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 生死攸关 正文 第一章00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9.html


美国东部标准时间 5月19日 9:15

华盛顿 白宫 东翼二楼会议室


会议室里树起了一面巨大的液晶显示屏,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正在举行会议。总统阴沉着面孔,和委员们一起听取助手们的汇报,随着汇报的进行,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目前,只有宇航局、海军、空军的电脑系统能勉强运作,”——总统私人助理亚当.克劳语言简洁:

“宇航局的卫星控制系统、北美防空指挥系统成功地阻止了黑客们的进攻。但即使这样,我们也解除了北达科他州方面大福克斯核基地的核导弹战备值班,防止误射。克劳斯的小组工作量很大,他们需要与上百个国家的情报、治安和电信部门合作。——有些国家还没有签署反恐条约,国务卿正在外交渠道上全力协助他,这都需要时间。”

丹尼斯副总统问:“对付阿富汗目标的82空降师已经出发,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先用海军航空兵对那一地区轰炸,尽快阻止黑客土们的进攻,——我们不是有个航母作战群在北阿拉伯海吗?驻阿富汗的英格拉姆陆空联合基地不是也可以执行轰炸?”

“是的,是华盛顿号。”不知谁回答一句:“英格拉姆有我们的F-16机群一个联队。”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格那.墨菲将军把目光从屏幕上收回,向丹尼斯副总统解释:

“作战方案是我与莱斯.沃斯将军制订的,已经报总统批准。我们的设想是:对这一目标进行轰炸,虽然能很快阻止它的攻击,但我们可以肯定,它不是本.拉登唯一的进攻基地。这种轰炸也会造成那个基地有人——尤其是那些黑客漏网。他们很快可以再建一个基地,卷土重来。那时,抓获他们就更加困难。”

“为了不给他们这种机会,”——国防部长莱斯.沃斯将军补充说:“动用82空降师以空降突袭的方式攻击,同时,展开拉网式搜索,决不让一人漏网!”

“联邦调查将对俘虏审讯。”——联邦调查局长海尔曼说:“我们也许会从他们身上,找到其它人——甚至本.拉登的藏身之地。”

会议室里没有人再讲话,人们的目光回到了屏幕,那上面显示的是一幅巨大的美国地图,凡是受到电子攻击的地方都被标成了红点。这红点还在增加着,整个屏幕如同泼上一桶红色颜料一样,惨不忍睹。

“我有一种直觉”丹尼斯说:“直觉在我身上往往很准!”

人们的目光集中到副总统脸上。

“我感觉,”他一字一顿的说:“真正的攻击还没有开始!”

人们顿时面面相觑……



美国东部标准时间 5月19日11:20

美国科罗拉多州

多斯普林斯 夏延山

美国国家防务指挥中心。

按照战时的《指挥首脑人物延续计划》(Command mainsqueeze continue plan)规定,在战时状态下,美国总统和副总统非特别情况需要,应该分别在两个相距较远的地点办公,防止遭遇袭击后造成两人同时失去指挥国家的能力。所以,会议结束以后,丹尼斯副总统乘坐特别海军陆战队空中勤务中队的“黑鹰”直升机从白宫的草坪上起飞,前往夏延山。总统则在全国广播公司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配合下,对全国进行电视讲话。

20分钟后,丹尼斯的飞机在华盛顿安德鲁斯空军基地着陆,换乘 “空军二号”飞机前往夏延山。

夏延山是地质学上的一个特例,整个山体都是花冈岩构成,坚固异常。是美国国家防务指挥中心的2号地点。这个地区植被茂密,没有居民,常年由美国陆军的一个步兵团负责警卫。戒备森严的基地由水泥墙,电网,地雷区和自动机枪暗堡组成多重屏障,与外部严格隔离。同时,也是所有航空地图上标明的空中禁区,飞越这一地区的飞机将被“不加区别”地击落。在山后的地方开阔的山谷里,一个空军的防空团用其十几套“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和“火神”自行式高射炮执行防空。通常情况下,由值班人员监控,电脑自动对空中目标进行威胁判断和控制射击。附近的空军基地还有两个F-16战机中队配合防空警戒任务。

他们在远离这一禁区范围的专用机场着陆,换乘具有防原子、防化学和生物武器攻击性能的林肯牌大型防弹轿车前往基地。

夏延山是一个全部内花冈岩构成的山体,在苏美冷战期间,核大战随时可能爆发,美军秘密地在山体下修建了可应用于核弹大战条件下的地下基地,作为华盛顿国防部五角大楼地下——国家防务指挥中心1号中心的备份。它的多层复合式防爆门能抵御核弹头的直接命中,地下的建筑全部用钢板焊成,装在由巨大的弹簧组支撑的缓冲地基之上。在核大战的条件下。内部的能源和物资可在与外界完全隔绝的状态下保障内部人员三年的供应,其指挥中心先进的保密通信链路直接与国会、白宫、国防部和各军、兵种司令部、海外军事基地相连。一旦发生核战争,总统及随行人员可以乘飞机来到这里指挥战争。这是继五角大楼指挥中心、白宫“总统通讯指挥中心”以外的一个重要的战时指挥所。

