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爆发逃难潮:辐射超万倍

工作人员严防被辐射


日本爆发逃难潮:辐射超万倍


日本爆发逃难潮:辐射超万倍


日本爆发逃难潮:辐射超万倍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三号炉测出标准值一万倍的超高辐射,意味着围阻体很可能已出现裂缝,且炉心已毁损。首相棺直人25日严肃表示,核灾问题「非常重大且危急」。旅居日本的各国侨民爆发逃难潮,自地震以来的外国人离境人数,是去年同期的8倍以上。



3名身穿防护装的核电厂工人24日踩到含辐射的污水,紧急送医。日本共同社报导,三号炉污水的辐射浓度,是运转中反应炉内冷却水正常值的一万倍,当局怀疑三号炉的炉心可能毁损。


产经新闻报导,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一号炉与二号炉的地下室积水,也确认侦测到超高剂量辐射,抢救工作再度中断。



棺直人在25日的简报中说:「福岛第一核电厂今天的状况仍非常重大且危急,我们必须保持警觉。目前还不到能乐观以对的程度,每一个步骤都必须慎重行事。」



日本政府已敦促住在核电厂周围20至30公里的居民「自愿」撤离,但强调并非该地区民众的健康有危机,而是因为该区域内约13万人口的日常生活机能已受到严重干扰。但纽约时报指出,此举凸显当局自认短时间内无法掌控情势。强震迄今已造成上万人丧生,一万七千五百人下落不明。



美、澳、俄等国纷纷禁止日本农产品进口,棺直人也向核电厂周边农民及企业等辐射受害者致歉,并扬核电厂员工、警方及自卫队冒着生命危险救灾的努力。



核灾发生2周,日本政府仍未能控制局面,恐慌的外国人纷纷打包返国。



东京成田机场官员说,自11日地震发生以来的外国人出境人数超过16万人,去年同期的人数则约2万人。



日本东京电力公司25日对一号炉注入新鲜淡水,取代近两周来应急注入的海水。在美国的帮忙下,东电亦将陆续对第二至第四号炉注入淡水,控制温度。23日冒出黑烟的三号炉,25日早上黑烟已消失,但疑似蒸气的白烟仍持续由第一、二及四号炉冒出。



核灾后各国海运船纷纷改道,日本国土交通省出面信心喊话,25日在官网发布消息指出,日本东京、横滨、川崎与市川等主要港口的辐射量,皆位于「相当安全」的水平。


核灾恐让全球12万人罹癌



东森新闻



日本爆发福岛核灾,让马来西亚也省思是否应该盖核电厂。马国环境工程局顾问陈嘉庆说,欧洲辐射风险委员会(ECCR)预测此次福岛核电厂外事件,将导致全球12万人患上癌症。



据《星洲日报》25日报导,马来西亚举办 「2021:大马拥核?反核?从日本地震浩劫谈起」的讲座会。英国剑桥大学化工博士陈嘉庆指出,根据美国伯克莱大学医学教授葛福曼医生预测,1986年俄罗斯发生的车诺比核电厂爆炸事故,已导致欧洲47万5千人死于癌症;同时,也有47万5千人患上癌症。他说,有医师发现低水平辐射也会导致癌症,辐射问题将导致小孩或胎儿带来严重的问题,因为他们的器官和细胞组织还在成长中,所以对辐射特别的敏感。


与会的工程师黄志德说,马来西亚最主要的问题是,没有全面的核能政策和处理核能问题的技术。他说,核电厂当中所产生的废料,会遗留至几百甚至几千年;此外,这当中需要3百年的时间,其危害才会有所减少。



黄志德补充,一旦发生核电厂辐射外的问题,经济与政治都会受到极大影响。例如日本核灾虽然发生在离东京2百公里的福岛,但是问题早已扩散到更大的范围。



另一位学者黄孟祚说,许多环保组织提出的替代能源,在马国并没有多大成效,因为太阳能、风力和水力都不至于能发挥其替代的功能,不适合成为能源效益。他说,在欧洲,比如瑞士和荷兰,政府都是通过公投的方式,询问人民有关建设核电厂的意见。荷兰政府甚至拨款给民间团体,让人民召开会议,并提呈研究报告于政府。



