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愤

几天以前,

大地震怒,

在小日本的心窝踹了一脚。

苍天咆哮,

把小日本的骄傲片片撕碎。

上帝在审判邪恶,

正义在严惩魔鬼。

可是,母亲,

你却伸出了援助之手。

您第一个派营救小队上岛,

您第一个向小日本捐款,

还无偿地送一万吨汽油,一万吨柴油……

祖国母亲啊,我为您哭泣。

母亲啊,您忘了吗?

在大唐的时候,

您光芒万丈,四方臣服,

小日本派人来学您礼仪,偷您科技;

在大明的时候,

小日本派出大批的强盗,

在东南沿海奸淫烧杀,他们叫倭寇。

是您的儿子戚继光把他们赶跑,

至今,在东南沿海,

还有您大明儿女的冤魂在哀号,

还有倭寇的魅影在徘徊。

母亲啊,您忘记了吗?

在大清帝国老态龙钟的时候,

日寇的军舰向您的胸膛开炮。

东海之上血浪翻滚,

但您的儿女没有屈服,

邓世昌,开着中国人民的尊严,

撞向了豺狼的残笑,

一曲悲歌,

在东海之上飘荡。

母亲啊,您忘了吗?

是谁用铁蹄踏破了东三省的宁静?

是谁在卢沟桥上用您儿女的鲜血

染红了天空的残阳?

是谁在南京城屠杀了您几十万儿女?

至今,

南京城的地下还埋着他们的尸骸,

您儿女的血还在南京城的地下流淌,

您骨肉的惨叫还在南京城的上空回荡,

母亲啊,您真的忘了吗?

您得了健忘症啊,母亲!

母亲啊,您忘了吗?

前几天,

小日本还在觊觎您的钓鱼岛,

硬要把您身上的一块肉生生撕去。

前几天,

小日本与美韩联合军演,

表面上欺侮的是朝鲜,

而实际上是在向您示威,

向您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尖利的獠牙,

想再次吃您的肉喝您的血听您的呻吟啊,

母亲啊,您的眼睛病了吗?

现在,

苍天有眼,

这武大郎的后代忘恩负义,

残暴不仁,

大地之神要惩罚它,

苍天之剑要砍杀它。

大快人心呀,

可您,母亲,

您做出了让儿女心痛的举动。

我为您哭泣,母亲,

当您送出几千万的金钱的时候,

您可知道您又有多少儿女在挨冻受饥吗?

又有多少儿童上不起学吗?

又有多少工厂要停产吗?

又有多少物价要飞涨吗?

当您送出一万吨汽油、一万吨柴油的时候,

中国又有多少城市失去了光明?

又有多少汽车不能再在路上欢快地奔跑?

母亲啊,您真的地大物博,用之不竭吗?

您真的像尼采说的是太阳,

只是给予,不想获取吗?

祖国母亲啊,您看不到自己儿女的灾难吗?

您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们生活艰难、进退维谷,

至今还有高中老师没有发绩效,

为您燃烧了二十多年,

工资才千多块一个月,连一个小工都不如,

多么廉价的工程师啊,多么令人伤感啊!

可是,

还有更穷的在泥土中滚爬的百姓啊,

他们省吃俭用用血汗丰富了您的肌体,

您却拱手让给了您的仇人,母亲啊——

母亲,

您派出的营救小队又从倒塌的建筑中救出了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很可能就是今后来啃您骨喝您血的强盗;

您派出的营救小队又从废墟中救出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会生下一窝儿女,

他们也许就是再次上演“南京大屠杀”的刽子手,

您送去的汽油和柴油,

也许就是日寇日后侵华的工具。

他们还会骂我们是“东亚病夫”,

还会骂您的子孙是“支那猪”,

还会看见您的女儿说“花姑娘”。

母亲啊,您怎么这么糊涂,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啊!

母亲,

我仿佛又听到了倭寇的呐喊,

又仿佛听到了东海上翻卷的悲歌,

又仿佛听到了南京城上空妇女的哀嚎

“——救命啊!”

母亲,我为您哭泣,

为什么我的眼里包含泪水,

因为我爱你爱得深沉

日本人地震后说我们中国不为它们捐款,居然还当场焚烧中国国旗!我对天发誓 如果这一个月没有1百万人转的话 这表示我们中国人真的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