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五胡十六国(17)——英雄辈出[血狼兵团]

yangfather 收藏 2 2526
导读:英雄辈出 还在慕容皝称王前,即公元337年3月,慕容皝在段家乙连城东兴建好城,命折冲将军兰勃留守(这家伙的名字好记),对乙连施压。4月,数千辆运往乙连城的运粮车受到兰勃攻击,全部被劫。6月,段辽派堂弟段屈云进攻慕容皝儿子慕容遵驻守的兴国城,但被击溃。 面对一连串的打击,段辽红眼了,势要与慕容皝决一死战。段辽手下幕僚阳裕已经侍奉了段家五代人,都受到尊重礼敬,段辽不断跟慕容皝冲突,阳裕就劝他要和邻居搞好关系,但段辽就是听不进去。 面对段家没完没了的游击战,慕容皝也是厌恶的要命,就派人前往后赵呈递降书,

英雄辈出


还在慕容皝称王前,即公元337年3月,慕容皝在段家乙连城东兴建好城,命折冲将军兰勃留守(这家伙的名字好记),对乙连施压。4月,数千辆运往乙连城的运粮车受到兰勃攻击,全部被劫。6月,段辽派堂弟段屈云进攻慕容皝儿子慕容遵驻守的兴国城,但被击溃。

面对一连串的打击,段辽红眼了,势要与慕容皝决一死战。段辽手下幕僚阳裕已经侍奉了段家五代人,都受到尊重礼敬,段辽不断跟慕容皝冲突,阳裕就劝他要和邻居搞好关系,但段辽就是听不进去。

面对段家没完没了的游击战,慕容皝也是厌恶的要命,就派人前往后赵呈递降书,并把慕容汗送到邺城,作为人质,请求后赵出兵,共同讨伐段辽。石虎大喜,送回人质,并与慕容皝秘密约定,来年发动进攻。

公元338年,对段家的毁灭性进攻开始。石虎招募勇士三万,正巧,此时段辽脑袋又搭上了,居然敢派堂弟段屈云袭击后赵幽州。石虎于是命桃豹、王华率水军二万出海,支雄、姚戈仲率步骑七万担任先锋,向段辽发动攻击。慕容皝同时出击,劫掠段部首府令支以北各城。

段辽打算迎战慕容皝,慕容翰劝其先全力抵抗后赵,段兰大怒:“我从前被你耽误过一次,这才有了今天的灾难,这回说什么也不进你的圈套了。”率领部众出击,结果进了慕容皝事先设下的埋伏,被杀数千,掠走五千余蓬帐和数万牲口。

后赵天王石虎进驻金台,支雄长驱直入,收复蓟城,并一连夺取四十余城。段辽因老弟段兰之败不敢迎战,带领妻子、家属、贵族,共一千余家,放弃首府令支,逃到密云山躲避。临走时,段辽拉着慕容翰的手说不出话,慕容翰于是向北,投奔宇文部落(慕容翰也算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他真是到哪哪倒霉,就当是大燕朝的地下工作者了)。

石虎派将领轻装追击段辽,抵达密云山,俘虏了段辽的母亲和妻子,同时杀三千人(跟石虎相处时间长了,这帮人一样的虐),段辽只身逃到更险要的地方,派儿子递交降书,石虎接受,段家由此衰亡。

为了共同的目标,石虎慕容皝携手干掉了到处惹事的段氏部落,“国共合作”至此皆大欢喜。但随着段部的消亡,后赵前燕双方必然会发生利益上的冲突,此时也就到了该撕破脸皮、分道扬镳的时候。

刚把段部灭了不久,后赵石虎就带着得胜的余威,打算教训教训不懂事的慕容皝,理由是前燕军队没有按照事先约定与后赵会师,而是提前采取了军事行动,到最后,段家的人口、财产全被慕容皝独自略去了。于是石虎不顾众大臣反对,满山遍野数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就向前燕推来。前燕百姓听说杀人魔王石虎要来打猎,十分震恐,慕容皝就询问高级智囊高诩现在怎么办,高诩胸脯拍的咚咚的:“没事,只要我们固守城池,后赵再强大也没用,怕什么。”高诩到现在还是计无遗失,慕容皝信他的,也就慢慢把心放在肚子里了。

等到后赵军队进入境内,慕容皝才发现问题的严重。石虎在进攻之前,先派出使节,一手拿着大棒一手拿着胡萝卜,到前燕各地招抚民众,“我们陛下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所到之处必会屠城,要是识相的就早早投降,不识相的等着天兵到了,踏平整个城池。”于是乎,前燕帝国三十六个郡县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哗啦啦一股脑的倒像后赵一方,大战还没开打,前燕帝国几乎全境叛变,就剩下首都棘城和零星的几座小城。5月9日,后赵大军逼近棘城,慕容皝此时也来不及找高诩算账,收拾东西准备出逃。

