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记忆:战争亲历者和幸存者 第二部分 步枪零件多,简单分三个,枪身枪机和枪托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9.html


射击、投弹、刺杀、爆破、迫近作业,步兵的五大技术,赵兴元当然都练过。可像从未在战场上送过一包炸药一样,赵兴元也未和鬼子拼过刺刀和鬼子打仗,竟然未能刺刀见红,这就不仅是遗憾,甚至让他觉得无颜谈抗战了。

1944年夏,赵兴元还在沂源县组织、培训了230名民兵队长,教他们制造、使用地雷。扯雷、绊雷、踏雷,还有电发火的,后两种技术比较复杂,拉雷最简单。伏击战,看着敌人进来了,双手一拉,那种感觉,美妙无比。铁少,就造石雷,凿个坑,装上药,明摆在那儿,敌人也不防备。老乡家门口、院子里,都有几块大石头,有的都坐几十年了,磨得光溜溜的。鬼子“扫荡”进村了,他也累呀,往上一坐,就血肉纷飞升天了。

那时打得较多的是伏击战,练得较多的也是伏击战。这是以弱胜强的最好的战法,那时的许多胜仗都是这么打的。今天伊拉克人对付美军,基本就是这种战法。赵兴元参加的第一次战斗就是场伏击战。神不知、鬼不觉埋伏好了,突然一个急袭、突击,再强大的敌人也受不了这种打击。

什么样的地形便于发扬火力,又能保存自己?在敌火力下攻击,如何利用地形地物匍匐前进、滚进、跃进、无规则跃进、蛇形前进?遭遇战中,怎样才能先敌开火、展开、占领阵地?这些对于第一次参加战斗,还相信“敌人大炮不打人”的赵兴元,自然是不懂的。对于那些刚迈进这支队伍的农民,当然也是陌生的。而放下锄头拿起枪——有人甚至还未拿到一支枪,就倒在战场上了。

“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那时不知道毛泽东的这句话,那时无论这支军队多么急迫地需要学习、训练(军事的、政治的、文化的),也无论那学习、训练方式多么生动、活泼,显见其无穷的活力与魅力,最主要的,他们都只能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战争中修炼军人的素质、品性。


张家栏子战斗,赵兴元带突击组爬上围墙,连长张会元也赶到了。刚刚突破,正需要投入兵力,扩大突破口,发展纵深,连长却指挥几个人拼命扒起那围墙来。当时在场的人,谁也不明白那葫芦里装的什么药,战后都说这一仗多亏了连长。

鲁中抗战,特别是打据点,打了许多半截子仗。据点都在敌占区,或靠近敌我边沿,有公路,一时半会儿打不下来,敌人援军乘汽车很快就到了。枪声一响,就是一个“快”字,攻击要快,打扫战场要快,撤出战斗要快。大家说程咬金是三斧子,咱们有时就是斧子。那突然猛烈的一斧子,能不能把敌人砍翻,都要撤出战斗。有时再坚持一会儿,敌人就完蛋了——就那一会儿,你可能就脱不了身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