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的空天安全及应对!

我国的空天安全及应对!


我国的空天安全及应对!

天基监视是经常性威胁。航天技术的发展,使太空成为军事对抗的新领域。目前,世界上已经有 20多个国家具备了空间发射能力,50多个国家发射了 5000多颗人造卫星和其他航天器,其中70%以上用于军事目的。目前,光学侦察卫星的图像分辨能力达到分米级,电子侦察卫星可以覆盖大部分电磁频谱,导航卫星的定位精度达到米级以下,侦察监视卫星覆盖范围遍布全球。每天都有来自不同国家的大量卫星对我国实施过顶侦察,和平时期的国家时刻都面临着被窥视的尴尬。

空中打击是现实性威胁。近年来,空袭手段不断丰富,空中打击的作用越来越大。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空中威胁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巡航导弹的威胁。当前,巡航导弹已由少数研制生产国向多数装备使用国加速扩散,装备巡航导弹的国家已超过 10个。二是隐身飞机的威胁。目前,美军已在我周边的关岛等地部署了B-2隐身轰炸机和F-22隐身战斗机,日本、印度、韩国和台湾地区不久均有可能装备美制 F-35系列隐身战斗机,抗击隐身飞机必将成为我空防重心。三是无人作战飞机的威胁。目前,已有 32个国家研发出无人机系统,型号超过250个,美国计划今年发布第五版无人机发展路线图。无人机的发展必将对我空天安全构成新的威胁。

弹道导弹是重大威胁。弹道导弹具有预警难、探测难、识别难、拦截摧毁难等特点。目前,全球已有7个国家拥有战略弹道导弹,5个在我国周边,即美国、俄罗斯、印度、朝鲜、巴基斯坦。此外,日本、韩国等也都具有迅速发展战略弹道导弹的潜力;能够研制生产战术弹道导弹的国家或地区发展到22个,46个国家或地区拥有战术弹道导弹,其中 10多个在我国周边,包括印度、日本、韩国、朝鲜、台湾地区等,威胁范围覆盖我国大部分地区。

强烈呼唤国家空天安全观

在严峻的空天安全形势下,我们迫切需要树立 21世纪空天安全观。通过空天安全观的确立,从而引发国人对空天领域的高度关注和充分认定,以此推动国家空天事业的快速发展。

空天安全危机观。从人类安全发展的历史看,威胁的主要方向和方式,总是随着人类认识和驾驭自然能力的不断提高而逐步变化。空天力量的崛起,使威胁的方式由平面转为立体,而威胁的方向,则是先由陆地转向海洋,后由海洋转向了空天。威胁的转移,要求我们必须把警惕的目光和关注的重点聚焦空天,加强空天安全力量的建设,否则,我们不仅将会失去登高瞰下、制胜空天的历史机遇,而且很可能会因为战略导向的错位,导致“天门洞开,外鬼涌进”的不利局面。

空天安全屏障观。安全屏障是为抵御外来侵略而构建的防御体系。从空间上看,有陆地屏障、海上屏障和空天屏障。20世纪80年代以后,空天战场初步形成,空天力量迅速崛起,空天力量成为了战争的主角,国家安全威胁的方向明显上移。这种安全上移现象所引发的直接结果,就是陆地边界和海岸线的屏障作用锐减,而空天的屏障作用则大增。在这样的事实面前,我们的思维不应该再“横”着想,我们的视野也不应该再“平”着看,必须把国家安全关注的侧重点由地表转向天空,加强国家空天安全体系建设,极力打造牢固的空天盾牌。

空天安全责任观。空天安全不仅关系到国家生存与发展的整体利益,同时也关系到每一位国民的切身利益,不仅仅需要国家高度关注、认真应对和科学运作,而且所有国民都必须认真对待,积极响应。为此,必须取得国民认知,增强全民空天国防意识,奠定国家空天安全的基础。同时,鉴于空天安全所涉及的领域主要在空天,作为空天安全力量主体的空天力量,更需要顺应时代发展大势,强化责任意识,把视野定在国家的利益边界,把责任定在国家的安全空间,充分发挥空天力量在国家空天安全领域的“盾牌”作用,为维护国家安全与发展利益提供战略支撑。

开展国家空天安全实践

科学确立国家空天安全战略。其中,国家空天安全战略的目标是实现和维护国家在空天领域的安全,以及通过空天安全保障国家整体利益免受侵害。国家空天安全战略能力包括平时期的态势塑造能力,危机时期的危机应对能力,战争时期的战局控制能力。国家空天安全战略手段主要有军事对抗、实力竞争与国际合作。

正确选择国家空天安全模式。综观古今中外,最具典型意义的有三种:一是以攻为主的外张型模式,二是以防为主的内敛型模式,三是攻防兼备的自主型模式。研究认为,比较适合我国国情的是攻防兼备的自主型模式,即在国家空天安全战略决策与实施过程中,同时兼顾国家的内部和外部,既坚持守疆固土的传统安全诉求,也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国家安全需求的增加,适时调整战略视野,向空天和海外拓展。其要点:一是坚持刚柔并举的安全政策,战略视角内外兼顾,战略任务依据不同的历史条件和安全环境有所侧重;二是积极发展向上和向外拓展的能力,构建以攻防兼备为基本特征的空天安全力量体系;三是在国际体系中采取较为灵活的战略姿态,安全边界不局限于领空以下、国境线以内的国土,特殊情况下主动实施向上和向外拓展的安全行动;四是战略运用的关注重点不局限于进攻或防御,造势上也不刻意追求攻势或者守势,而应内外结合、攻防兼备,保持两者之间的协调与平衡。

突出空天安全建设重点。要把空天安全建设的总体目标定位在:全面推进国家安全转型,努力打造一支与国家的国际地位相称,能够有效履行国家空天安全使命,由空中安全、太空安全和信息网络安全构成的一体化国家空天安全体系,为实现和维护国家安全利益、支持国家和平发展提供有力的战略支撑。

重视发挥空军在空天建设中的主导支撑作用。空军具有快速反应、高速机动、远程作战和猛烈突击的能力,既可独立遂行战役、战略任务,又能协同其他军(兵)种作战,还能独立或协同其他军(兵)种进行各种非战争军事行动。空军在实现和维护国家战略利益、保障国家空天安全方面,地位不断提高,作用越来越大。(田安平 邓棋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