虽然后赵大军摧枯拉朽般杀到了自己面前,但好在前燕帝国的核心精英们此时还基本都在,慕舆根劝慕容皝固守城池:“后赵强大我们衰弱,但你只要前脚一迈出大门,我们就算彻底完了。”在给慕容皝讲了一串大道理后,慕容皝终于打消了逃亡的念头,但恐怖之情依然显露脸上。此时为了给城内守军打气,河间人刘佩主动请命,只带了数百轻骑就杀出城外,结果后赵军毫无准备,被斩杀俘虏不少,城中士气稍稍恢复。面对着城下黑压压一片的后赵胡汉联军,慕容皝再向封奕请教对策,封奕分析了当前形式,指出敌我双方的优劣所在,然后一语道出此战的方针,呜噜呜噜说了一大段,其实就是一句废话——固守城池,等待时机。可能是慕容皝之前还没遇见这么能侃的,一通废话下来立刻就懵了,此后凡有人再向慕容皝劝降的,一概拉下去打一百下屁股。

后赵大军把棘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四面八方像蚂蚁一样攀城而上,慕舆根等将领率众昼夜奋战,坚持了十余日。此时是外面的想往里面进,里面的不让外面的进。石虎此时不着急,后赵不是人多么,用人堆,早晚能踏出个缺口出来,真急的是城里的慕容皝,处处都是敌情,处处都要调度,万一一个不小心,敌人攻进来了,那就真的就是二十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了。

甭管怎么说,能侃能煽呼也是一种长处,至少稳定了军心稳住了士气,当慕容皝看到封奕等人拿着石头往下砸的时候,估计有气也生不起来了。

樊哙、周勃很好用,但关键的时候就要有韩信那样的人物才行,慕容皝能力不如他老爹慕容廆,更不如他老弟慕容翰,但有一样本事还真可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会生儿子。他的儿子里面有三个当了皇帝,其中两个还是开国皇帝,牛吧,除了这三个皇帝儿子,另外还有一个儿子更是英雄盖世、举世无双,那就是慕容皝第四子,史学家公认十六国、甚至南北朝时期第一名将——慕容恪。

慕容恪“幼而谨厚,沈深有大度”,因为母亲高氏不受宠爱,所以一直不被慕容皝所重视,但到了十五岁,慕容恪长的相貌伟岸,每次讲话引经论世,常使慕容皝大为惊异,从此开始慢慢让其掌管军队。

此年,后赵大军压境,围攻棘城十余日不能攻克,5月13日撤退(这里的撤退应该是鸣金收兵,回营埋锅造饭,等吃饱了再来的意思。不过5月9日逼近棘城,围攻十余日,13日撤退,这十余日是怎么算出来的,史学家是怎么掰的手指头,有谁能告诉我不)。他爸爸慕容皝面对内外交困的局面,可是脑子也搭上了,看见后赵回撤,就叫一旁的儿子慕容恪带着两千骑兵出城追击,此时的敌我比例至少是50:1(后赵是数十万大军么),鲜卑的孩子就是这样在父亲严厉的教导下给逼出来的,此年慕容恪周岁十七。

慕容皝的站在城头,目送自己亲儿子带着人马出了城,也不知道这会儿当爹的是怎么想的,反正他胆儿是够大的,自己儿子很快就被淹没在数十万浩瀚的后赵大军中。不久,后赵军开始松动,不久,后赵军开始玩了命的往回跑,不久,后赵军开始哭爹喊娘、丢盔卸甲。此战过后,后赵被杀被俘的超过三万,石虎无奈,退回邺城,此年石虎四十四岁,他在横行中国二十余年后,终于惨败在一个十七岁的后生手里,慕容恪一战成名。

石虎经此大败,心中肯定不服,于是派军进驻青州,驻防海岛,运米三百万斛供应;同时派出运输船,运米三十万斛到高句丽;另派一万余人沿海屯田,打算来年与前燕再战(公元340年,石虎下令,全境家庭“五男抽三,四男抽二”,集结了五十万大军讨伐前燕,慕容皝有了上次经验,这次简直游刃有余,采取避实就虚的策略,深入后赵境内,大胜而归)。

