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大明夜 权力大洗牌 39惊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天启元年三月。

一名骑士高举辽东急报闯入北京城。

沈阳失守,巡抚袁应泰自杀殉国,辽东大部落于建奴之手。

影月轩。

暴怒的朱由栩正在冲着自己的两个哥哥大喊大叫。

“撤掉熊廷弼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和我说一声?”朱由栩满眼血丝。

“当时你正在忙各地藩王的事,再加上紫蝶的事,我们以为这是件小事,就没打扰你。”朱由校有些后悔的说。

“就是啊,我们看袁应泰能力不错,再加上我们以为只要他死死的防守就行了,没想到他如此不堪一击。”朱由检在一旁帮腔。

朱由栩有些无力的坐在地上:“你们怎么知道袁应泰能力不错?”

朱由校拿出一些奏章:“这是底下朝臣们写的,他们大力的称赞袁应泰的能力,而且我们看了一下他一直在山东等地帮熊廷弼处理后方事物,熊廷弼对他也是褒奖有加,所以我们才。。”

朱由栩一把抢过那些奏章扔在地上拿脚踩来踩去:“袁应泰是有能力,我也承认他能力还还不错,但是他有一个很重要的缺点你们不知道吗?”

朱由校和朱由检对视一眼茫然地摇摇头。

看着朱由校他俩一脸茫然朱由栩嘴里一阵发苦,突然又有了自己扔下他俩造条船跑路的想法,可是眼前又出现了朱常洛那期盼的眼神,紫蝶幸福的微笑,徽媞看着自己怨恨的眼神他又叹了口气。

朱由栩平定了自己的情绪:“袁应泰不会打仗而且此人心太软,这就是领兵之人最大的忌讳。”

朱由校有些无奈的摊开手:“那现在怎么办?”

朱由栩反问:“你说那?”

朱由校有些难为情:“我的意思是重新启用熊廷弼,但是现在辽东局势一片糜烂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去。”

朱由栩长叹了一口气:“下旨吧,他会去的。”

朱由校吩咐王安赶紧写圣旨用八百里加急送去给熊廷弼。

忙完之后朱由栩看着弹劾熊廷弼的奏章一阵恼火:“党争,又是党争,这个该死的杨渊压根就是要报复熊廷弼不救他侄子杨镐,他们都该死。”

朱由校看着恼火的朱由栩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对不起,由栩,之前你告诉我们辽东只有熊廷弼才守得住我们不相信,这次。。。。”

朱由栩挥挥手打断了朱由校的话:“算了,天意如此,你也不用太在意,现在要想的是如何稳定局势,唉,我现在一心用在排除党争上,朝堂之外我也疏忽了,等我忙完这一段时间我就会去辽东坐镇,必须抢在再次大败之前重整我军在关外的局势,我们经不起再一次的失败了。”

朱由检立刻反对:“不行,辽东太危险了,你不能去。”

看着自己两个哥哥坚决的反对朱由栩被辽东局势恶化所带来的坏心情稍微好转了一些:“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暂时不会去,等我把事情完成了之后我再去,那时候熊廷弼应该把一切事情打理好了,我去是不会有危险的。”

朱由校阻止了想要再次反对的朱由检:“你现在的党争排除计划已经实行了一大部分了,你看什么时候可以完成?”

朱由栩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大概六月就行了,到时候我会亲自去辽东。”

朱由校看朱由栩已经打定主意也不再相劝:“那你一定要小心,到时候带上影龙卫。”

朱由栩也不再去想以后的事情:“不用那么严重,再说还有时间呢,大哥,你与其关心我还不如关心一下你的婚事,这才是迫在眉睫呢。”

出了影月轩朱由检看着屋子里有些出神。朱由校推了他一下:“怎么了,发什么呆?”

朱由检低声说:“大哥,你不觉得由栩有很多事情瞒着我们吗?比如袁应泰由栩应该不认识他但他怎么对袁应泰知道的那么详细,甚至连他的性格弱点都知道。”

朱由校静静地听完朱由检的怀疑:“那你以为会是什么?”

朱由检也是很迷茫:“我不知道,但是我总觉得由栩把很多的事藏在心里不愿意说出来,而这些事压的由栩快喘不过气来了,加上父皇临终时他和由栩到底说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如果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什么我们或许就有办法分担由栩的负担,让他轻松一些。”

朱由校一边往外走着一边说:“我曾经问过王安,王安说父皇当时严令任何人不准靠近,他也不太清楚父皇和由栩到底说过什么,只是最后听父皇大声喊什么你为什么看着他们死,然后就说我会给你你要的力量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实现你的承诺,之后的事你也知道了。”

朱由检这是第一次听见这段话有些好奇:“父皇说由栩看着他们死的他们指的是谁?”

朱由校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朱由检:“不知道,不过看现在由栩的情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指的应该是你和我。”

朱由检联想了最近朱由栩的变化:“你是说现在由栩是为了保护我们才会这样吗?”

朱由校点点头:“你最好继续装不知道的,由栩希望我们不知道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既然我们无法明着帮他那就满足他的愿望在他面前继续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过下去,只要我们一直站在他背后默默的支持他总有一天他会放下那副沉重的负担把一切告诉我们的。”

朱由检回头看了一下影月轩点点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