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等功臣山沟务农62年从不表功 曾经生擒豫西匪首(图)

[导读]62年前,他曾生擒豫西匪首、国民党军师长李子奎,开国上将陈再道曾亲手签发奖状授予他特等功臣。但老英雄自甘清贫,在灵宝山沟务农数十年,从不表功,从不向人伸手。






特等功臣山沟务农62年从不表功 曾经生擒豫西匪首(图)

耄耋之年的卢文焕(翻拍)


特等功臣山沟务农62年从不表功 曾经生擒豫西匪首(图)

卢文焕当年获特等功臣时披红戴花的英姿(翻拍)

特等功臣山沟务农62年从不表功 曾经生擒豫西匪首(图)



1950年3月3日,河南军区司令员陈再道、政委张玺等签发的特等功臣奖状。



当年生擒豫西匪首,被开国上将亲授特等功臣,但从不表功


甘守清贫60年,未给子女留下一分钱遗产,只留下几张奖状


62年前,他曾生擒豫西匪首、国民党军师长李子奎,开国上将陈再道曾亲手签发奖状授予他特等功臣。但老英雄自甘清贫,在灵宝山沟务农数十年,从不表功,从不向人伸手。3月24日老人去世后,当地干部和自发赶来的群众送别这位可敬可爱的老英雄。



“英雄去矣,山的表情只有敬仰”


卢文焕老人24日离世,当地干部群众自发送行


3月26日,灵宝市阳平镇一个叫沟南村的小山村,村民们早早起床,赶往卢文焕家。24日,老英雄刚刚去世,他们是要帮忙操持葬礼。


在沟南村周边的小道上,也有不少人在早早赶路,有市直有关部门和阳平镇的党政干部,有经常为老人送温暖的灵宝市法院的法官,有自发为老人送别的邻村村民——尽管,追悼会和葬礼下午两点才开始。


卢家门前挂满了挽幛挽联。追悼会会场,“特等功臣卢文焕同志永垂不朽”黑地白字,庄严肃穆。两侧悬挂着挽联:“文昭千古 英雄已去壮志犹在;焕扬万代 忠骨虽灭浩气长存。”这是一副嵌字联,老人的名字嵌入其中。


老人的大儿子卢春玉含泪告诉记者,阳平镇党委政府委派副镇长刘春龙操持追悼会,并为卢家送来了1200元丧葬补助费,向老人的老伴发放了1000元慰问金。前一天,灵宝市法院的法官们在院长王利荣的带领下赶来吊唁慰问。追悼会开始前,镇长张生亚受镇党委书记苏占谋委托,风尘仆仆地从郑州赶了回来,当天,他们正在郑州洽谈招商引资项目。


当年和卢文焕同日参军、同村的86岁老人田改来,来到卢文焕灵前,泪水数次溢满他的眼眶……


追悼会前,嵌字联的作者、市法院纪检组长赵江波红着眼睛说:“老英雄享年90岁,英雄去矣,山的表情只有敬仰……”


山风呼呼,哀乐低回,下午两点,追悼会开始。人们时而肃穆,时而噙泪,默哀鞠躬,为老人送行。


通过悼词,人们领略了这位曾隐功半世纪的特等功臣的传奇人生。



凶残匪首,解放军两次围捕未果


侦察员出身的卢文焕也在剿匪部队里,战友认为他有勇有谋


豫西匪首李子奎,“成就”了卢文焕的特等功臣英名。


说起李子奎,三门峡尤其是灵宝一带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田改来等人告诉记者,灵宝、阌乡(后合并至灵宝县)两县地处豫陕晋三省交界,山大林密,旧社会常有土匪活动。生于1907年的李子奎年少时就干绑票,祸害百姓。


据传,李子奎有“三不离”:一是离不了那匹小黑马,二是离不了他的三房太太,三是有把手枪从不离身。当地人最怕李子奎笑,一笑,他就要杀人。记者在灵宝市档案局查阅文献,据载,1930年,李子奎匪帮被国民党部队收编。1947年10月,李子奎乘解放军主力东移之机,疯狂杀害灵宝解放区土改工作队干部等,制造了骇人听闻的“灵宝惨案”。李落网前,是国民党胡宗南所部“匪新一师师长”,“是罪恶惯匪,洗劫人民长达25年之久,身负500条人命血债”。


1949年6月初,驻扎在灵宝、阌乡县的国民党军另一部队起义,李子奎向胡宗南告密,并率部突袭灵宝县城,使起义计划未能取得预期效果。当地解放后,李子奎率残部逃进深山,继续为非作歹。


坚决、快速、彻底地肃清匪患,成为当时最重要的任务和广大群众的强烈愿望。同年7月,豫西剿匪战斗打响,三战三捷,但豫西最大的土匪头子李子奎仍负隅顽抗,部队两次围捕未果。


卢文焕就在剿匪部队中。据田改来回忆,他和卢文焕在1947年同一天参军,当了陕州军分区阌乡县大队的侦察员。卢文焕从小失去父母,参军前给地主当长工。“我俩参军第三天转战伏牛山时就与敌人大部队遭遇了。我们只有11人,多亏有文焕临时指挥,但最后还是有6名战士牺牲。敌人火力太猛、人太多……”


