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抗战 首战淞沪 第三十二章 血战庙行(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8.html


尽管此时日军所面临的局势已经很不利,但日本人仍然顽强抵抗。

一声冷枪,正操着马克沁重机枪向日本人狂吐火舌的那名重机枪手应声一头趴在重机枪上,当场牺牲。

就在那名日军神枪手拉动枪栓,刚刚把下一发子弹推上枪膛,准备露头再次射击的时候,趴在土堆后面的李峰抢先扣动扳机,手中的三八式步枪发话,只一枪,就把对面那个打冷枪的家伙送去见了天照大神。

一名日军随即端枪,瞄准了小土堆。

擅长一枪毙敌的李峰,可不会老老实实呆在一个地方不动。他已经翻了一个滚,等到日本人瞄准了土堆,等候对手探出脑袋的时候,李峰却从另外一个位置探出头,端枪瞄准那个准备向自己打冷枪的家伙,轻轻一扣扳机。

三八式步枪枪口轻轻一颤,“八勾”一颗6.5毫米子弹高速旋转飞出枪口,直奔对面那个端枪寻找目标的家伙。子弹从钢盔下方射入,钻入颅骨,拉出一条细长的血线,从后脑勺穿出。

李峰翻身一滚,换了个位置,一枪就把日军一名小队长送回日本。

失去重武器掩护的日军,他们步兵的三大绝招都被克制:掷弹筒被国军迫击炮克制;歪把子轻机枪被马克沁重机枪和捷克式轻机枪克制;而日本人的神枪手,又被一个枪法如神且难以琢磨的李峰给克制得死死的。

其实李峰的作用十分大,一旦被日军神枪手多打几枪冷枪,打掉国军轻重机枪手,接下来日本人就能阻止轻机枪火力,压制住机枪上方,让国军替补机枪射手无法补上去,从而给国军造成极大的损失。这也是日军神枪手最大的用途。而现在,日本人的神枪手碰到李峰这样一个煞星,只要一露头就没命。就这样,国军的轻重机枪就得以在不受威胁的情况下,轻轻松松压制住日军机枪手,让日军机枪无法发挥作用。

为人诟病的歪把子,根本就不是捷克式轻机枪的对手,更不用说加上威力巨大的马克沁重机枪。

“打!给老子狠狠的打!”团长沈发藻亲自带着突击队冲向河边。

头戴着钢盔,身穿卡其色军服的国军战士们一鼓作气势如虎,直冲向河岸。他们刚刚冲到河边,就听到有人大喊:“河水不深!弟兄们!我们涉水过去!”

几名士兵下水试了试,发现河水确实不深。

“团座,河水不深!可以渡河!”

沈发藻带着突击队跳进冰冷刺骨的河水中,端着冲锋枪涉水突进。

“冲啊!”

“杀啊!”

在后阵的轻重机枪,和对岸那个已经变成泥人一样的李峰掩护下,突击队很快就靠近了还在负隅顽抗的敌人,一阵冲锋枪扫射,把那些试图靠近拼刺刀的日本人一个接一个,纷纷撂倒在草地上。

占领了河岸阵地,己方的官兵们围住在河岸那边孤军奋战的那位勇士。不用说也知道,这名勇士正是李峰。

“团座!这是一位孤单英雄!”一名士兵指着浑身泥土的李峰。

沈发藻走上来:“你是?”

李峰扭头,看到上校军衔的沈发藻,只是面无表情道了声:“我是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师一一九旅三五七团三营九连连长李峰!”

“你这人怎么的?见了我们团座也不敬礼!”一名士兵见李峰居然没有对他们团长敬礼,觉得有些气愤,于是训了句。出于对李峰这个孤胆英雄的敬重,这名士兵没有说出“放肆”和“大胆”这类更过分的话。

李峰只是冷冷说了句:“前方敌人未灭,不要向长官敬礼,小心冷枪!”

沈发藻笑了笑道:“这位小兄弟说得有道理!我是五二二团的沈发藻,小兄弟不仅枪法准,而且头脑也很机灵。”

正在说话的时候,一名士兵前来敬了个礼:“团座!前方缺口打开了!”