日本首次发现核子反应堆堆芯熔化的证据。福岛第一核电站排水口的海水,验出含有微量放射性元素锆-95,由于燃料棒通常包裹锆锡合金壳管,专家怀疑是燃料棒熔化后令壳管的锆释出,显示堆芯保护罩或核废料池可能已受损破裂,恐释出大量辐射。东京电力昨承认,第3号机组内令3名员工感染超标辐射的水,比反应堆正常运作时堆芯水的辐射高1万倍,进一步印证堆芯已熔化。



日本新闻网报道,位于西日本的岛根县和冈山县,已宣布验出微量放射物,反映福岛核泄漏已影响到西日本。官房长官枝野幸男昨坚称,一切还需要专家来进行分析,但承认「辐射扩散至西日本」这可能性不能否定。



东电昨日表示,他们仍在评估核电站损?的程度,暂时未知何时能启动冷却系统,或许要超过1个月。目前日本当局仍将事故列为国际核事故7级表中的第5级,但日本一名核安全官员说,「我们不能排除升至第6级的可能性」,称要视乎事态发展。


东电表示,周三上午抽取了核电站排水口以南约330米处的海水化验,赫然发现1公升水含有0.23贝克的锆-95。除了锆-95,排水口附近海域也已验出碘131、钌106、碲132、碲129及铯134等放射元素。日本核能专家杉山亘表示,海水中含有锆-95,足以证明核燃料包裹管已被熔化,也许外泄的辐射物来自燃料棒。



东电又称,3号机组反应堆涡轮工作室地下一层的水中,碘、钴和铯等放射物质含量,达到每公升390万贝克,比正常运作中的反应堆内部正常值高出1万倍,因此相信3号反应堆的保护壳与核废料池,有可能已严重损坏,释出高辐射。堆芯熔化一直是科学家最担心的情,因为若反应堆堆芯的保护壳出现破损,有害辐射物质就会大量外泄。


福岛核电站3名工人周四在3号反应堆工作时,被高辐射水沾染脚部,其中两人送院,估计要留医4天,但健康未有异常。日本时事通信社称,两名送院员工检查后,发现有吸入放射物质,出现体内辐射污染,但症状轻微,当局认定毋须治疗。



东电表示,3人工作时间约40到50分钟,暴露的辐射含量约173到180毫希。日本NHK报道,两名工人在牵引电缆时,因脚踩入含高辐射物质的水中,导致皮肤直接接触到铯137和碘131等辐射物,产生辐射中毒反应。当时工作环境积水约15厘米,防护衣底下的服装也泡到积水。《报知体育》称,送院两人当时穿的并非长靴,仅是短靴。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昨下令东电加强员工的保护措施,避免再有类似情出现。



日本经济产业省原子能安全保安院昨早曾透露,3号机组核反应堆有可能已受损,但下午却改口称「没有数据显示反应堆安全壳受损。辐射物质很有可能是从阀门处泄漏,或是由于排放出含辐射蒸气」。日本防卫大臣北泽俊美昨说,于以海水作为冷却措施可能造成盐分积聚,造成反应堆腐蚀问题,美方表示愿意提供淡水作冷却之用。



位于千叶市的放射线医学总合研究所25日举行记者会表示,在福岛第1核电厂3号机遭辐射污染的合作厂商3名作业员,其中2人发生吸入放射性物质的体内辐射污染,但无治疗必要。



据「时事通信社」报导,检查后发现体内受辐射污染的2名作业员,症状轻微,认定无需治疗,可望于下初出院。报导又说,在3人的衣服和尿液中检测出放射性碘131、铯134和铯137等5种以上放射性物质。



「朝日新闻」则报导说,在福岛第1核电厂遭辐射污染的2名作业员,因脚部接触到辐射污水所受到的辐射曝露量,估计为2到6西弗,大约10日后,脚部可能会出现灼伤症状,有可能需要治疗。


报导指出,依日本劳动安全卫生法等规定,前述辐射曝露量是作业员等于紧急作业时,皮肤辐射曝露上限(1西弗)的2至6倍,也是这次福岛核电厂事故发生以来,首度发生1西弗以上高辐射曝露量。



日本福岛核电一厂救灾工作一波三折,三名坚守岗位的「福岛壮士」24日在高危的三号炉厂房重铺水管时,突然遭遇爆炸,其中两人被送往医院抢救,脚部皮肤接触高达180微西弗剂量的辐射水,是正常值的1万倍,超标惊人,面临生命危险。核电一厂在紧急停止抢修工作后,25日上午复工

共同社报导,东京电力公司25日公布现场涡轮厂房地下积水中的放射性物质,浓度高达普通反应炉水的1万倍左右。报导并指出,丧失冷却功能的三号机组反应炉和核废料池内部分燃料可能已损伤,似乎将给修复作业带来巨大障碍。



