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记忆:战争亲历者和幸存者 第一部分 第一支枪和第一次战斗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9.html


“向前传:不准睡觉!”“向后传:推一把?”赵兴元向左向右传递着口令,做着动作,班长杨树明则不时低声喝道:“掐一把,多掐几把!”

行军大半夜,一趴到这高粱地里,那瞌睡虫立刻就来了。太阳出来了,高粱地里又闷又热,个个昏昏欲睡。不能睡,也不能起身,高粱才膝盖来深,趴在那儿撅下屁股,都会暴露目标。来尿了,就侧歪身子躺着,掏出家伙方便。

赵兴元一直挺兴奋,可一想到“敌人是不是不来了”,眼皮就要打架了,就使劲掐自己一把。

10点多钟,敌人终于出现了。

走在前面的是伪军,那时他们管伪军叫“汉奸队”。伪军70来人,鬼子30多,间距不到500米。伪军是黄军装,都是杂牌枪,老套筒、汉阳造、沈阳造、捷克式什么的,和八路军装备差不多少。鬼子的军装发绿,戴着钢盔,肩上清一色上着刺刀的三八大盖,还有两门“瓦子炮”(即掷弹筒,因其座板像片瓦,就叫它“瓦子炮”)。一路纵队,人与人间隔3米左右,队形比较疏散。它是带着敌情出来的,知道八路军善打伏击,警惕性挺高。

伪军前边还有1个尖刀班,呈倒三角分成3组,两侧各有一组,端着枪,蹚着路边的高粱地搜索前进。路南的3个人,距1连埋伏处最近也就两三米样子,那是一目了然的。那一刻,若是有个家伙慌了手脚,情不自禁喊出一声,或是放一枪,那就只有先收拾这帮伪军了,那仗可能就被动了。因为那时打鬼子,就是要打它个冷不防,一个突然急袭就要把它打蒙,造成重大伤亡。那3个家伙居然能沉得住气,在那200多米的埋伏地段上端着枪照走。

看到敌人过来了,还带着两门“瓦子炮”,不知谁突然低声说:“同志们,不要怕,敌人大炮不打人。”敌人大炮不打人,那它打什么呀?赵兴元脑子里闪过一丝疑问,却也相信了。

那时,山东八路军讲钢胆,讲沉着、冷静、慧敏。“慧敏”两个字如今少用了,那时对于大都不识字的士兵更难懂,只是讲多了,也就明白了。可讲与做毕竟有段距离,甚至就是两码事儿,特别是像赵兴元这样第一次参加战斗的新兵。敌人大炮究竟打不打人,毕竟还未开炮,而那3个伪军如果再靠近几步,就踩上他那支章丘造了。他觉得这次战斗最惊心动魄的就是那一刻了,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他瞅瞅左边的副班长张祖柏,又看看右边的老兵王炳俭,高粱叶子肥大密集,看不清两个人脸上的神色,都据枪趴着一动不动,他的心就沉静了许多。

伪军过去了,攻击信号是连长的一声哨音。距敌不到百把米远,那一瞬间之前,赵兴元看到队列中的一个鬼子还留着一撮“鼻涕胡”。

一阵猛烈的排子枪后,1连官兵从高粱地里一跃而起,疾风般向公路上卷压过去,有的边跑边向鬼子投出手榴弹。鬼子的动作是立即卧倒、射击,然后边打边猫着腰向路北的高粱地里退去。

总共只打了3分多钟的第一次战斗,赵兴元跃起的动作慢了一步,头十几米的距离上腿脚也有些僵硬,接下来就开始超越前边的人了。

他盯住了一个鬼子,那鬼子站在路北高粱地边上一棵碗口粗的杨树后边,举枪瞄准、射击。他不知道战友们射出第一阵排子枪时,他为什么没有扣动扳机,也不记得自己那平生第一枪是怎么打出去的。那鬼子距他也就20多米远,他看见那鬼子向后趔趄了一下,天哪,打中啦!那鬼子却未倒,转身跑了。

他只有3颗子弹,可再有多少颗也没用了。因为他接下来就去拉大栓,那大栓却无论如何也拉不开了。

边拉大栓边跑到那棵树后,见到一条打断了的牛皮带,上边还挂着个刀鞘。那一枪把鬼子腰间的皮带打断了。


赵兴元同志站起来,让大家看看。

战后总结,全连军人大会上,副教导员王瑞举着那条皮带和那只刀鞘,让赵兴元站起来,对大家说:赵兴元同志只有14岁,是1连年纪最小的战士,又是第一次参加战斗,可他很勇敢,冲锋时那么快,俺在他后边,撵不上他。大家看俺手里的东西,就是他缴获的。他第一次参加战斗,为什么就能这样子?俺想,就是勇敢,不怕死,大家都要学习这种不怕死的革命精神。

第一次战斗就有缴获,受到表扬,赵兴元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班长牺牲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