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记忆:战争亲历者和幸存者 作品相关 文摘2:英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9.html

英雄

选摘:张诗扬

英雄

正在海练,12兵团司令兼政委肖劲光调任海军司令员,去北京组建海军了。

人家说:咱们的肖司令当了海军司令,打完海南岛咱也干海军吧。

海南岛战役结束不久,40军即奉命北上中原,与38军、39军一道驻防河南,为军委的总预备队。没想到刚到广州,就接到命令,乘火车奔安东(丹东),准备参加抗美援朝。

赵兴元没想到的是,刚到安东,他就作为战斗英雄,奉命先到武汉,又去北京,出席全国第一次英模代表大会。会议结束,又作为解放军代表,成为新中国第一个青年访苏代表团成员,去苏联参观访问。回国后,又在长春、沈阳、济南、郑州、武汉等地做报告。待到入朝归队作战时,5次战役已经结束了。

如今选举英模人物,或举手表决,或投票选举。赵兴元那时候,在桌子上放一溜罐头盒子,上面写上姓名,桌边放一袋黄豆,选举人走到那儿抓几粒黄豆,中意谁,就往谁的罐头盒里放粒黄豆。

不过谁都明白,战斗英雄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

战争年代,战斗英雄有“爆破英雄”、“刺杀英雄”、“爬城英雄”、“突破英雄”、“孤胆英雄”、“英雄炮手”、“救护英雄”等等,基本都是依据英雄的特点命名的。像海南岛战役,就有“渡海英雄”、“海上战斗英雄”、“英雄水手”、“登陆英雄”等等。

赵兴元是“文武双全的全面英雄”。

在血火中冲杀11年,他荣立两次特等功,6次大功,其他各种功7次,还有山东军区“模范朱德青年队长”,团的“模范青年班长”、“模范党员”,师的“模范政治指导员”、“全面功臣”,“辽东军区战斗模范”,“东北野战军模范工作者”、“战斗英雄”等称号。而“文武双全的全面英雄”,则是对这一切的一次历史的总结。

世上的男孩子几乎都有个英雄梦。如今人们仰慕的是比尔·盖茨,是上了《福布斯》杂志富豪排行榜的那些中国人,他们是当今世界的成功者,被称为当代“英雄”。而赵兴元那时候,以及那以后一个挺长的历史时期,英雄几乎都与战争,或是与见义勇为、舍己为人的壮举有关。儿时听说书人讲书,赵兴元崇仰那些行侠仗义、打抱不平的英雄好汉。当了八路,远有刘厥兰、曹世范(其实并不远),近有班长,都是他崇敬的英雄。他的三任班长都是勇敢的军人。他认为每个勇敢的军人都具备英雄的品质和属性,他们没能成为更多的人崇仰的英雄,只是因为缺少机会,其中也包括没有机会,能够死得像英雄那样壮烈。成为英雄的赵兴元真想找面镜子看看自己:这就成了英雄了?他赵兴元不还是那个赵兴元吗?

真的当了英雄,什么感觉?

北平入城式,那么多青年学生围住官兵,问你是不是英雄,要和英雄合影,让英雄签名。锣鼓喧天,人声鼎沸,赵兴元好不容易听出“英雄”两个字,是问他是不是英雄,他就有些犹豫,说了“不是”。一个女学生指着他胸前的军功章,他就摇头摆手。有学生又指着斜挎着的大红绸带,这回他理直气壮了,大声回答,那是团值星官的标志,与英雄毫无关系。

一是部队在行进,他又是团值星官,不能过多纠缠。二是那时那人脸皮薄,别人说自己是英雄都不大好意思,自己怎么说出口?如今孩子见到明星,都知道追上去要求签名、照相。那时那人,特别是农民出身的官兵,哪见到过这种阵势呀?别看枪林弹雨中眼都不眨,这种场面还真不知如何招架。

还有——还有什么呢?

他忽然想到吴传恩,想到那个保尔·柯察金式的英雄吴传恩,那个几乎只有他赵兴元认定为保尔·柯察金式的英雄的吴传恩。如果有机会,吴传恩可以成为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罗盛教,以及后来的可以成为那个时代各种可歌可泣的英模人物。比之吴传恩,“文武双全的全面英雄”赵兴元,只是个幸存者——如此而已。

那时他还不知道部队即将南下,但他知道前边还有许多仗要打。他不知道是否还能继续幸存下去,但他现在肯定是个幸存者。

待到海南战役结束,待到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他就确定无疑是战争的火网中筛留下来的幸存者了。

也就愈加怀念那些牺牲的战友。

叭——勾!

梦是无声的,赵兴元却经常能听到64年前,鲁中冬日凌晨那声悠远而又响亮的三八大盖枪声。接下来,伴着他的生命之旅的,就是分不清个数的搅成一团的枪炮声了。嘎嘎嘎的是歪把子,咕咕咕的是马克沁,几挺、十几挺轻重机枪扫射就像刮风似的。轰降、轰隆的炮弹、炸药包和爆破筒的爆炸声经常把他从睡梦中震醒。而在这之间的是雄壮的冲锋号声,激昂的《国歌》、《国际歌》声,是冲锋时的喊杀声,是战友倒地的扑通声,当然还有胜利后的欢笑声。有时是笑不出来,像文家台战后,像四战四平后,像配水池战后,像白莲市西南山战后,还有小黄沟战斗等等。

旅游、钓鱼、跳舞等等,除去笔者有段连续半个月的采访外,赵兴元老人的生活很有规律。干休所的老人都很有规律。说不定哪一天,旅游的,或是钓鱼、跳舞的少个人,赶紧询问,或家里,或医院,赶紧探望,一方天地中的生活节律就像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块石头。

1985年,赵兴元住进大连黑石礁干休所(准确名称为“沈阳军区大连服务处”)时,这个干休所从大区正职到兵团级的老干部有36位。到笔者采访时止,这些战争的幸存者只剩下13位了。

每离去一个,老英雄赵兴元那几天的梦里就会多些枪炮声,就会与那些当年的战友聚会一次。

正式宣布离休那天,他突然想到了哥哥赵兴三。哥哥18岁闯关东讨生活,就在这大连周水产机场附近打工。而他,戎马一生,就要在这里安度晚年了。

年轻人向前望,老年人回头瞅。可当这个世界的哪个地方燃起战火,像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老英雄赵兴元的中枢神经就会立刻兴奋起来,就像鲨鱼闻到血腥似的。

“远去了刀光剑影,暗淡了鼓角争鸣”,这只能是没经历过战争的人的理解和感觉。他赵兴元,以及像他一样把人生最美好的时期,投入了血与火的一代人,无论那时间与空间是多么遥远,那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日里夜里,都是历历在目,声声在耳,就像昨天一样。

只是对于今天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一切,他又能怎样呢?他觉得有责任、有义务,并且今生还能做到的具体的、也是有益的工作,就是把一个战争幸存者的战争经历,尽量比较原汁原味地告诉世人,留给后人。

因为没有他们这代人当年浴血冲杀的这段历史,今天人类中有着共同文化、历史的最大的一群人中的每一个人,就不会是今天的这个样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