东电25日说法并没有指这三人是因为作业时遭到水管爆炸而受伤,仅说其中两人在作业时未穿高筒靴,双脚直接浸泡在水所造成。东电还说,当时辐射仪表警钟曾经响起,但工作人员认为警钟有毛病而忽略,没有停止作业。



但早先传出的是核电一厂三号炉厂房24日凌晨停止冒烟,留在厂房的「福岛壮士」重返岗位,但在当地时间中午12时发生严重爆炸意外,被送到国立放射性专科医院抢救。医生说,其中两人皮肤被辐射水灼伤。三人年约20至30岁,其中一人为核电厂营运商东京电力公司员工,另两人是东电合作公司的员工。事故发生后,工程人员一度全部撤离三号炉厂房。



报导说,救灾现场地面被含有辐射的海水淹没,工人们连日站在水中抢救,一直靠手电筒照明,直至日前接通电缆后才恢复照明。



东电25日公布表示,后来对涡轮厂房积水进行分析,测得放射性物质的浓度高达每立方约390万贝克勒尔。一般反应堆水的浓度为数百贝克勒尔。此外,东电还在积水中检测出了碘131、铯137等普通反应堆水几乎不含有的放射性物质且浓度较高。



日本原子安全保安院说,涡轮机房浸满了水,爆炸时三人站在30公分深的水中,虽身穿保护衣,但辐射水还是渗入靴子中,其中两人的脚部皮肤沾染了放射性物质,辐射量为170至180微西希,是正常量的1万倍。报道说,遭辐射感染的皮肤,即使细胞存活也可能长期发炎,若情况严重则需要植皮。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说,工人留意到在空气接触辐射的危机,却未意识到把双脚浸在水中的风险。「福岛壮士」由最初的50人已增加到500多人。有消息说,已有五人死亡、15人受伤,不少人预期自己会死。



另方面,东电25日开始着手以外部电源对丧失冷却功能的各号机组反应炉等注入淡水的准备。之前作为紧急手段,一直注入海水,但因海水中的盐分结晶等可能会影响冷却效果。



关于三号反应炉机组,东电已尝试修复水泵,以将厂房内「循环水储存罐」中的淡水注入反应炉和核废料池。然而,涡轮厂房地下铺设供电电缆作业因工作人员遭辐射而中断,东电需再次就作业安全加以确认。


恶梦还在继续 日本核电站继续释放幅射



VOA



日本当局仍在努力控制核危机的升级。福岛核电站一号反应堆在两周前的日本大地震中受损,至今仍向大气中释放幅射。



星期五,蒸气仍然从位于日本东北部的福岛核电站一号反应堆的数个建筑物上升起。里面的工作人员正在继续试图恢复自动冷却系统,重启冷却系统可以防止严重受损的反应堆给该地区造成更严重核污染的可能性。



日本政府建议居住在离开核电站20到30公里的居民离开住所,但当局没有对该地区的居民发出强制撤离的指令。当局由于担心幅射曾经下令要20公里范围内的居民撤离。



西山英彦是日本原子能保安院的副主任。他说,幅射物质可能还会飘得更远,需要测试幅射的范围。



核电站继续释放的幅射蒸气导致人们担心远至离核电站300公里以南的自来水是否安全,同时,国际间也对日本蔬菜、水果和水产品的安全感到担忧。



在三号反应堆为涡轮机安装电缆的三名工人中有两人踏入充满幅射的冷却水中,救护车星期五把他们送往专科医院里。他们的脚部前一天被幅射水灼伤,将在国家幅射科学研究所里接受治疗。



在冷却水里发现了比正常值高出10万倍的幅射。日本经济产业大臣海江田万里批评安全防护的缺失导致这些工人暴露在含高幅射的冷却水中。



海江田万里把工人暴露于高幅射水的事件归咎于东京电力公司的经营管理不力。他说,被损坏的核电站需要改善其幅射监察工作。



3月11日日本发生9级大地震与接踵而至的海啸。自那以来,福岛核电站6个反应堆中的一些机组接二连三发生高幅射物质释放、火灾和爆炸等事故,延迟了当地为稳定局势做出的关键性救灾修复努力。



据官方统计,311大地震和海啸造成的死亡人数不断升高。日本国家警察部门说,已经证实有1万多人死亡,还有1万7000人失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