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0.html


恰逢十五,胜男特意前往普云寺烧香拜佛,以保胎儿平安无事。这日求到一张下下签,她心中很是不悦。一名小沙弥见状,拢上前问道:“女施主是否有什么难事?”

胜男抿嘴而笑,微微摇头。求签之事,本是虚无,她向来都是不信的。只是这张下下签,还是会让她心中有所纠结。

小沙弥一眼瞟到她手中竹签,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道:“女施主若想化解眼前的灾难,不如随我来,今日我寺有高人到访,可为女施主化灾解难。”

听他这样讲,胜男只觉好笑。想来生活不易,他也不过是为自己赚点额外的体己,她便示意喜儿给他几个铜板打发了事。

哪知那小沙弥却双手合什,不肯接钱:“出家人本不应贪图世俗富贵,女施主若有心请教,随我来便是。”

胜男笑道:“如此,请小师傅引路。”

喜儿正欲随着一道去,却被小沙弥相阻。他道:“那位高人有个怪脾气,不喜无关人等旁听。还请女施主谅解。”

胜男只好对喜儿道:“你暂且在此等候吧。我去去就回。”

“可是夫人……”喜儿不敢违她意,只好留在大殿中。

小沙弥领着胜男转入内殿,来到一处厢房,轻轻敲了敲门,遂推开门,示意她进去。她刚一步入,那小沙弥却将大门紧闭,退了出去。

屋内空无一人,空气中弥漫着艾草的薰香。在别人看来,这味道刺鼻难闻,可对她而言,却是亲切无比。当日在宗泽身边时,每逢十五,宗泽都会在家中点燃艾草熏蒸除邪。那时候她常常持着冒着白烟的草杆满院子疯跑,说这烟气好似仙气,自己是仙女下凡,哥哥便在一旁快活地笑。往事如烟,如梦似幻啊。她心中怅惘一片,不觉轻轻叹息。

内堂的门帘悄然掀起。

“胜男。”宗泽在她身后轻声呼唤。

“哥哥……”她猛然转身,泪水登时弥漫了双眼。

宗泽大步上前走到她面前,抬起手想抚她的脸,手停在半空,却又放下。“他……对你还好吗?”宗泽嗫嚅着,似乎已含了泪声,“他有没有发现……”

胜男迅速垂下眼睑,搪塞道:“我很好,你放心吧。”

“哦……”宗泽心中酸楚难当,目光从她脸庞滑落,凝在一处,不动了。

胜男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的腹部,脸颊不觉涨得通红。

“这孩子……”

“是郁镇南的。”

宗泽刚开口,却立即被她打断,不觉更加难堪。

“我知。不然你不会买安胎药。”他轻轻答着,从怀中取出一张药方递给她,“他们给你开的方子,好是好,只是你生来体寒,他们下的凉药重了点,还是用这方子吧。”

胜男心中一动,莫非那天在百草堂外,那个人真的是他?

“哥哥……”她的泪扑簌而下,竟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她偷偷抬眼扫了他一眼,见他面色红润,并看不出中毒的迹象,想必严如芳已将她的信转到了他手中,她不禁关切地问道:“哥哥,你的毒,清了吗?”

宗泽“嗯”了一声,道:“多谢你提醒。李大哥她……”他一时口快,竟仍改不了这称谓。胜男不觉掩住脸,不想让自己哭声出来。

宗泽尴尬不已,改口道:“娘之前,的确教过我解读的方子,我照着喝了几副,果然好了许多。”

胜男咬住下唇,轻轻道:“那,那就好啦,我就放心啦。”

宗泽痴痴望着她,似有千言万语,却欲言又止。

胜男拭去眼角的泪痕,强作平静地道:“你就是为了给我送这个方子?”

宗泽略一点头。

胜男强忍住泪,低声道:“那,我先走啦。”话虽这样说,她却站着没动。

宗泽满是哀怨地望着她,她亦如此。

她明显感觉到他的不对。他应该还有没说完的话,可为什么他却不肯再说了呢!

两人默然相对,无语凝噎。她知道这样下去,她迟早会崩溃。于是她毅然转身,拉开门。

宗泽却抢先一步上前将门推上。

胜男吃惊地望着他,怔在原地不知所措。他却突然拥她入怀,紧紧抱住她,将她的头死死摁在胸前,呜咽着唤着她的名字:“胜男……胜男……”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她又惊又喜。待她反应过来,亦情不自禁地环抱住他的腰,伏在他怀中嚎啕大哭。

“哥哥,带我走吧!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带我走吧……”

宗泽却松了手:“不……”

胜男身子一颤,抬起头呆呆望向他,拥紧他的双手无力地滑落。

“是因为这孩子?”她泪眼婆娑,带着不解与困惑,“还是因为你心里,只有我娘?”

宗泽自知方才失态,迅速收起那魂不守舍的模样,目光转瞬间变得冰冷起来:“随你怎么想。”说罢,他即刻转身,闪入门帘之后,便不见了踪影。

“哥哥!”

胜男扑通一声瘫跪在地,早已失魂落魄。她心中所有的幻想所有的希望在这一刻被击得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