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胀输出到全球


通货膨胀已经成为一个令中国大陆当局日益担忧的问题,随着价格上涨的中国商品出口至全球各地,通胀如今可能成为一个令全球担忧的问题。


上周,香港物流及消费品出口贸易商利丰有限公司(Li & Fung)告诫说,我们眼下正进入一个新的时期,来自中国的产品价格将上涨。该公司是向西方零售商提供中国产品的最大供应商之一。利丰在一份报告中说,由于中国的存在,过去30年中世界基本上一直处于低供应成本时期。2009年中国工资政策的调整以及随后出口价格的大幅上涨,给低供应成本时期划上了句号。


这份报告还说,产品价格上涨看来是不可避免的。较不确定的一点是全球消费者是否会愿意支付更高的产品价格,以及这会给公司利润率和全球制造业格局带来怎样的影响。有一件事一直看起来是不可避免的,那就是总有一天中国大陆工人将会对拿着微薄的工资、向西方无止境地提供低价消费品感到厌倦。


自去年富士康(Foxconn)在一连串的工人自杀事件后大幅加薪以来,中国大陆工人工资的不断提高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上周对在华客户进行的一项新调查显示,他们预计今年工资将提高9%到15%,这个涨幅比一些报告所说的要小,不过渣打银行的报告说用工荒也很普遍。


这份报告还说,加薪是由政策推动的,因为尽管中央政府更担心通货膨胀,但希望提高最低工资。不过,这也反映出了眼下公司招工困难之际,市场的形势变化。渣打银行的调查显示,有45%的公司发现今年招工难度加大,尽管它们提供的薪水普遍高于最低工资。受访公司提供的工资是每月人民币1,800元至2,000元(合270-300美元),这已经比最低工资高出了30%-40%。


受访公司应对加薪的做法是将生产转移到内陆,而不是移到中国以外,同时增加资本设备的使用以提高生产率。


这一趋势的出现正值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这次中国的通货膨胀不是由农业欠收等因素引发的暂时性通胀。这次出现了新的中国价格。


美国银行-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经济学家称其为“新十年的新常态”。简而言之,他们说,未来几年,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稳步上升,中国进入“刘易斯拐点”(Lewis Turning Point)时,消费者价格指数升幅将会增至4%左右。“刘易斯拐点”是指随着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剩余劳动力逐渐减少,该国工资开始迅速上涨的转折点。


随着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它会对投资者有不同的影响。多年来,买中国所买、卖掉与中国生产同样产品的公司一直是一个投资主题。凭借以廉价劳动力为主的庞大制造机器,中国实际上地挖空了美国、欧洲和亚洲其他国家的产业基地,产业纷纷被整个的外包出去了。与此同时,中国工厂大军的需求导致从钢铁到煤到铜等所有东西大幅涨价。


中国的劳动力仍比较便宜,但它不再是全球成本引领者了。鉴于中国之大,要找到别人来替代它会是困难的。这意味着,中国作为全球市场通货紧缩源头和令许多公司轻松提高生产率的时代好像要结束了。


随着中国寻求在价值链上移,这种转变中日益引人注目的一个投资主题是机械和机器人的制造商。另一个值得更进一步关注的是不再面临来自中国的同水平价格竞争的产业。这会让更多国家有机会与中国竞争。


利丰处在幸运的位置,他们从他们所有的交易业务中都拿佣金,因此更高的价格往往对他们有益。但对许多其他公司来说,利润会被压缩,除非这些公司能将上涨价格转嫁给消费者。


从更广的角度来看,中国现在将从通货紧缩源头转向全球通胀输出国。这不大可能会被中国领导层所接受,他们最近曾抱怨美国一直利用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措施加剧通胀。终结游戏很可能会在这些上涨价格波及美国并迫使美联储开始收紧政策时开始。到那时,每个人都要为中国工厂工人更高的工资买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