同年12月,躲到山中的段辽派使者向后赵投降,石虎派麻秋领军三万前去迎接。不久段辽后悔,又像前燕投降,慕容皝亲自带着将领迎接。慕容皝命儿子慕容恪率领精锐七千,埋伏密云山下,偷袭麻秋,斩杀两万余人,后赵至此又输慕容恪一阵。公元339年,段辽在燕国阴谋叛变,慕容皝诛杀段辽及其党羽数十人,并将人头送往后赵,段家部落自公元303年协助王浚始,左右北方局势近四十年,至此灭亡(段兰逃到更北的宇文部,后被送到后赵,石虎命其统管一部)。


石虎马上征战数十年,为后赵立下赫赫战功,但随着生活日益糜烂,加之年纪变大,身体肥胖臃肿,那颗原本在马上建功立业之心逐渐被享乐所取代。而此时的前燕,在经过慕容廆、慕容皝两代人的努力下,已有了窥测中原的野心和实力。后赵的战车已逐渐停滞,慕容家的巨轮正越滚越快。

当年北方的宇文逸豆归结纳逃亡而来的慕容翰,对其才能及狠又爱,慕容翰为了避祸,装疯卖傻拼命饮酒,有时候躺在街头巷口随地拉屎撒尿,还披头散发歌唱呼叫,跪下磕头向路人祈求饭食。慕容翰的演技把宇文部落上上下下全部蒙蔽,逐渐的也不对其进行看管,慕容翰就到处乞讨,实际是将宇文境内山川地势默记在心(慕容皝是正面战场,慕容翰是敌后战场,他们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同时,远在千山万里的祖国,由于慕容翰不在自己身边了,慕容皝也就不记得他的威胁、只念着他的好来。其实慕容皝心里比谁都清楚,当年慕容翰出逃,完全是出于兄弟之间的误会,要说他对祖国,那绝对是百分百的忠诚。当慕容翰在异国装疯卖傻的消息传到燕国,慕容皝就派商人王车前往宇文部,暗中跟慕容翰接触。当慕容翰看到王车,一句话也不说,只捶胸点头而已。王车回报,慕容皝对众人说:“慕容翰想回家了。”再派王车前去迎接。

据说慕容家各个都是神射手,慕容翰就能拉动三石多重的强弓,箭尤其长大,慕容皝就为慕容翰事先准备好了弓箭,叫王车埋在路旁。公元340年2月,慕容翰携带两个儿子,盗取了宇文逸豆归的名马,找到秘密埋好的弓箭,飞奔着往祖国逃来。当时宇文逸豆归发现慕容翰形迹可疑,派精悍骑兵一百追捕,慕容翰告诉追兵:“我在外作客太久,现在思念故乡,打算回家,既然已经上马,就没有再回去的理由。我从前装疯卖傻,不过是愚弄你们,我的本领犹在,劝你们不要进逼,自取死亡。”当时追兵根本没把慕容翰一干人等放在眼里,经行突击,慕容翰看着这帮不知好歹的后生,笑着说:“我住在你们国家,多少年来也有种不舍之情,所以我不打算射杀你们。现在你们在百步外插把刀,我一箭射中时你们就不要追了,射不中你们再追不迟。”于是追兵接下佩刀,插到地上,慕容翰一箭射出,正中刀环,追兵大为震撼,撤退而去(慕容翰真英雄也)。

随着慕容翰的强势回归,前燕军事势力可谓强大的冒了火,统一北方已经指日可待。公元342年10月,慕容皝迁都龙城,建威将军慕容翰向其进言:“宇文部落强盛日久,已经成为我们的祸患。现在宇文逸豆归篡夺政权,人心不服,加之其性情昏庸,将帅非人,军队废弛,我在那又待了很长时间,了解他们的地理地形,他们虽然和羯盗勾结,但两地相隔万里,根本无法救援,今天如果出击,保证百战百胜。但高句丽王国距离我们很近,一直在打我们主意,他们一定警觉宇文部落灭亡,下一个遭殃的就是他们,所以我军出击,他们一定会趁我们后防空虚,大军深入。要是这样,我们留守的军队少则不能抵抗,留守军队多则不能攻敌。所以高句丽才是真正的心腹之患。我观察他们的形势,一战可灭,宇文逸豆归不过是一个性格保守的匪徒,绝不可能遥远出征,来维护他的长远利益。攻取高句丽后,再回头攻取宇文部,易如反掌。两国一旦扫平,我们就可以雄霸东海,国富兵强,又消除了后顾之忧,然后才可以专心图谋中原。”慕容皝听后大喜,这正是他多年寻求的王者之道,于是举国动员,出兵高句丽(谋划完慕容家的美好蓝图,以慕容翰的聪明,肯定已料到自己离死不远,他一生的悲剧就在于太过聪明)。

