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学”女硕士求职屡碰壁 希望当性教育老师(组图)


“性学”女硕士求职屡碰壁 希望当性教育老师(组图)


“性学”女硕士求职屡碰壁 希望当性教育老师(组图)


本报讯 (记者 屈建成 通讯员 王小占) “当初我选这个专业,是希望以后当一名性教育老师。然而,要么是学校委婉拒绝,要么就是当地压根儿就没有性教育老师编制。”昨日,谈起这几个月来的求职经历,华师人类性学女研究生彭露露颇有些无奈。


彭露露是华中师大生科院“人类性学”专业方向研三学生。对于彭露露,导师华师大生科院彭晓辉副教授在其结业点评中这样写道:该生已经具备了在高校独立开设“性学”课程的能力。然而,现在高校引进人才必须得博士,原本想继承导师衣钵的她,不得不放弃。何况,大部分高校根本就没有性学课程。


去年底,她将求职首站选在南京,因为那里离家近。“我的专业是人类性学。”当她报出自己的专业时,不仅用人单位,甚至是周围求职者,嘴都惊愕成“O”型。因为其专业的“罕见”,彭露露被当地媒体发现,一时名声大噪,甚至惊动了南京市有关部门。热心的媒体帮她联系了许多中小学,然而,对方均表示,不需要这样的专职老师。


无奈之下,她折回老家安徽。在此之前,彭露露曾与当地一所中学校长接触过。由于当前中小学在性教育几乎是一片空白,对方高度认可她学的专业。然而,当她把简历递到他面前时,被婉拒。


彭露露做了许多份简历,但她现在根本不想投。“投了也是白投了,因为教师招聘根本就没有性教育教师岗位。”


同学们在彭晓辉老师家上课。记者 何晓刚 摄


性学教育从利比亚局势开始——


探访华师大“人类性学”教研


在谈性羞羞答答、遮遮掩掩的时代,人类性学专业自诞生起,就注定了它的举步维艰:它常常让听者“色”变;10年只招了5名研究生,还只能挂靠在其他专业之下招生。如今,这个全国高校独一无二的专业,在华师又将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况。


“人类性学”之发轫


性学选修课大受欢迎


在开设“人类性学”硕士点之前,彭晓辉在华中师大已开了8年的《性科学概论》选修课,颇受大学生欢迎。


“不上《性科学概论》课,就等于没有在华师念过书。”这句在华师很流行的一句话,可以看出这门课受大学生的欢迎程度。


而在19年前,《性科学概论》刚开时,许多学生都还面临着观念的压力。“第一次上课时,选课的学生约有四五十人,之后还私下的和学生做过一次思想工作呢。”回想起当年,彭晓辉很感慨。


从当初的不到一个班,如今发展到了现在的4个班,现在每次上课时,还有许多学生站着旁听。从开始到现在,前前后后共有18000多人选修这门课。


彭晓辉也是半路出家的。当年从医科大学毕业后,他在华师主要从事人体组织解剖学的教学工作。80年代末,他想出国深造,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如愿,便开始自我研修性学方面的专著。


90年代初,国家六部委联合下发在大学健康教育中穿插性教育的文件,彭晓辉研究的领域有了用武之地和契机,他从纯粹的性学研究转向针对大学生的性教育。


1992年,在院里领导支持下,彭晓辉正式把“性”搬上大学课堂,一门全新的课程出现在象牙塔。


而这成了“人类性学”硕士点之发轫。8年之后,这门在全国独一无二的硕士专业正式面向社会招生。


“人类性学”之现状


10年招了5名研究生


2000年,彭晓辉正式拥有 “人类性学”研究方向的硕导资格,但由于没有对应的学位点,只能将其挂靠于院里的“动物学”学位点。虽然私下有些老师调侃,彭晓辉总是笑呵呵地反问“人是不是动物?”


两年后,彭晓辉正式招到第一名研究生。开门弟子叫曾春娥,曾就读该校生科院生物学专业。毕业后,曾春娥先是在卫生部艾滋病防治基金会工作,随后担任英国的一个艾滋病防治基金会驻郑州的项目官员,最近又调往南京充实那里的管理队伍。


第二年,“人类性学”迎来第二名研究生,周园。然而,毕业时周园急于出国未写毕业论文,没有拿到学位。


“调剂过来的一概不收!”彭晓辉谈到招收弟子的原则时说。他说,这是对自己的研究领域负责,同时也是学生负责。他认为,学这个专业必须是自愿且是兴趣所致。


此后几年,从2004年一直到2007年,“人类性学”一直没有招到研究生。彭晓辉解释,一方面是报考的学生的确不多,另一方面,有些学生过了初试,但在复试阶段被刷下来。