地下指挥大厅的巨型屏幕上,显示着美国全境地图,丹尼斯副总统尽可能详尽地听取了国防部负责人的汇报。

“那么,说目前只有新闻部门、广播电台、电视台、报社互联网站的电脑系统还在正常运行?”

“是的,”汇报的军官说:“事实上,许多消息我们是先从新闻媒介得知,然后才证实的。”

“打开电视机。”副总统一边下令,一边在沙发上坐下。

电视新闻里,白宫正在招开记者招待会,通报一天以来美国遭受信息恐怖袭击的情况,有多家电视台正在进行实况转播。丹尼斯注意到,虽然白宫发言人十分窘迫,但记者们一改往日提问时穷追猛打、挖苦挑衅的态度,对发言人持同情口气。这让他很欣慰,感觉是个好兆头。一位女中士给他端来了咖啡,同时把一份情报摘要放到桌子上。

一位军官轻轻地走过来。低声报告道:

“白宫电话,副总统先生。”

丹尼斯微笑着点头致谢,顺手拿起话筒。

“副总统先生吗?”丹尼斯听出来,是总统私人助理克劳的声音。

“是的,克劳先生。”

“十分抱歉打扰了你。总统委托我向您通报:刚才,总统刚刚签署了一份特别命令,释放因涉嫌强奸并谋杀一个黑人小女孩的理查德.克劳斯先生。他今天上午被华盛顿警方逮捕,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首席检察官杰克.欣得里签署的逮捕令。”

“会有这种事?”丹尼斯十分吃惊:“有证据吗?”

“一份电子邮件向检察官提供了相关线索和证据,但还没有核实。”他说:

“去年12月13日,华盛顿市区一个九岁的黑人小女孩在一幢空房子里被强奸后杀害,目前检察官表示,他手中的一切证据都对克劳斯不利。总统是以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名议下达的释放令,我们希望他的律师能有时间找到他无罪的证据。”

“这件事交给白宫的法律部门。克劳斯现在对我们至关重要。”

“是的,总统也这样认为。释放以后的克劳斯先生似乎精神状态很糟,警察把他和一名黑人鸡奸犯关在一起,可能受到了性侵犯。他在提出一项指控以后,已经回到了五角大楼的信息战中心。——有消息说黑客们的第一次攻击似乎已经结束,西部已恢复了供电,电话电信系统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丹尼斯副总统十分高兴:“这么说——我们顶住了第一次打击?”

“是的,”克劳斯说话一贯简洁明了:“另外,总统正在召见美国驻北约大使、安排了与英国首相和法国总统的通话。——我们找到了本.拉登发来的宣战书。他是向我们和北约19个工业国宣战,我们已经把这个信息转告了盟国。他们也收到了同样类似的邮件,但到目前为止,欧洲还风平浪静,盟国军队和政府正严阵以待。我们打算明天在布鲁塞尔讨论协作问题。”

丹尼斯想到美国与欧盟微妙关系,不由得叹了口气:“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再见。”

他端起咖啡呷了一口,觉得太烫,就放下杯子,全国广播公司的电视实况转播仍在继续,中间插播了各地遭受损失的镜头。虽然他在报告上已得知了其中大部分的消息,但血淋淋的画面仍让他大受刺激,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为什么他们没有攻击新闻媒体?”——这血淋淋的画面会让美国人发疯的。

他想,——这正是本.拉登的高明之处,通过媒体的大肆报道和炒作,将恐怖效果扩散。他不见得赞许发言人的低姿态,这样更容易赢得公众的同情和支持。

他换了个频道,这里是一个谈话节目,CNN著名的节目制作人阿兰.施佩尔正在播放由红外微光摄像机拍摄的一段录像:一架B-2A隐形轰炸机正从国会山上空掠过,灯火辉煌的国会大厦窗子里的人影清晰可见。施佩尔说:“虽然并不象那封电子邮件上讲的是什么惊人的事件,但确实有些特别,我们知道——任何国家的首都上空,都是禁止飞行的。那么,这架B-2隐形轰炸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刻?”

