促进了工农业生产。去年下半年那一阵疯狂的通货膨胀,得到遏制,民生状态有了不同程度好转。

由于化肥的广泛使用,1945年获得了丰收。粮食危机缓解,肉类和脂肪供应,也由于引进美国集约化饲养技术而增加了产量——中国人营养水平提高,粮食需求也相应减少。

尽管有人嘀咕:标准化饲料喂养的猪和鸡,味道不那么可人。

这一时期,国内言论也比较开放。“第三党人”民盟及各小党派十分活跃,新开办的报刊杂志琳琅满目。

茶楼酒肆、乃至街边大碗茶摊,一片人声鼎沸,再也看不见“莫谈国事”的警告纸条。

国共双方,一边在中间地带——北平市举行谈判,一边在各自辖区,恢复民生经济。



******

(496)

这期间,国民政府用部分美元贷款,同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合作,在汉阳成立了中国第一所汽车制造厂。生产“缅甸公路型”T234载重卡车(4吨级)。命名为“胜利牌”,成为10余年里中国卡车的一种制式标准。

值得一提的是,昆明飞机厂朱家仁厂长研制的“蜂鸟号”直升飞机的成功,使中国在这一领域跟上了时代脚步。

这架用于试验的原始机型,旋翼直径7.62米,空重 590公斤 ,时速 136公里,爬升速度140m/分;悬停顶点 910米;航程达到 219公里。 可惜由于缺少经费支持,该项研制一时搁浅。※

****

※各项数据均为史实记载。

****

在发展国有航空工业的思路上,国府还缺乏明确指导思想,也缺少“自力更生”的图强意识。他们认为国产飞机还难以飞上天空,

因而组织人马建起的飞机工厂,都用于修理。

战后向商业化转向的陈纳德将军,利用一批低价划拨给他的退役运输机,开办了早期中国民用航空事业“飞虎航空公司”。


从1945年秋天开始,中国中南部各大主要城市之间,有了定时、定点的正规空中航线。

受到蒋委员长和夫人的信任,陈纳德仍主导和影响着中国空军的采购。例如,根据美国战后裁军方案,陈纳德获知,有相当一批共和公司原产的P-47“雷霆式”战斗机退役,于是鼓励南京国民政府,以处理品价格签订了一大笔接收合同。

第一批就达到破纪录的500架。

这既满足了国府需求,也冲击了中国航空工业。

周至柔上将提出一个庞大的空军建军计划,并在桂林和江西鹰潭创办了两所航空学校。一时间,“报名去当飞行员”成了相当一批青年学子的第一择业志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