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美国同行相比,中国的房地产业是一头更大却不那么令人担心的猛兽。


2010年,房地产投资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中占据的比例为12%,高于2009年的10%,创造了新的纪录。如果再算上对建筑材料的需求,房地产为GDP做的贡献就更大了。相比之下,美国的住宅投资在2005年达到顶峰时也仅占GDP的6%。


房地产在中国经济中占据的比重更大,这意味着中国房地产业崩盘所致的后果应该会比美国更严重。近几年的情况也提供了令人不安的先例。政府打击房地产投机的举措导致房地产投资的年增长率从2007年底的31%跌至2009年初的3%。建筑开支受到冲击与出口减少这两个因素一起,令中国GDP增长率跌至10年来的低点。


乍一看,当价格开始暴涨之时,历史就有可能重演。官方的房价数据往往会低估变化。不过,中国最大的房地产网站搜房网的数据显示,北京和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平均房价上涨速度明显快于可支配收入的增长速度。


与此同时,2009年和2010年期间房地产的高速开发导致了供应过剩,为投机而购买的许多高档公寓空置,这些都是悲观派的重要论据。另外,政府仍在打击投机者。双重重击会在某个时刻令价格停止上涨,房地产开发商风光不再。


但是,当2008年私人投资减少时,没有别的东西接替它的位置。这一次,政府计划对保障房进行巨额投资。对上市开发商来说,保障房微薄的利润是极为有限的安慰,但2011年新建1000万套保障房的计划应该会在某种程度上为中国经济提供缓冲,减弱私营部门住房建设急剧放慢的影响。


在美国,金融危机之后的房地产业仍然受到某些热点区域过度建房的拖累。在中国,城市化和工资的不断上涨意味着需求为大多数住房建设提供了较好的支撑。而且,这里购房一般都是用现金而不是贷款。在美国,住房抵押债务总额在2007年达到GDP的103%。而在中国,家庭的长期贷款 (住房抵押债务的一个替代值)相当于GDP的16%。即使再算上房地产开发商的贷款以及地方政府投资工具的贷款(其中部分被投资于房地产业),最终的比例也仅为50%。


房价上涨速度很可能减慢——如果(在某些城市)不是直接下跌的话。这会损害私营开发商。房地产业的急剧修正会给银行带来痛苦,影响消费信心和支出。但是,不应该认为它预示着像美国那样的经济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