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轰炸利比亚:反对派的打法很“浪漫主义”

利比亚反对派的打法很“浪漫主义”,图为一群利比亚东部的反对派持枪民众,从东向西步行前往正在发生大规模激战的中部石油重镇、重要油港拉斯拉努夫。卡扎菲和反卡扎菲势力为了炼油设备密集的拉斯拉努夫,连续激战数天。(资料图)


人体盾牌VS精确打击:在利比亚亲历空袭


利比亚局势并未像当初所设想的那样:西方发动攻击后,政府军节节败退,反对派武装乘胜追击,很快就一统利比亚。


《国际先驱导报》特派记者李腾、辛俭强 记者梁嘉文发自的黎波里、北京 政府军与反政府军、西方军队与利比亚政府军,不对称战争在多条战线上展开着。


利比亚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胶着的东部前线,尤如一场皮卡车之间的战争。不论是政府军,还是反对派武装,除了少量的装甲车辆外,士兵和平民都是开着背后架着机枪的皮卡车或者家庭小轿车前进。


在艾季达比亚前线,有中国记者看到,反对派武装多以家庭或亲戚朋友为单位,开着私家车,拉着毛毯和弹药,兴奋地往前线跑,一旦遇到政府军的狙击,就盲目放枪,然后一窝蜂撒腿往回撤。这位中国记者形容反对派的打法很“浪漫主义”。


西方针对利比亚政府军的空袭,则是一出“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在法英美等国战机的轰炸下,利比亚政府军丢盔弃甲。3月23日,在艾季达比亚前线,一个利比亚装甲团遭到法国战机的空袭。赶往现场的中国记者描述:全团70余辆坦克、步兵战车、指挥车和雷达车,在20分钟内被法军全歼,其中有先进的俄制T-90和以色列的梅卡瓦坦克,无一能逃脱。


战争目前仍然在持续。利比亚政府军依然顽强,反对派始终一盘散沙。据报道,在东部艾季达比亚和班加西,政府军化整为零,潜入城内与反政府武装,展开了街巷战。一些坦克更是开入居民密集区,以躲避西方战机的打击。西方的打击目标,更是扩大到了首都的黎波里。


西方轰炸利比亚:反对派的打法很“浪漫主义”

利比亚反对派武装仍然缺乏重武器,能够操纵这些装备的人员更少。图为3月23日,利比亚反对派武装人员在艾季达比耶城外收集一辆废弃坦克中的弹药。


兵营前的数千人体盾牌


“胜利之林”是的黎波里市内为数不多的涉外饭店,也是利比亚对外新闻总局新闻中心所在地,世界各国的记者大多云集于此。饭店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与阿齐齐亚兵营相邻,这是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官邸,曾经在1986年遭到美国战机的轰炸。


19日下午2点,利比亚政府发言人穆萨·易卜拉欣突然出现在身后,神秘地靠近本报记者耳朵说,“今天给你们一次特别的采访,请即刻出发。”这是难得的采访机会,因为至进入利比亚并下榻这家饭店以来,利比亚官方严禁外国记者私自外出采访,甚至外国记者都不允许出饭店的大门,哪怕到对面的小卖部买瓶矿泉水,都会被饭店保安制止。他们给出的理由是:安全考虑。


等待将近2个小时后,利比亚新闻官才通知上车,三辆中巴载着70余名外国记者以及当地记者出发,在车上才打听到目的地是阿齐齐亚兵营。


记得5年前,本报记者曾进入兵营,并在帐篷里采访过卡扎菲,兵营的围墙有4米高、半米厚,全部由钢筋混泥土建成,占地达4公顷。兵营里如同迷宫,道路弯弯曲曲,还有不少路障,进入兵营核心至少要经过3道门,每道门前都有警卫和便衣把守。


但是,今天的阿齐齐亚兵营与昔日不同。尽管这里依然戒备森严,每隔一两米就有一名站岗士兵,路边还停放着诸多搭载有重型机枪的武装车辆。但是安检相对比较简单,并且兵营里早已挤满了民众,支持卡扎菲的民众高呼口号,争先恐后地往里挤。


显然,利比亚政府意图是,让外国记者感受民众支持卡扎菲的热情,以及对西方的愤怒。包括老人、妇女、儿童的数千民众,聚集在兵营的广场上,发誓要抵抗西方的侵略。他们告诉记者,他们要整晚呆着兵营,做人体盾牌,保卫他们的国家,保卫卡扎菲。


卡扎菲的女儿阿伊莎,戴着头巾,更像是位年轻的大学教授,她站在敞篷车上来到广场中央,鼓舞民众的士气,顿时蜂拥的民众情绪高涨到了顶点。广播不时播放着卡扎菲呼喊口号的声音,狂热的民众则跟着一起呼喊。