诚然,“人类性学”这个特殊的专业,确实让不少学生“望而生畏”。但随着性教育在社会中渐渐得到认可和加强,了解它的学生也渐渐多了起来。


经过几年的沉寂之后,“人类性学”专业终于迎来了它的春天。2008年,“人类性学”专业终于招来第三名研究生,她就是即将毕业的彭露露。


去年,华师又有两名女生考上了“人类性学”研究生。今年,彭晓辉欣喜地发现,在报考的学生中有3人过了初试线。今年,他总共有3个研究生名额。其中华师生科院的一名女生,已被保送读他的硕士生。不过,他所有的研究生,本科都就读于华中师大。


然而,第三名研究生彭露露遇到了就业难题:想当性教育教师无学校接收。


“人类性学”之课堂


讨论式上课很轻松


每次告诉别人自己是性学专业时,对方总会是一副惊愕的表情。于是,彭露露都会大声告诉对方,“是性学专业,不是性交学专业”,然后大笑。戏称自己“脸皮很厚”的彭露露说,总有人误读这个专业。


那么,“人类性学”主要研究些啥,上课究竟上哪些内容?


3月17日,记者走进“人类性学”课堂——彭晓辉的家。“办公室还没有我家里资料多,所以我们就经常在家里上课。”彭晓辉笑着解释。


3名研究生,1名已保送上的准研究生,还有2名旁听的本科生。当天,一共有6名学生听课。


当天的课堂,主要是讨论“人为什么有性需求”。彭晓辉从我国古代的“食色,性也”说起。他说,食,是生活;色,则是指性。他认为,人类最基本的两种需求就是“食”和“色”。“人类为什么经常有战争?利比亚局势为什么会有西方国家插手?”彭晓辉向学生提问。在经过短暂的讨论之后,彭晓辉给出答案,就是为了“食”,为了更好地抢夺自然资源,为了更好地生活。


在“性”一方面,彭晓辉认为,人和动物有共同的特征,通过竞争获得异性,不同的是,动物是通过赤裸裸地凶残攻击,打败对手,而人类却要文明得多。“诚然,即使到了19世纪,通过杀戮获得异性的现象也屡见不鲜,比如普希金。为了一个女人,他和对手丹特斯进行决斗,后重伤而亡,年仅38岁。”


记者发现,在课堂上,师生之间不是简单地讨论男女之事,而是涉及很多方面,其中不时穿插的故事及历史事件让课堂变得生动有趣。为了补充课程设置上的缺陷,彭晓辉经常带学生参加学术会议和社会实践。去年10月,彭晓辉和彭露露就在广州进行了为时4天的性科学调查。


“人类性学”之前景


6年之后何去何从


再过6年,今年54岁的彭晓辉将退休。退休之后,谁来接他的班?《性科学概论》选修课、人类性学硕士点又将何去何从?谈到自己的接班人,彭晓辉笑称:生活上的女儿已养大(彭的女儿已工作),学术上的女儿难养大(指后继可能无人)!


彭晓辉的性学研究之路颇为周折。彭晓辉告诉记者,自己曾向学校申请成立“性科学教育与研究中心”,因被要求隐去“性”字而只好作罢;也曾申请在该校成立“性学系”,提出“性心理学”和“性教育学”专业设置,期望摆脱挂靠其他专业的现状,最终也不了了之。2002年,彭晓辉和美籍华人阮芳赋曾走访武汉大学、南昌大学等8所高校,意欲与部分高校协商开设性学专业,均无果而终。


而现在,在“大本营”华中师大,性科学教育面临着后继无人的窘况。其实,6月份即将毕业的彭露露很希望留校,接手导师的工作。然而,现在高校门槛陡高,起码需要博士文凭。


目前彭晓辉正挖空心思,打算采取迂回战略保住自己的学术阵地和性教育的“三尺讲台”。他正物色人选,希望能找个年轻老师作为助理,带着他上路。


由于国内没有“性学”博士点,他告诉记者,“到时候和企业界的朋友协商,拉拉赞助,看是否能够筹集到足够的学费,将一些愿意继承性学研究和大学性教育事业的学生,送出国留学攻读性学博士学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佩服她!有勇气,敢做自己喜欢的事,这种人无论学什么将来都会是成功的,因为他们不仅有研究生所应该具备的高智商,也有超出他人的毅力和勇气,可喜可贺。


有几个说风凉话的人敢学自己喜欢的专业?中国就是因为这种懦弱的垃圾太多,说风凉话的人太多,而做实事的人太少才会落后。如果连做自己喜欢做的勇气都没有,那还活着干嘛?有理想就应该为之奋斗,这些人注定是未来社会的强者,而站在一旁说风凉话的垃圾就是等待剥削的羔羊,是永远的弱者。


我深有体会。爸妈要我学医,我就坚决不学,在巨大的家庭压力和社会压力之下我坚决学工程。为之我付出了比其他学生大的多的代价,花费的时间也比别人多,毕业后赚的钱会比医生少,但我不后悔。她是我的榜样,她就应该是全体大学生的榜样。

 以下是引用冰点之夏 在第9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化学天才3333 在第9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冰点之夏 在第93楼的发言:
......


