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成世界核技术试验场

中国核电余震

本文见《财经》杂志2011年第08期 出版日期2011年03月28日

日本核危机不会影响中国核电的长期发展趋势,但短期减速在所难免。在核知识、核理念、核基础单薄的中国社会,核电每一步发展都颇为艰辛



《财经》记者 李纬娜 王奇华 张旻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技术试验场


引进最先进的技术让中国核电产业在受惠的同时,也让中国承担了先期运营试验的风险


“同时上马的项目太多,发展的步伐有点快。”中广核从事核电工程建设的人士承认。近年来,不少业内人士对中国现有条件能否支撑大规模核电建设表示忧虑。


该人士指出,核电人才稀释太快,“比如做过一期工程的经验人士有100人,因为后续项目越上越多,这100人被迅速分散到各个项目中去,身边都是一批刚刚进入行业没有任何经验的年轻人,造成项目建设困难加大。”


据介绍,核电站投入运营后,两台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配备800人到1000人,其中核相关专业400人。而一名合格核工程技术人员大致需要四年到八年的培养时间。中国核电大发展背后,专业人才培养不足的矛盾突出。


技术成熟度不够也阻碍着中国核电发展。1月,国务院研究室范必和唐元在《望》杂志撰文指出,核电装备制造水平不高、核燃料供应与后处理能力不足将制约核电快速发展。


国家发改委要求,除压力容器、主泵等核心设备外,其他设备的国产化率要达到70%至90%。但是,许多核电装备企业以往主要制造常规电力设备,制造核电站装备的质量保证体系并不够健全。


有装备企业人士透露,虽然中国已拥有每年制造多套百万千瓦核电机组装备的能力,但由于产品质量不稳定,技术标准不统一,设备拖期现象十分严重,每年完成一套百万千瓦机组的成套装备也很困难。


国际上正在运行的核电站大多采用第二代核电技术,但基于“引进先进技术、统一技术路线、实现核电全方位自主化”等考虑,2004年9月,中国政府决定将三门和海阳共计四台百万千瓦级核电机组面向国际招标,要求必须采用第三代技术。


2007年5月,国家核电技术公司成立,国务院将其定为引进和建设三代技术的主体,持有60%股份,中核、中电投、中广核和中国技术进出口总公司各按10%比例出资。


第三代技术主要有美国西屋公司开发的AP1000和法国阿海珐公司开发的EPR,中国与这两家公司谈判多年。最终,三门和海阳使用AP1000,中广核在广东台山则使用EPR建设两台机组。


中电投总经理陆启洲在今年“两会”期间对《财经》记者表示,核电站建设有两大瓶颈,一是人才,二是对技术的掌握程度,后者直接决定成本和运营安全。


不过,目前全球还没有使用第三代技术建成的核电站投入运行。浙江三门使用AP1000技术开工建设的机组是全球第一台,此机型之前只存在于图纸上,没有任何实际运用经验反馈。


在台山项目开建之前,采用EPR技术的芬兰奥尔基洛托3号核电站和法国弗拉芒维尔3号机组有两台已开工建设,但工期延误严重,拖沓三年仍未能投入运行。两个欧洲项目进展缓慢,法国电力公司一直希望能将台山项目打造成EPR技术的标杆工程。


詹姆斯·米力那罗对《财经》记者表示,对于中国来说,采用AP1000是明智之举,这一技术已经成熟,可以大规模采用。


但是,上述参与EPR项目的工程建设人士透露,“设计在不断变化中,边建造边改进,每天的技术变更都有上百个,质量、规格、型材、管道数量、壁厚、弯管角度等,建设时间表不好说,成本也不好计算。”


在项目交流中,该人士了解到,浙江三门的AP1000项目也存在类似情况。


引进最先进的核电技术,使得中国核电产业有机会占据核电技术最前沿,但是风险也随之而来。上述工程建设人士不无担心地说,中国已成为第三代核电技术的试验场,在引进技术的同时,要让中国产业界迅速完成技术的消化吸收,达到发改委所规定的国产化率指标,难度更大。


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由于目前第三代技术尚未完全成熟,此次日本核事故之后,第三代技术的大面积推广可能会有所延缓,需要等三门和海阳的三代机组上线运营稳定后才会大面积推广。


“尤其是内陆核电站,出于安全性和影响范围的考虑,肯定会更加谨慎。”该业内人士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