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老总47年喝掉2吨酒 称茅台酒要造给老百姓

涨价、限价,让茅台和季克良站在风口浪尖

同时,假酒问题也因为近来坊间传言的“十瓶茅台一半假”而让人惊心。因此,前来参加全国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贵州茅台集团董事长季克良自然成为了媒体和其他参会代表、委员们的焦点。

与此同时,年轻的80后、90后们似乎并不像上几代人那样喜欢白酒,而是越来越青睐于更加“时尚”的洋酒、葡萄酒。随着种类繁多、营销手段高超的外国酒类品牌不断地在中国市场上发力,在中国白酒行业已经“独孤求败”多年的茅台,也正在面临着新的挑战。

3月10日,本刊记者专访季克良,听这位今年已经72岁高龄、在茅台工作了超过47个年头的“国酒掌门人”,解答关于茅台的种种疑问与好奇。

“假茅台”不超过5%

对于季克良来说,无论是见到各级领导、其他代表委员还是媒体记者,“涨价”和“假酒”都是绕不开的两个话题,这也使得他成为了今年两会最受关注的代表委员之一。在百度“两会代表热搜榜”上,季克良以279951次的热度排名第五,也是排名最高的企业家。

“茅台此次提价的幅度是20%,确实不小,但是涨价主要调整的还是经销商的利益。”季克良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因为我们在涨价的同时,实行严格的限价措施,以保证消费者能够以959元的价格买到最为畅销的53度茅台酒。”

季克良表示,涨价的决定从长远看,对于国家、投资者、企业、消费者和经销商五方面都是有好处的。“涨价使企业利润增加,当然也会增加国家税收和投资者收益。由于有限价措施,不允许经销商加价,消费者购买的价格实际上是比提价以前还要低的,并没有增加消费者的负担。”

过去经销商的毛利率太高,是茅台此次推出“限价令”的主要原因。“虽然,经销商的利益受到了一些调整,但是从长远来看,更多消费者愿意购买,销量上去了,利润自然更有保障。”季克良说。

目前,茅台一级销售渠道主要有茅台专卖店、经销商及特约经销商,但是对于一些二级销售商,限价令无法约束,所以季克良建议消费者尽量到一级销售渠道购买,既可以保真,又不用遭遇加价。

至于假酒,季克良表示:“假酒确实有,但绝对不像市场上讲的有这么多。”

“过去五年,国家查处的假茅台酒共计350吨左右,而我们同期的销售量是4.5万吨以上,也就是查获的假酒占总销量的不到1%。考虑到没有查到的假酒以及其他各种因素,我认为在市场上流通的假酒绝不会超过5%。”他说。

除了到正规渠道购买,季克良还建议消费者一定要主张自己的权利,一旦发现买了假茅台酒,一定举报。另外就是喝了真茅台酒以后,最好把茅台酒的包装酒瓶、商标等包材毁掉,不给制假者可乘之机。

茅台增产“急不得”

但是,无论是二级或三级销售商加价销售,还是假酒频现,其根本原因还是由于供给缺口。

季克良表示,茅台要扩大产能并非像一般人想象的那么简单,这是由茅台独特的地理位置、特殊的加工工艺、市场变化状况等一系列因素决定的。“茅台需要按照科学的速度发展。”他说。

据季克良介绍,茅台镇,地势偏远、交通不便,但也正是这一方水土才能出产佳酿。茅台酒厂曾经尝试过异地建厂,连盖厂房的砖都是标好编号,然后原样重建,酒曲、酒罐、工人甚至窖泥都从茅台运去,但是茅台上空的微生物群是无法复制带去的,因此异地无法生产出地道的“茅台”。

更大的难度来自于茅台独特的加工工艺,有很多环节是“急不得”的。茅台酒的生产要与赤水河水情变化相符合进行“季节性生产”,需要严格按照一年一个生产周期,端午踩曲、重阳下沙投料。历经八次摊晾、加曲堆积发酵和入池发酵,再经过九次蒸煮、七次取酒的复杂漫长过程。

茅台酒的生产周期很长,至少需要五年,即同一批原料要生产一年,烤的新酒还要放三年才能进行勾兑,勾兑后还要保存一年,以保证不同年份出产的酒有相对统一的口味。

一般的白酒两斤粮食就能出产一斤酒,个把月最长一两年就可以完成整个生产过程。而一斤茅台酒则需要五斤粮食来生产,而且生产周期要长达五年,生产工艺复杂,储存时间长,所以增产量也会比较缓慢。

在国际上,中国的“国酒”茅台与苏格兰威士忌、法国科涅克白兰地一起被称为世界三大顶级蒸馏名酒。但是,苏格兰威士忌有尊尼获加(Johnnie Walker),法国白兰地有马爹利(Martell)、轩尼诗(Hennessy)等世界级品牌,相比之下国酒在品牌上的国际影响力方面就要逊色很多。从某种意义上讲,产量是茅台国际化最大的瓶颈,因为产量连国内需求都无法满足,国际化的步伐自然受到影响。

面对长期供不应求的市场现状,季克良表示茅台已经在尽最大能力调整产量规划。“我们原来的计划是‘十二五’期间实现产能3万吨,‘十三五’达到4万吨。现在,我们进行了调整,计划‘十二五’期间要达到4万吨,‘十三五’要达到5万吨,把整个计划整整提前了五年。”他说。而目前,茅台的年产能在2.5万吨左右。

茅台给谁喝?