丹尼斯一下就明白了,这镜头是什么时候拍摄的。那时刻,自己正和参众两院几百名议员们在这里举行会议。

“联系到日前发生的军方误击民航机的事件,”施佩尔说:“我们完全有理由推测,这架轰炸机得到了攻击国会大厦的命令,但由于飞行员或其它原因,没有执行命令。这就是邮件上的‘惊人的事件’!”

屏幕上展示另一个镜头:

“这是内华达州的空军第35号靶场。当天晚上,这个靶场被紧急启用。那架B-2隐形轰炸机就是在这里投下了6枚重型炸弹。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飞机带弹着陆十分危险,尤其是对这架机造价达17亿美元的隐形轰炸机来说,在安全的地点投下炸弹才是明智之举。”

丹尼斯不由得佩服起这位不修边幅的制片人。——阿兰.施佩尔一贯以衣着随意不拘礼节的形象出现,主持题材严谨的国际政治专题节目。那敞领的花格衬衫、破旧的牛仔裤成了他特有的标志。他的节日往往紧扣当前国际形势,结构完整严谨,具有科学家的精细和福尔摩斯一样严密的逻辑,见地精辟而独到,这使他成为CNN——也是全美当红的著名节日主持人之一。

“虽然我们对战略空军方面的采访被委婉的拒绝,但一系列的事实证明,黑客们的确只差一点就达到了他们的目的——”

一阵惊天动地的打击乐,镜头里出现了灯火辉煌的国会大厦。

——“轰炸国会!”制片人冷酷地说。


丹尼斯发现,自己被惊了一身冷汗。

“给我调这位制片人的资料,打印出来给我。”他吩咐着,随手拿起话筒:“给我接通国家侦察局的侦察卫星,我要看一看阿富汗东北部那个地区。”

屏幕闪了一下,电视节目被切断了,不到一分钟,阿富汗东北部山区的实时卫星图像出现在屏幕上。丹尼斯移动着沙发扶手上的鼠标,调整显示位置和放大比例,积雪的高山、稀疏的植被清晰可见。

情报官在屏幕上指了一下:“就是这个位置。”

丹尼斯副总统又调整了一下,将比例逐渐放大:

——当地正是黎明时分,景物阴影反差大,地面景物清晰可见。——这是一个小小的山村,多年的战乱造成的贫穷使房舍、院落和街巷显得破败不堪。村北的山坡上树起了几个巨大的碟形卫星通讯天线,附近有几名武装警卫。一个清真寺的院子里,一台柴油机突突地冒着浓烟,大概是发电装置,村口和附近道路上也有携带武器的警卫。

“证实了么?”副总统问。

“电子侦察卫星的记录表明,近24小时以内,这个地面站向印度洋卫星发射了大量信号,其中至少15起与正在进行的网络攻击相关,这些信号由澳大利亚的地面站进入互联网。”

“怪不得查不到攻击者的位置!”丹尼斯恍然大悟:——以往查处一些黑客时,往往是在电信公司的协助下查到互联网服务商的位置,从而查到攻击者的电话号码。那时黑客们多采用拔号上网的方式,在电信部门的配合下很容易查到电话的登记地址从而抓获黑客。而如今攻击者用卫星链路直接进入洲际骨干网,怪不得难以确定位置。

“82空降师到了哪里?”他问。

“先遣连和一个空降突击营已经在阿富汗南部城市坎大哈机场秘密着陆,后续部队正陆续到达,他们 将在24小时内部署完毕。”情报官答道。

丹尼斯仔细地观察着小村:“这么小的村子,估计武装人员不会超过200人。”他指了指电传机:“给莱斯.沃斯将军发个电传,建议立即对这个山村进行空降突击,我看有一个营就足够了,后续部队再展开搜索。”

电传机哒哒地响了几声,电传迅速发出了。暂时没有回音,大概国防部也在研究。

“给我接克劳斯的电话!”

几乎是立刻,克劳斯出现在屏幕上,他面色苍白,精神萎靡,眼睛带着黑圈:

“你好!副总统先生。”他一反常态地有些谦恭。

“目前情况怎么样?”丹尼斯问。

“我们已经成功地阻止了黑客的入侵,”提到反击工作的进展,克劳斯掩饰不住有些兴奋:“估计再有几个小时,全美国的计算机就会恢复正常。”

“据我了解,”——丹尼斯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攻击是暂时停止,他们随时都会卷土重来。”

“下次,他们就会陷到我的‘沟壕’里。”克劳斯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丹尼斯的语气:

“他们再攻击,我们的系统就会反查到他们的IP地址,然后用大量的垃圾信息反击,直至他们的系统崩溃,我们会找到他们的。”

丹尼斯失掉了和他谈下去的兴趣。

“祝你成功!”他彬彬有礼地说,同时示意切断通话。他靠在沙发上,仔细地想了一下:“请给我接一个市内电话,我记得号码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