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记忆:战争亲历者和幸存者 作品相关 书评2:英雄,作为一种希望

张正隆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9.html[/size][/URL] 英雄,作为一种希望 文/ 刘传 如果说历史是场没有终结的电影,那么战争便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剧情。 我们无法估计曾经有多少人生活在这种剧情之中,我们只知道对于一个没有正真经历过战争的人来讲,更多地只是亲历者的记忆,而这种记忆或随着主人的离去而枯萎,或在别的叙事方式中得以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9.html

英雄,作为一种希望

文/ 刘传

如果说历史是场没有终结的电影,那么战争便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剧情。

我们无法估计曾经有多少人生活在这种剧情之中,我们只知道对于一个没有正真经历过战争的人来讲,更多地只是亲历者的记忆,而这种记忆或随着主人的离去而枯萎,或在别的叙事方式中得以重现,影像、小说、纪念仪式等等都是它重现的现场,但是耳闻目睹并不意味着亲历,再鲜活的重现并不能真正完全传达战争给个体带来的疼痛和创伤,在这些现场观看的我们,在倾听别人讲述的我们,从某种程度上讲都是一种隔岸观火。由此战争就是电影,人们只是在屏幕面前重温战争的惨烈、疼痛、英雄、崇高、背叛、爱情、生死离别、硝烟弹片……甚至某种所谓的壮观、宏大,但是也正是如此,我们得以反思战争,得以延续一个个战争记忆。

战争记忆之中往往包含着数不尽的英雄记忆,毕竟自古至今硝烟散尽之后,被历史和记忆所铭记的多是英雄。自己一直都不是太喜欢看战争题材的电影和小说,因为至今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仇恨和那个丘吉尔口中的“利益”(“只有永恒的利益”)导演了一场场生灵涂炭。至于英雄,往往让人想到“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强悍逻辑。但是历史的矛盾在于战争一旦成为必然,英雄也成为一种必然,当战争的时代主题得以确立,那么另一个逻辑就是时势造英雄。

张正隆的《战争记忆》以英雄的人生背影详述了战争的背景,以“文武双全的全面英雄”的中将赵兴元的人生轨迹和生死瞬间,让人们看到战争,听到枪炮,嗅到血腥和惨烈的味道。在作品中,赵兴元这个“九死一生”的英雄,首先是作为人而存在于战争之中的,从少年目睹战争的残酷,到在生与死的临界点上的生存状况,作者把人性和与之对应的东西推向极至,在极限的典型环境中复活英雄。

如果褪去光环,历史同样将英雄归于幸存者的名下。这正是张正隆所要达到的目的,同样也是他的手段。通过这些英雄所历的战争细节,以幸存者的视角向人们透露战争的真相。正如这本书的封面上有的那段话:“男人都有英雄梦,如今许多青年人仰慕比尔·盖茨和上了《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的企业家。赵兴元中将那时候和那以后一个挺长的日子里,英雄都与战争有关,幸存者的话语权是告诉后人战争真相以及战争的形而上。”

其实,自古以来,英雄便已经与战争有关,至于英雄是否就是每个男人的梦想,这值得商榷。但是在战争年代,我更倾向于英雄是作为一种希望存在的观点。记得在余世存先生的《非常道》中有那么一个故事:1935年,何香凝把自己的一条裙子寄给蒋介石,附上一诗“枉自称男儿,甘受敌人气,不战送山河,万世同羞耻。吾侪妇女们,愿往沙场死,将我巾帼裳,换你征衣去。”何香凝的行为就是期盼一种国家民族的希望出现,同时也蕴含着那种自古以来花木兰从军的英雄情结。

英雄,活在人们的记忆中,活在人们的期盼中。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电影《父辈的旗帜》让我觉得其实英雄只是最普通的人,只是当人们需要英雄的时候,总得有人站出来给人以希望和信心,英雄之所以拥有光环正是因为他们像《自由引导人们》中的妇女高高举起的旗帜,这是一种召唤,在这本书中同样存在着这种召唤,那个战争年代的召唤,同样也是战争记忆的召唤。在这种召唤之下,我们目睹战争,也目送英雄的背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