“小心!”李峰连忙按下沈发藻。

“嗖”一颗子弹紧贴着李峰的后背掠过。

随后就有两名手持花机关的士兵,击毙了那个刚才装死,发现沈发藻之后打冷枪的家伙。

沈发藻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转头对传令兵下令道:“传令下去!记住以后在战场上,敌人尚未肃清,不要随意向长官敬礼!”

说完,沈发藻补充了一句命令道:“二营从右翼插过去!一鼓作气,拿下河岸阵地!”

李峰端起步枪,就要跟随着大伙们一起冲锋。

“这位小兄弟,你别过去,前方危险!”沈发藻拉住李峰。

“团座,您让我过去,我要多杀鬼子!”

沈发藻拍了拍李峰的肩膀:“小兄弟,自从十九路军孤军奋战的时候,你就一直坚守在阵地上,现在我们第八十七师来了,你应该下去休息一下。更何况,你也受伤了。”

到了这时候,李峰才觉得伤口疼痛。不久前包扎好的伤口,在冰冷的河水中浸泡过,刚才又在泥地里满地打滚,伤口火辣辣的疼痛。但李峰却咬紧牙,一字一顿掷地有声的说道:“团座,我参军,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我的国家受到侵略者的蹂躏,当我们的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这时候,国仇家恨,胜于一切!我别无他求!就只想多杀几个鬼子!”

接着爆炸的火光,沈发藻看到李峰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他便知这条汉子其实是忍住伤痛一直坚持到现在。他全身的血性都被激发出来,流下一行热泪:“好兄弟!你受伤了,还是下去休息吧,这里有我的两千多弟兄!”

“团座!我倒是想休息啊,可是小鬼子不休息!我们中国的爷们,岂能让小鬼子看扁了?鬼子不休息!我们就奉陪到底!就算搭上这条命,我也值了!”事实上,李峰十分清楚,第522团渡河,是为了支援极为惨烈的庙行战场。这样的仗,他怎么能不去参加呢。

“好兄弟!”沈发藻拍了拍李峰的肩膀,“我们一起冲锋!”

国军第522团很快就渡过了这条不宽的小河沟,向河边日军临时阵地发起猛烈进攻。浏河阵地,已经完全的成为了一片激烈杀戮的战场,双方的作战士兵竭力地拼杀着。日军拼死抵抗,而国军攻势如潮,喊杀声连天。这一场反击,让连日来被日军舰炮、重炮和飞机压制得喘不过气的国军官兵们打出了士气,打出了血性。

冲到浏河岸边,只见河中有不少日军丢下的木船和橡皮艇。但更多的船,却在河中熊熊燃烧。

那是因为日军被突然打了一个反击战,不少登陆的日军来不及毁掉船只就被击毙。

“快救下船!”沈发藻下令道。

机枪手和迫击炮手架起机枪和迫击炮,向对岸猛烈射击。在己方火力掩护下,有人开始舀水灭火,有人脱衣扑火,还有人把那些还没有被点燃的船拉离开正在燃烧的船。

这时候,连续几日来疯狂攻击浏河阵地的那个日军大队,已经是损失惨重。对岸的日军人数并不多,又被机枪和迫击炮压制,一时无法组成有效的火力拦截。

集中了日本人留下的船只之后,第522团就开始渡河。

这一点,和历史上很相似,第522团能够穿过江南河网,有不少船是日本人丢下的。所不同的地方是,在真实历史上,还有一部分船,是淞沪一带的船工们,冒着生命危险把船驶到河边,让中国官兵得以渡河作战。

日军第9师团的这个大队已经被打得溃不成军,即便日军的顽抗再强硬,但是他们也是血肉之躯,又如何抵挡得住子弹和炮弹。这时候国军在火力上已经占了压倒性的优势,把日军往江边驱赶。

沈发藻的第522团,很快就渡过了浏河。

可是这时候,天色即将亮起。

李峰抬头看了看已经泛出一丝鱼肚白的天空,他知道,天快亮了!只要天色一亮,不仅仅是日军的舰载轰炸机要出动,而且日军的舰载侦察机也会赶来。到了那时候,向庙行推进的国军,将会遭到日军空中和江面火力的双重威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