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记忆:战争亲历者和幸存者 第二部分 三个班长牺牲后,他当了班长 2

张正隆 收藏 1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9.html[/size][/URL] 如今,赵兴元走到哪儿,一见到“羊汤馆”的招牌,就会想到他的第一个班长杨树明。 那时,一看到班长,他就会想起母亲。 第一次战斗后不久,赵兴元被调到12班,担任学习组长,负责全班的扫盲、识字。那时部队对学文化抓得很紧。这不光是他上过几个月义学,还因为他第一次战斗中的表现,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9.html


如今,赵兴元走到哪儿,一见到“羊汤馆”的招牌,就会想到他的第一个班长杨树明。

那时,一看到班长,他就会想起母亲。


第一次战斗后不久,赵兴元被调到12班,担任学习组长,负责全班的扫盲、识字。那时部队对学文化抓得很紧。这不光是他上过几个月义学,还因为他第一次战斗中的表现,有一种“培养”、“重用”的意思。

12班班长毕法四也是莱芜人,不到20岁,中上个头,英俊,精干,结实。

杨树明不让赵兴元站岗,说他年纪小,没有枪。后来有章丘造了,就咬住一个“年纪小”。毕法四也不让他站岗,理由也是年纪小。这回赵兴元不干了:不站岗还叫个什么兵?都打过仗了,再说俺还是个学习小组长呢。班长觉得这理由也站得住脚,就同意了。

那时到哪儿住下,第一件事就是布哨,放置警戒。周围一圈岗哨,少说5个以上,多则十几个,重点部位有时还是两三层岗哨。哨位要选择无明显特征,又便于隐蔽、发现敌情的地方。连队进村,连长带上几个班排长,就去村外忙活这事。若是回到老地方了,无特殊情况,连长就说句“各回原房,岗位照常”。周围一圈都是复哨,只连部门口放个单岗。那枪都上着顶门火,发现敌情,前边鸣枪报警,连部门口的哨兵马上进屋报告。那时敌人经常搞夜摸、偷袭,稍有不慎,被包围了,那就危险了。

对于警戒地域的地形地物,一个土包,一棵独立树,一片草丛,哨兵必须了然于心,任何异样、响动都不能放过。至于不准坐卧、睡觉、抽烟、说话,那就不用说了。那时没表,用香计时,一根根放倒,接在一起,一夜过去,一圈香灰。一根香快燃尽了,值班员就去唤醒换岗的,快到哨位了拍两下枪托,对方就回应几声。交接岗之前,来换岗的要把周围搜索一遍,特别是青纱帐时期,这一点尤其重要。

那是一个普通的夏夜,一根香的一班岗没有任何情况。这从军后的第一次站岗,让赵兴元念念不忘的是,他身边站着班长——那晚本来轮不到班长站岗的。

之后的一个雨夜,有汉奸告密,1营在莱芜西被敌人跟上了。1连受命向东佯动,迷惑敌人,掩护主力甩脱敌人。雨越下越大,都是山路,一跐一滑的。半夜时分,赵兴元突然发现队伍中只剩下他和前边一个人了,一问,是通信员。一个陡坡,快爬上去了,又滑了下来,好歹爬上去时,通信员也不见了。喊了两声,没人应,就拼命往前撵。不知跑了多少时间,一道闪电划过,山野起伏,沟壑纵横,一下子从黑暗中展现出来,哪还有个人影呀!

瓢泼大雨中,他哭了,哭得那么伤心、绝望。

赵同志,赵同志,是赵同志吗?是班长的声音。

那是掉进地狱的人听到了来自天堂的呼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