对于中国人来说,茅台已经不仅仅是一种酒。因为过去茅台的产量小、计划供应,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几乎遥不可及,很难买到或者难以承受其价格。在特定的历史时期,茅台常常都是作为国宴用酒、外交国礼用酒……

“那都是20年前的老调子了。”季克良说,“现在茅台早已走入寻常百姓家了。我就看到过这样的报道,一个农民工过年回家,为自己60岁的老父亲买了一瓶茅台酒,想让老人家尝一尝真正的茅台。还有在很多城市里面,婚宴、谢师宴、满月酒用茅台来招待宾朋,都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我从来没有把茅台定义为奢侈品,因为我们1000元左右的价格,远远比不上动辄几千上万甚至十几万的红酒和洋酒,就现在中国百姓的消费水平而言,只要不是天天喝,是消费得起茅台酒的。”季克良说,“我一直的主张都是要让老百姓喝得起茅台酒,不要把茅台酒价格提得很高,这么好的酒就要让老百姓都能享受才对。”

随着时代的变化,还有消费者口味的多元化,特别是年轻的消费者追求时尚。“如何让年轻一代人继续喜欢中国的白酒,这个担心是存在的。”季克良说,“啤酒说自己是液体面包、红酒说自己是液体蛋糕、威士忌说自己是生命之水,能够喝出健康。我们的茅台同样是能喝出健康的,它是有机食品,适量饮用有益健康。”

“这并不是我信口之言,而是经过科学验证和实践证明的。而且我们的历史、品质、品牌绝不比洋酒逊色,甚至还要胜过它们,比如茅台酒蕴涵的微量成分多达1000多种,这是白兰地、威士忌、伏特加等外国名牌蒸馏白酒都无法相比的。”他说,“我们要做的就是向更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介绍我们自己的好酒,把中国绵延千年的白酒文化传承下去。”

虽然应国资委的要求,季克良几延任期,但是从去年开始,季克良考虑起“退休”的问题。那么,他还有哪些未竟的心愿希望茅台的年轻人帮他完成。“原来我们讲的是要‘做好、做强、做大国酒茅台’,我后来提了个建议,要再加上‘做久’国酒茅台,这两个字就是我对后来者最大的希望。”他说。

47年喝掉两吨茅台的“老爷子”

孙冰

茅台领导和员工大多称呼季克良为“老爷子”,而不是称呼董事长之类职务,这其中包含了大家对这位一头银发、满身书卷气的老“茅台人”的崇敬。今年已经是季克良在茅台的第48个年头,据传说,在这期间,由于工作需要,老爷子喝过的茅台酒加起来估计有两吨。

1939年4月,季克良出生在江苏南通。1960年,季克良考入了当时的无锡轻工业学院,学习食品发酵专业。无锡轻工业学院的前身是南京工学院食品工业系,这个院系是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时,由原中央大学、复旦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江南大学的相关科系共同组建的,1958年该系整建制迁到无锡。

就在1963年,茅台酒的质量出现了波动,这引起了周恩来总理和原国家轻工业部的极大关注,周总理指示要求选拔、培养相关专业的毕业生到茅台酒厂,以便跟踪研究茅台酒的生产工艺,总结其特点和规律,保证品质。

1964年,刚刚毕业的季克良被轻工业部选拔、分配到远在贵州的茅台酒厂工作。经过近一个星期的颠簸,季克良第一次踏进了茅台酒厂的大门,这一干就是47年,小季成为老季,又成为了今天的季老爷子。

季克良来到茅台酒厂的时候,正值酒厂的低谷时期,当年产量只有220吨,亏损则高达84万元,人员只有300多人。1981年,季克良被任命为副厂长,1983年,他成为茅台酒厂的厂长。

1985年,认为自己并不适合做行政工作的季克良主动辞去厂长职务,成为茅台酒厂历史上第一位总工程师。

1998年,金融危机剧烈冲击加上山西朔州毒酒案爆发,使得整个中国酒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挑战,连一向是“皇帝女儿不愁嫁”的茅台也出现了滞销。当年5月,季克良临危受命,被任命为公司党委书记,集党委书记、董事长、总工程师于一身。

2001年8月27日,贵州茅台(600519.SH)挂牌上交所,并在之后成为中国A股市场为数不多的“百元股”之一。这一年,茅台酒厂实现了产量6000吨。

2003年,茅台产量首次突破了一万吨,这也是当年毛主席和周总理对茅台的期望。在产量突破万吨举行的庆祝活动上,季克良感慨万千,“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他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