嗯。无论经济收益如何,追求自己的梦想,学自己想学的专业,都是一种宝贵的人生经历。如果连自己的梦想都不敢实现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冷门专业不是差的专业,而是还未发挥潜力的专业!

只可惜绝大多数的家庭都没有这个经济条件去供养子女读冷门专业

所以纵观人类历史,绝大多数的思想家、科学家都是出生在名门望族,普通老百姓往往只能学一个热门专业获得谋生的一技之长

唉,可悲啊。


现在热门的专业都不好找工作,还不如读自己感兴趣的。就算读了最牛逼的热门专业又如何呢,很多人上大学学了个“热门专业”结果打了4年DOTA,毕业后他们绝对不会比那些冷门专业的优秀学生混的好。最终结果在与人,而不在于所读的专业,感兴趣学得好就行了。没本事的人就算被雇佣了也会很快被解雇。

我也是凭借着自己的兴趣来选择专业的

但由于我家庭贫困,不得不考虑以后的就业问题,所以只能二者之中兼顾,最终还是放弃了最喜欢的天文专业而选择了次要喜欢的化学专业。

人是社会人,人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的人。马克思讲过,人无法选择自己的阶级地位,人只能在社会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在阶级社会里,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是做不到的,人无法摆脱社会关系的制约。


 以下是引用化学天才3333 在第9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冰点之夏 在第93楼的发言:
......


嗯。无论经济收益如何,追求自己的梦想,学自己想学的专业,都是一种宝贵的人生经历。如果连自己的梦想都不敢实现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冷门专业不是差的专业,而是还未发挥潜力的专业!

只可惜绝大多数的家庭都没有这个经济条件去供养子女读冷门专业

所以纵观人类历史,绝大多数的思想家、科学家都是出生在名门望族,普通老百姓往往只能学一个热门专业获得谋生的一技之长

唉,可悲啊。


现在热门的专业都不好找工作,还不如读自己感兴趣的。就算读了最牛逼的热门专业又如何呢,很多人上大学学了个“热门专业”结果打了4年DOTA,毕业后他们绝对不会比那些冷门专业的优秀学生混的好。最终结果在与人,而不在于所读的专业,感兴趣学得好就行了。没本事的人就算被雇佣了也会很快被解雇。

我们在大一时一入学就进行性教育,嘿嘿

另外,其实很多所谓的冷门专业往往是最高深的学问,也是最容易出思想家的专业,比如说哲学、数学、历史、文学、逻辑学等等。

只可惜对于绝大多数的家庭的子女(包括我自己)来说,不得不考虑饭碗的问题,所以不得不选择了所谓的热门专业,结果很多人才就这样被埋没了。比如说,我本来更喜欢历史和天文学,但迫于家境的贫困而不得不选择了化学。

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人类目前还不能得到自由和全面的发展。



 以下是引用玫瑰蜘蛛 在第90楼的发言:
我觉得冷门没有什么不好的
 以下是引用冰点之夏 在第62楼的发言:
佩服她!有勇气,敢做自己喜欢的事,这种人无论学什么将来都会是成功的,因为他们不仅有研究生所应该具备的高智商,也有超出他人的毅力和勇气,可喜可贺。


有几个说风凉话的人敢学自己喜欢的专业?中国就是因为这种懦弱的垃圾太多,说风凉话的人太多,而做实事的人太少才会落后。如果连做自己喜欢做的勇气都没有,那还活着干嘛?有理想就应该为之奋斗,这些人注定是未来社会的强者,而站在一旁说风凉话的垃圾就是等待剥削的羔羊,是永远的弱者。


我深有体会。爸妈要我学医,我就坚决不学,在巨大的家庭压力和社会压力之下我......


嗯。无论经济收益如何,追求自己的梦想,学自己想学的专业,都是一种宝贵的人生经历。如果连自己的梦想都不敢实现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冷门专业不是差的专业,而是还未发挥潜力的专业!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