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记忆:战争亲历者和幸存者 作品相关 文摘1:武器落后,公鸡也能打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9.html


武器落后,公鸡也能打仗。

部队转移,行军也有技巧。

——战争记忆中几个比较轻松的回忆


撰稿:田果



共产党员们,党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冲啊!

妈的,为牺牲的战友报仇的时候到了,冲啊!

第一句呐喊是80年代前战争片里惯听的,第二句在摆脱了英雄模式,给英雄们注入个性的当代战争电影中比较多见。但在战斗英雄赵兴元老人的记忆中,1947年,时任东北野战军3纵1营营长的他,在新民县文家台战役喊的却是:“同志们,缴枪的时候到了,冲啊!“

这个冲锋的理由显得那么实际,但也正是这句呐喊,传递出真实的,我们所不了解的一些信息。

为什么喊缴枪?因为枪珍贵!“武器是军人的第二生命”赵兴元老人回忆说,他刚当八路时,1连100多人,用着10几种枪。老洋炮、章丘造、汉阳造、沈阳造(章丘、汉阳、沈阳地区工匠私造的土枪)、捷克式、三八大盖、德国老套筒、法国九连登、俄国水连珠,等等。三八大盖打6.5毫米子弹,其余都是7.9毫米。叭——勾,三八大盖的枪声带回音儿,一听就知道是鬼子来了。后来缴获的越来越多,有时竟难分敌我。但清一色叭——勾,还是鬼子。当时全营500多人才有5支三八大盖,宝贝得很!

14岁时,赵兴元有了第一支枪,章丘造。两个月后,换成了汉阳造,当班长后变成沈阳造、三八大盖。当副指导员开始用驳壳枪。这些枪,都是由战场缴获和职务变更而配发。从山东到东北再到海南岛,他用过的长短枪不下数十种,除小炮外,武器几乎都用遍了。最后一只枪是卡宾枪,东北缴获的。先后有三个通讯员用过,两个倒在东北战场上,就倒在他身边,另一个牺牲在朝鲜。后来辽沈战役纪念馆征集文物,老人把枪捐了。纪念馆的同志把枪拿走时,他送到大门口,泪流满面。


武器装备不行,就用一些奇招。赵兴元老人说,东晋大将江同,在与羌兵作战时,买了500只公鸡,把硫磺等物绑在公鸡尾巴上。夜袭羌军兵营时,让士兵点燃硫磺,公鸡受惊,带火直冲敌营,火烧连营,大获全胜。

某次敌人进至一处高墙大院,估计有1个排,火力很猛。

赵兴元就用了这招。当时他下达的命令是:“准备放鸡、放箭!”

一声令下,几支步枪一齐开火,手榴弹也飞了过去,几个弓箭手和抱着大公鸡的士兵趁势冲上去。箭头上绑着棉球,浇上煤油,点着后一支支射进高墙后面的院子里、房顶上。大公鸡身上绑着的棉球像一串糖葫芦,又像条辫子似的拖在尾巴后边,当然也是浇上了煤油的,点着了向空中一抛,就嘎嘎叫着越墙飞上房顶。都是草房,那时农村再有钱的人家也绝少瓦房。大公鸡感到生命受到威胁,拼命扑扇着翅膀,拖条火龙连飞带叫,这房蹿上那房,落哪哪着,一会儿就火焰腾腾了。

上级让每个连买10多只大公鸡,再做10多只弓,由负责突破和打纵深的班排掌握。弓好做,箭就是那种笔直的柳树条子,截成两尺多长,能射出20多米、30来米。演练时,大公鸡挺麻烦,向空中一抛,嘎嘎叫着乱飞,弄得大家满村子撵抓老公鸡。马戏团有各种驯兽的,还没见有驯鸡的。可较真章儿时,我们抱上去的那几只大公鸡,还都向敌人飞去了。烧得越疼,越扑棱翅膀飞,翅膀烧坏了两条腿还拼命跑,想来挺残忍的,也真起作用立了功。

不过带着大公鸡行军最费事。弄个套,套它脖子上,到时候再解下来。不然,行军、夜摸、接敌时,它若叫一声,那不坏菜了?腿和翅膀也要绑上,不能抱紧了,那样不掐死,也弄蔫巴了,到时候就飞不多远了。抱松了,让它挣脱跑了,就算没暴露目标,黑灯瞎火怎么抓呀?

你想想,一支队伍里,一些扛枪的汉子抱只大公鸡,像什么?赶集去?可看那一连十几种杂牌枪,再想想“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就明白大公鸡为什么也成了克敌制胜的武器。


说起行军,赵兴元老人也有很多经验之谈。

夜行军脚步要高抬轻放,高抬不会绊到东西,轻放不会发出声响。距敌人很近了,喘粗气都能让敌人哨兵听到了,这时要蹑手蹑脚的,像电影中的慢镜头似的接近敌人。但是距敌人还挺远,这种高抬轻放就不是蹑手蹑脚的慢镜头了,而是既不能发出响动,动作又要快捷。这也是练出来的功夫。过河了,也要高抬轻放,虽不能像芭蕾舞演员那样竖起脚步入水,也要像跳水运动员那样少溅起些水花。更不能蹚水。一个连100多双腿脚哗啦哗啦蹚水,那是多大的声响?上岸了,赶紧把鞋脱掉,光脚走。鞋湿了,走起来呱唧呱唧的,脚下像踩着个蛤蟆,那怎么行?一般情况下,都是未过河,先脱鞋,光脚过河。那时都是布鞋,布鞋湿了,脚在鞋里跐来滑去,特别费鞋,有时几下子大脚指头就出来了,或是拧脱帮了。总行军,脚宝贵,脚靠鞋,鞋金贵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