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9.html


3个人一组,3支步枪封锁一个射孔。叭一枪,拉枪栓的工夫,另一支枪响了,再拉枪栓时,第三支枪又响了。一枪接一枪,不给对手留工夫,尽量不让它打出枪来。平时就这么练的,真枪实弹还得战场上见。开头炮楼里亮着灯,一打响立刻熄了,只能凭枪口的火光判定那射孔的位置,而火力组的目的就是让它们都变成瞎窟窿。

扣动扳机,一声枪响,赵兴元立刻有种打中了的感觉。拉枪栓,重新瞄准,等有半分钟左右,那儿才又开始射击、闪光。未等战友开火,他的枪已经响了,同时认定刚才那一枪打中了,心头有些激动。

爆破组顶扛着桌子冲上去了,部队也向前逼近,2连、3连继续封锁炮楼射孔,1连组织手榴弹组向炮楼顶层投弹。敌人也向下投弹,炸爆破组,可那桌上蒙着七八层湿被子,手榴弹怎么炸也没用。这时多少手榴弹也不顶一块大石头滚下来,那就把桌子砸碎了,可炮楼上哪有大石头呀,有也没处往下滚呀?战后大家都笑,说那工夫小鬼子肯定抓瞎了,恨不能把炮楼子掰下一块来砸下去。

赵兴元刚当八路时,只有两颗手榴弹,有点空儿就拿在手里摆弄,宝贝呀。现在,他和战友们躲在一片民房的屋檐下,一篮子手榴弹放在脚旁,一颗颗向夜空中的炮楼顶上投去。他个小,劲也小,投远不行,投准行。可那“铁帽子”下边只有尺把宽道缝儿,又黑灯瞎火的,大都砸在“铁帽子”上了,有的在空中炸了,有的掉地上响了,10颗8颗能投进去一两颗就不错了,投中一个,炸死炸伤敌人,增援上来还打。

机枪、步枪掩护爆破组,也在掩护投弹组。若是1年多后,把炸药包放在炮楼下就行了,这时不行,炸药少,必须刨坑,内爆,也就让鬼子多活了20来分钟。

一般情况下,在那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前,突击组已经做好冲锋姿势。前腿弓步,后脚一定要找块凸起又牢实处,紧紧蹬住,一声爆炸,那人就像支箭射出去了。这次先是火力组,后又投弹组,看到爆破组撤了,他们也连忙后退。跑出30多米远,就听身后轰隆一声,又赶紧转身往回跑。爆炸的烟尘呛得人几乎喘不过气儿,砖石还雨点般下落,砸在地上咚咚响,反正不砸倒就往上冲。爆炸后的一两分钟,顶多三五分钟,是最关键的时候,敌人没炸死也震蒙了,冲上去立刻就会结束战斗,等它缓过来就费事了。

炮楼下部被炸开个两米宽窄的大洞,“铁帽子”还在上边顶着,里面的两层楼板全震塌了,鬼子都掉了下去。黑灯瞎火的,暴土扬尘,电筒光照不出多远,满眼部是堆叠着的砖头和水泥块子,堆满半截楼筒子。

赵兴元冲进去就明白战斗已经结束了,但也不敢怠慢,和战友们奋力搬动着水泥块子,在下边翻寻着、摸索着。

李秋同喊起来:这儿有个活的,抓个活的!

一个小队22个鬼子,只剩下一个半死不活的。

赵兴元在个射孔下边,拽出一支枪管砸弯了的三八大盖。第二年参加鲁中军区大比武时,10发子弹只打了70多环。他说这支枪肯定有问题。一查验,竟是茅茨战斗缴获的这支。送去兵工厂修理,未能复原,落下残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