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


1938年12月24日是一个在中国抗战历史上非常特殊的日子。

在这一天,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正式下达了放弃武汉的命令,并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武汉对中外记者郑重宣布“我军主动退出武汉的消息!”随即中国守军开始有秩序的向后方撤离。为了尽量迟滞日军的行动,中国守军在撤退之时接到了再武汉实行“焦土政策”的命令。满城的大火正式宣告了这场“消耗敌人有生力量,以空间换时间完成人口疏散和工业转移”的武汉会战最终以一种悲壮的结尾收场。

当天下午,在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中山舰在日本飞机的轰炸下多处受损,失去动力而触上暗礁,最终于武汉金口沉没。

也就是在同一天,第一艘满载着物资和人员的轮船从宜昌起航,船上除了后方急需的物资外,还有国民政府交通部次长卢作孚亲自护送的几百名免费上船的孤儿。整个宜昌的码头都被堆积如山的机械设备和从各个地方蜂拥过来的人群围了个水泄不通。

日军的飞机不时飞临宜昌的上空在众人的头顶盘旋,从武汉方向传出来的火光甚至将天都映成了绯红的血色,不停响彻在耳边的防空警报声和妇女儿童的哭泣与男人的叫骂混在一起,更加剧了人群的焦躁不安和混乱。

人们都心急如焚的望着码头,失望无助的等待着。

突然间,一声长鸣的汽笛响彻在码头的上空,一个男人在人群中大喊了一声:“轮船要开了!”这一声呐喊似乎在一瞬间使大家的心中的恐惧得到了共鸣,围聚在码头上的人纷纷拼命向前挤了过去。

他们明知道自己现在上不了船,但是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向前猛扑,似乎只要离码头上的轮船更近一步自己就能有更大的希望,受伤的心灵就能得到更大的安慰一样。

在码头上维持秩序的军警和蜂拥向前的民众像是两道波浪狠狠的碰撞后又交杂在一起。叫声、喊声、哭声、骂声充斥着整个码头,每个人都在这样的环境下被逼得歇斯底里。

轮船没有因为众人的苦难而停止前行的脚步,在众人悲天怆地的呼喊中慢慢驶离了码头,开始调整航向。老百姓们绝望的看着轮船离码头越来越远,终于停止了脚步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正在这个时候,人群中又发出一阵惊呼。大家顺着喊声望过去,只见轮船上那些孤儿走出了船舱来到了甲板上面。

不知道是谁先起了个头,这些孩子们纷纷趴在轮船的围栏上放声高歌,向岸上的人挥手告别。

轻扬的声音轻飘飘的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就像一张张孩童天使般的笑容温柔的抚慰着每一颗深陷绝望的心灵。

令观者泪下,闻者动容。

就在还在码头上等待起航命令的赵木等人心中也是一阵感慨。那些大学教师们也纷纷走出客舱,站在围栏旁边向远处眺望。

一个年老的教授双手扶着围栏,面色沉痛的说道:“国破家亡,流离失所!此诚国家、民族、人民之大不幸!但愿全国上下从此能够精诚团结一致对外啊!”

“德老的话说的有道理啊!国家之不幸就在于军阀割据、一片散沙才有今天的危局。如果我泱泱中华能够上下齐心,何惧强敌啊!不过,我相信我们的人民一定不会就此屈服,国家一定还会复兴的!”一个年富力强的中年教师拿起自己手中的报纸说道:“这是《新华日报》在撤离武汉之时发表的最后一篇社论,是由周恩来先生口述的。大家都看看吧!”

一位年轻教师接过报纸,打开一看标题的部分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告别武汉父老》!他回望了一下众人,在得到大家的默许后。他挺立了身子以最标准的站姿,用洪亮的声音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念着报纸上的话语。

浑厚的朗读声与孩子的歌声以及轮船的汽笛声交织在一起,带着一种特殊的力量在向历史诉说国家的苦难和人民的顽强。

当他念道最后一句“我们只是暂时离开武汉,我们一定要回来的,武汉终究要回到中国人民的手中”的时候,所有人的心中顿时百味陈杂,眼睛一下子都湿润了。

与此同时,围聚在岸上的群众也都肩并肩的站在一起,带着无比复杂的心情默默的注视着轮船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就在这种悲怆而又带着坚强的希望中,这场事关中国抗日前途的战略大转移终于正式拉开了序幕!






笔者在淘宝网上开了一家店名为“私房大厨”的网店(店主旺旺名:北飘三人行)

虽然店里的宝贝的数量不多,但是都是家里的独门手艺。为了兼顾美味和健康,店里的所有食品都不会使用食品添加剂和防腐剂。希望会享受生活、并且热爱美食的朋友多多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