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我选了他”:苏联军官揭秘金日成上台内幕

核心提示:给金日成授勋之后,麦列茨科夫元帅将我叫进去说道:“请研究这个人。多年之后,他应当回到朝鲜,那里几乎没有人认识他,他认识的人也很少。在那里好好调教一下他,让他熟悉那个国家,熟悉那里的人。这对于你们两个都有好处。”


选择金日成,我起了决定性作用


他沉默了半个多世纪。尽管从1945年8月底就知道了金日成的很多东西,而且因为职业上的原因,他也一直在关注金日成的政治生涯、研究其活动的各个阶段以及朝鲜的历史。但是,只是到了晚年,格奥尔基·梅克列尔才决定说出那段历史。


1945年中旬,我们的部队刚刚解放北朝鲜之后,我作为远东第一方面军(1945年12月之后更名为滨海军区)政治部第7处处长被叫到了方面军司令员麦列茨科夫元帅、军事委员会委员捷林杰·史泰克夫上将(1948年11月,他成为苏联驻朝鲜的第一任大使)那里,在简短的谈话中,元帅指出:“哈巴罗夫斯克郊区有我们一个以周保中为首的中国旅。该旅下辖部队主要是两个营:中国营及朝鲜营。我们应当去那里并了解这个旅。在那里进行训练。你负责朝鲜营,而我负责中国营。和自己人谈谈,全方位地检查一下朝鲜营营长金日成是个什么样的人,能干什么。”


看起来,指挥官们从方面军侦察处的报告中就了解了金日成的一些情况,当时他恰好是朝鲜营营长。但为什么需要他,首长们却没有讲。尽管从谈话中就可以获知,这个旅是很有价值的。


第二天,我们就到了旅里,我也第一次见到了金日成。不过,我当时根本就没想到也没有猜到,命运竟然为我提供了惟一的一个机会:参与挑选一个新国家未来的领导人,而且还很快就为他当了整整一年的顾问—甚至说是助手。


看起来,金日成并不是只会说自己的朝鲜语,他还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也知道一点俄语,虽然带有很重的口音,但却可以用于交谈。其他的语言他就不知道了,但最重要的还是,在和我的谈话过程中,他展示了一种思考能力及对时局评价上的成熟。我们认识了。我也和他的手下谈了话。而且还出席了一次训练课,那堂课就是由金日成自己指挥的。他向我展示他是一位要求严格、认真但却在战士当中享有尊敬及爱戴的人。


总之,我在造访第88旅时从金日成身上所发现的这些素质,我都在自己写给元帅的报告中写上了。看起来,在选择金日成作为候选人一事上,我的意见起了决定性的作用。第二天,我带着自己的副手、朝鲜报纸编辑康少校以及金日成赶到了麦列茨科夫元帅那里。当金日成从元帅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之时,我们从他的胸前发现了苏联红旗勋章。我抓起他的手用力握了起来,祝贺他得到了勋章。而且,这一时刻竟然被朝鲜摄影师照了下来……


但有意思的却是,斯大林去世以及朝鲜战争结束之后,朝鲜领导人拥有这一苏联勋章的事实却开始人为地避而不谈了,是什么原因让原来的朝鲜营营长变得如此害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