田改来还回忆,在栾川县的一次转战中,部队急行军,不少战士忍痛扔了干粮袋。卢文焕悄悄捡起干粮袋,负重急行。正当战士们又累又饿时,掉队的卢文焕赶了上来,战士们欢呼雀跃。


灵宝市档案局珍藏有一份《建军报》。《建军报》是解放军华中河南军区政治部主办的军内报纸,这份1950年3月18日出版的报纸,头版刊登了通讯《活捉大匪首李子奎的特等功臣卢文焕》。结合该通讯和有关党史资料,记者了解到了卢文焕生擒匪首的过程。



地洞擒匪,他被开国上将授为特等功臣


卢文焕用枪抵住了匪首的腹部,匪首也用枪指着他……


1949年12月初,剿匪部队得到情报,李子奎躲在今函谷关镇马家寨村地主建治安的家中。陕州军分区迅即命令部队包围附近3个村,并从中抽调包括卢文焕在内的12名精干战士组成突击队。


12月7日凌晨,突击队直奔建治安家,建治安答应配合抓捕。李子奎藏身的地洞有两个出口,一个在屋内,一个通向野外。两个洞口中间还有一个暗洞,李子奎就藏在暗洞中。突击队分成两组,一组在屋内洞口守候,另一组控制野外洞口。


待一切布置妥当,建治安提油灯在前,卢文焕手握冲锋枪在后,从野外洞口向内摸进。地洞内一片漆黑,建治安战战兢兢地喊道:“子奎啊,你可千万不能开枪啊!你要一开枪,我一家人就活不成了。”卢文焕紧随其后,警惕地扫视着洞里的幽暗处。在李子奎身影闪动的刹那间,卢文焕拨开建治安闪电般地冲上去,用枪抵住李子奎腹部。几乎同时,李子奎也用手枪指向卢文焕。


卢文焕说:“你若开枪,我也开枪;我革命到头,你也完蛋!”李子奎心生一计,把枪扔在地上,诱骗卢文焕去捡。卢文焕并不理会,趁机抓住李子奎衣领,厉声问道:“你是李占彪(曾用名)?”李子奎回答说:“就是。”于是,卢文焕将其推押洞外。在洞口,其他突击队员一拥而上,把李子奎捆得结结实实。


当时的《河南日报》报载,李子奎落网,“捷报传出,全区欢腾”。


1950年2月,李子奎被公审处决。


1950年3月3日,在解放军华中河南军区举行的“第一届功模大会”上,开国上将、司令员陈再道等首长签署并向卢文焕颁发了特等功臣奖状。


如今,卢文焕的数份立功奖状仍在,只是已被岁月侵蚀得焦黄和残缺不全。



甘守清贫,


生前从不表功或向人伸手


事迹被偶然发现,


当年尘封历史才重为人知


1951年,卢文焕复员回乡务农,在村中先后担任过生产队长、民兵营长和大队治保主任。


岁月流逝,卢文焕和他的功劳,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53岁的村党支部书记王亚学说,五六十岁的村民,也只在小时候听长辈们讲过一些卢文焕的事,40岁以下的知之甚少。


“老人从没主动向村里人说过他是特等功臣,我小时候听说过他的故事,曾向他打听,他的回答总是简单几句话,不愿多讲。”65岁的村民张宏亮说。


老人的三儿子卢春旺说,他们兄弟姐妹6人,小时候,父亲偶尔会翻出奖状和老照片(专题),给他们讲抓土匪的故事。“不过,他不让往外说,说是不能表功,更不能因此向政府要这要那。他生性耿直,脾气暴烈,谁敢往外说啊?”


据卢春玉回忆,包产到户前,父母起早贪黑挣工分,粮食仍不够吃,他们兄妹常为争一口饭哭闹不休,老两口也因为饿肚子经常吵架。“父亲负责看护生产队的庄稼。别家的娃偶尔偷嫩玉米吃,我们兄弟姊妹从来没吃过嫩玉米。”


尽管这样,卢文焕也没申请过一次救济粮。数名原任现任镇村干部证实:“老英雄是个硬骨头,凡事不求人,一辈子没向谁伸过手……”


镇政府、镇民政所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从未听说过卢文焕找到任何一届领导,说自己是功臣。1984年,国家对符合条件的复员军人实行定期补助,每名老军人每月补助6至9元,卢文焕是最高等级的9元。随着政策的调整,到老英雄去世前,每月定补为385元,因为他是功臣,市里每月又增发了10元。“除了应得的补助,老人从未提出过任何要求。”


1994年,灵宝市法院的赵江波等人在整理公审李子奎的档案时,发现了卢文焕的事迹,并走访了老人。之后,赵江波和老人成了忘年交,老人向他敞开了心扉。随后,赵江波在《灵宝晚报》发表了相关文章,这段尘封半个世纪的历史,才再次走进人们的视野。


不久,满身伤病的卢文焕夫妇被接到镇敬老院安度晚年,医疗费全部报销。


“父亲没给我们兄妹留下一分钱遗产,留下的只有奖状。”卢春玉兄妹说。


“不。老人留下的还有傲骨。”赵江波说。


镇党委副书记王少宣则说:“卢文焕是一个伟大又平凡的真英雄,他留下的,是宝贵的精神财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