西方轰炸利比亚:反对派的打法很“浪漫主义”

利比亚反对派成分复杂,退伍军人和少量“基地”组织成员是少数具备一定战斗力的骨干。(资料图)


近万米厂房被彻底摧毁


就在当地时间3月19日晚,法国战机飞临利比亚东北部领空,率先发起攻击;两个多小时后,美英军队跟进,它们在地中海上的军舰和潜艇,发射了112枚“战斧”式巡航导弹,打击了利比亚西部沿海的20处防空目标。


这一天,正好是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8周年。19日开启的“奥德赛黎明”军事行动,由法国、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意大利联合参与,卡塔尔、比利时、荷兰、挪威和丹麦证实有意加入。


当地时间3月20日凌晨2点半,天空中听到导弹划过的声响,然后是高射炮爆炸的声音,本报记者看到一串串橘红色的防空炮弹,从海岸线方向射向天空。很快传来消息,利比亚国家电视台报道,法美英联军炸毁医院等多处民用设施,导致48人死亡,150人受伤。


在记者的再三要求下,22日下午,在西方联军发动打击的第三天,利比亚官方首次组织外国记者参观一处轰炸现场。被炸地点位于的黎波里北部艾卜·希塔区内,一处军港维修和培训厂房,与居民密集区仅一街之隔。驻守士兵告诉《国际先驱导报》,21日晚9时30分,地中海上的美国军舰发射了7枚导弹,整个厂房已经被彻底摧毁。


面积近万平方米的厂房,只残留一些钢筋支柱,铁制顶棚完全洞开,里面的4辆俄制反舰导弹车载系统、一套雷达控制台,以及几辆军用车辆,均被完全摧毁。厂房外,一辆载有喀秋莎火箭发射器的军车,及3辆军用卡车也被炸成了冒着白烟的空架子。


记者仔细观察,发现西方联军的打击十分精准,被炸目标3米开外的民居,甚至连玻璃都未被震碎。当记者采访一名士兵,试图了解更多的伤亡情况时,陪同的新闻官立马打断,对着记者说:“首先,请你告诉我,这些设施是用来保护平民的,美国人为什么要轰炸?请你告诉我!”


对于是否有平民伤亡,利比亚政府与西方各执一词。利比亚政府指责西方轰炸目标针对平民,但法美英军方给予了否认。记者提出要前往医院采访平民伤员,但并未得到利比亚官方的答复。


据记者观察,首都的黎波里每晚八九点钟,或者午夜时分,都会听到高射炮清脆的声音,因为目前的黎波里的气象条件良好,防空炮弹交织形成的火力网相当耀眼


西方轰炸利比亚:反对派的打法很“浪漫主义”

3月23日,在利比亚贝尼沃利德,卡扎菲的支持者们参加示威游行。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当地时间23日晚遭到西方战机袭击,导致平民伤亡。阿尔及利亚、加纳、意大利等国呼吁和平解决利比亚危机。新华社记者杨光摄


卡扎菲的儿子已丧生?


3月21晚约9点30分,美军参与轰炸行动的一架F-15坠毁,两名飞行员跳伞逃生,一名被反对派救起,一名被美国海军陆战队直升机接回。美国军方宣布,飞机因为机械故障坠毁。但利比亚官方则举行了庆祝,声称利比亚防空炮弹击落一架美军战机。


互相矛盾的消息不只这一条。几天前,在班加西坠落一架战机,反对派宣称击落了政府军的战机;而政府军则宣布击落战机是反对派一方的,并鼓舞士气说,48小时之内拿下班加西。消息传至的黎波里,民众欢欣鼓舞。


对于美军战机坠落的原因,外界观察家倾向于被击落,原因有两点:一是F-15E拥有两台性能良好的发动机,两台发动机同时故障的可能性很低;另外,利比亚政府军的单兵肩扛式防空导弹,对低空战机拥有巨大威胁力;1986年美军战机轰炸利比亚时,曾有一架战机被这种单兵武器击落。


更具吸引力的消息是,卡扎菲的儿子哈米斯已经在空袭中丧生。反对派的这一消息,立马遭到了利比亚政府的否认。据传,当前卡扎菲有3个儿子正在前线带领精锐部队作战。


从东线传来的消息,那里的政府军部队损失惨重。据目击者称,从艾季达比亚到班加西的高速公路上,一路都是被轰炸得面目前非的政府军坦克和装甲车残骸,当中也有一些没有军方标志貌似平民私家车的车辆。观察人士认为,如果卡扎菲的儿子指挥了这些装甲部队,那他当时逃生的可能性为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