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记忆:战争亲历者和幸存者 第一部分 俺要当打鬼子的兵,不当伺候人的兵!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9.html


邻居魏书涛,20多岁,参军后回家办什么事。赵兴元叫他大哥,说你带俺去队伍上吧。魏书涛摸着他的脑袋,说,还没支枪高,队伍不会要的。赵兴元说,咱庄多少比俺高的人,摔跤都摔不过俺,咱俩不也差点打个平手吗?

赵兴元从小能干活,父亲去世后就更不用说了。不光是肯出力气,还善于用脑子,割草打柴、给人插秧,一般大的孩子都没他快。至于下河抓鱼、上树掏鸟蛋、男孩子都喜爱的摔跤游戏,比他大的都服他。可到了游击队,人家看他年纪小,个又小,就让他给特务队长当了勤务兵。

他不知道这勤务兵是干什么的,干了几天,就说:俺要拿枪打鬼子。

队长高培元三角眼一瞪:没三个大钱加块豆腐高,还要打鬼子?俺看你小子是不乐意伺候老子吧?告诉你,把老子伺候好了,就是为抗战出力了。

高培元是司令高松坡的侄子。高松坡是明水区区长,济南沦陷后,拉起这支队伍,被国民党改编为山东抗日游击队第18梯队,又称“高松坡支队”。最多时,有几千人,当地许多爱国人士都投奔这支队伍,像文志远老师就在司令部当秘书。高松坡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孩子也来了,部下也纷纷效仿。一些人就是想挎支盒子炮,在乱世中混出个头脸。不过,在1941年高松坡投敌当汉奸前,这支队伍还是抗战的,当然也反共。

特务队又叫警卫连,主要是保卫司令部、侦察、搞情报。高培元不到30岁,中等个头,瘦瘦的,脸色青灰,一看就是个大烟鬼。这人胆大,会点武功,是个亡命徒,特别是抽足大烟后,生死不怕,成天牛皮哄哄的,谁也不服,就听他叔叔高松坡的。他跟胶济路上的黑道人物、敌伪政权中的两面人物,混得挺熟,好多把兄弟。半夜三更摸进汉奸家,掏出情报,把汉奸干掉。化装成赶集的,打鬼子、汉奸黑枪,把集市闹得鸡飞狗跳。打鬼子是条汉子,打麻将汉子几条。几个当官的原来就是麻友,带着麻将投军的,嗜赌如命,成宿地打,眼睛熬得像兔子眼睛似的,通红。

赵兴元就得跟着熬。烧水、沏茶、打手巾把子,饿了再给弄吃的。赢了,看人家心情好,瞅工夫打个盹儿,有时还赏个角儿八分的。输了,你就提心吊胆去吧,手巾把子不凉也凉,不烫也烫,随时可能摔到你脸上。若露出点不满,拳脚就上来了。不管人家什么时候睡够了醒来,洗脸水、漱口水就得摆在那儿。

这兵当得还不如赌馆那跑腿打杂的。


转眼就是1939年夏。

鬼子扫荡,部队在章丘南山里待不下去了,转移到章丘铁道北平原地区。赵兴元调到3团9中队,给中队长当勤务兵。一天晚上,9中队在郭家楼子村住下。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听见周围山上有人高声喊话:游击队的弟兄们,你们被包围了。不要怕,俺们是八路军,是共产党领导的穷苦人的队伍,来解放你们的。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赶快站到这边来,咱们一起打鬼子!……

50多人一个中队,有的提着枪跑出来东张西望,有的趴在老乡家的窗台、院墙下,准备抵抗。距队部近的,跑去问怎么办?中队长张宪林拿不定主意。打吧,明摆着打不过;不打吧,只有被缴械。不管打不打,反正都跑不掉了。

队部有个郭教练,站在队部院子里大声喊:不要怕,八路军是来和咱们联合抗日的。听俺的,谁也不准打,把枪放下,集合,到队部集合,等俺上去和他们谈判。

郭教练30来岁,胖胖的,一口河北话。这人挺有能力,是司令部派下来管军事训练的,平时与中队长平起平坐,中队有什么大事,大都由他拿主意。赵兴元在队部当勤务兵,对他印象挺好,却不知道他是共产党派进来的地工人员,早就和八路军山东纵队4支队1营联系好了,要把9中队拉过去。

不到两袋烟工夫,郭教练和两个挎手枪的八路下来了。一个营长陈奇,一个教导员陈洪,都是老红军,陈奇后来牺牲了,陈洪离休前是军委装甲兵副司令。3个人边走边唠,挺亲切的样子。

中队长和排长送去干训队学习,士兵编到各连。剩下个还没步枪高的小勤务兵,给两块银元,让他回家。

14岁的少年不走:俺不回家,俺要当八路打鬼子。

一个干部拍拍他的肩膀:小兄弟,这次你们庄有10多个人参加了八路军,你回去报个信,各家走走,让家里人放心,别惦念。

赵兴元不干:俺回去报信了,你们转移了,俺上哪儿找你们去?

营长陈奇笑了:这个小鬼挺机灵呀?俺要了,给俺当通信员吧。

赵兴元多了个心眼儿:通信员是干什么的?有枪吗?能打鬼子吗?

陈奇就给他讲什么叫“通信员”,革命队伍没有高低贵贱,干什么都是革命工作。

直到今天,耄耋之年,赵兴元还后悔没“伺候”陈奇。陈奇是第一个给他讲到“革命”两个字的人,八路军营长嘴里那么多新词儿,那道理也让他似懂不懂。而当时他觉得这辈子都忘不掉的,就是伺候高培元的那几个月。

之后是伺候老教练。老教练叫张龙华,是个老行伍,为当地名流,属高松坡的高参、顾问之类。鬼子扫荡,队伍到处游动。老教练快60岁了,又负过伤,不便随军行动,到章丘铁后回家了,临走前把赵兴元交给他的儿子、9中队长张宪林。这爷俩挺仁义,好伺候,可赵兴元当兵是要打鬼子的呀?

“俺要当打鬼子的兵,不当伺候人的兵。”

不管谁怎么说,赵兴元就这话。

就这么赖着、拗着,他终于如愿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