高句丽与燕国之间有南北两条道路,北路平坦,南路险要,大家打算沿北路挺进,但慕容翰不同意:“盗贼用常情判断他的敌人,认为一定会走北道,所以他们北道戒备一定强过南道。我们的精锐部队应从南道进击,才可以大出他们意外。此外,我们应另派一少部分部队从北道推进,即使最终这支失败也无碍大局。”慕容皝接受。

公元342年11月,慕容皝亲率精锐四万,从南道东下,命慕容翰、慕容霸为先锋(慕容霸此年十六岁,但在十三岁那年就已经正式担任先锋官征战沙场,慕容皝的儿子各个都是少年英雄呀),另派王宇率一万五千人从北道东下,向高句丽发动总攻。高句丽国王高钊得到消息,果然派出精锐五万人前往北道迎敌,自己仅率老弱残兵布防南道。

大战打响,慕容翰等先锋部队先到,与高钊会战,慕容皝主力随后投入战场,高句丽阵地逐渐动摇,最终在前燕大军的猛攻下,高句丽大败,前燕各军紧追不舍,攻入首都丸都。

国王高钊带人逃走,前燕将军慕舆泥追击,俘虏了高钊母亲周氏和高钊王后,然后回军。这时,正好北路军全军覆灭的消息传来,慕容皝不敢继续深入,于是派人招降高钊,高钊幻想只要北路军回军,就可扭转战场局势,拒绝投降。

高钊打算继续顽抗,这下就让慕容皝很难办,为了避免孤军深入,被人两面夹击的危险,前燕军只好回撤,可此时左长史韩寿不同意,进言道:“现在敌人四下逃散,实际上都躲在深山中,我们前脚一走,他们就会重新集结,那等于我们这趟就白来了,日后他们还是我们的心腹大患。”于是建议挖出高钊老父的尸骨,和他母亲、媳妇一道运回燕国。慕容皝听从了韩寿建议,收编了高句丽王国国库的全部珍宝,一把大火烧了宫殿,然后押着俘虏来的五万男女和一口死人棺材,凯旋回国。

这招果然很管用,高钊第二年乖乖的上表称臣,进贡珍禽异兽数千头,慕容皝也挺坏,把那口破棺材还了回去,省的留在自己这发臭,但高钊的母亲仍然被继续扣留。这样,高句丽王国彻底的老实了,除非哪天高钊死了,他儿子即位,不认他那个远在他乡做人质的奶奶。

还果真像慕容翰说的,高句丽王国都被打趴下了,宇文部落还一点表示都没有,面对这么一个可爱的邻居,慕容皝不给他灭了都对不起自己的智商。公元344年,慕容皝和高诩谋划已定,大举出兵宇文部。(谋划好后,高诩出来就找人托付后事:“我这一去就肯定回不来了,但忠臣从来不逃避责任。”果然,高诩在这次北伐中被人拿冷箭黑了,真是个大预言家呀。不过人命天定,岂是人力所能知道的,八成是后人为了渲染,后给加上去的。这种神秘而又准确的预言常能出现在正统史书中,史学家们将此记录其中,十分的不负责任)

慕容家为了这次北伐,派出了最为黄金的一套阵容,慕容皝亲自坐镇,慕容翰为先锋,再命慕容军、慕容恪、慕容霸、及慕舆根分别率军,三道同时进发。

宇文逸豆归听说慕容皝亲率大军前来,正好可以一报去年失利的耻辱(高钊投降后,宇文逸豆归派人进攻前燕,结果被慕容翰杀的大败),就命猛将涉夜干(少数民族的名字真霸气)率全部精兵迎战。慕容皝听说是涉夜干来了,赶紧派人飞奔着找到慕容翰:“涉夜干勇不可当,最好稍稍回避。”慕容翰却说:“宇文逸豆归把全国所有的精锐都拉来了,如果我们此战获胜,接下来的仗也就不用打了。再说,涉夜干这个人我了解,徒有虚名,要对付他很简单。”(这仗打赢了,岂不是让慕容皝很没有面子)

看来涉夜干是挺勇猛的,让慕容皝的畏惧三方,但他可能忘了自己会生儿子这一长处。先锋慕容翰发动冲锋,涉夜干果然能打,但慕容霸此时从宇文部侧翼突击,手拿双朔没两下就把涉夜干斩于马下。宇文军打着打着一看主帅没了,立刻溃散。还真跟慕容翰说的,接下来的仗也别打了,慕容部就这样一马平川的攻入宇文部首府,宇文逸豆归仓皇出逃,最后就死在了沙漠之中。宇文部从此烟消云散,慕容部又一口咬下来块大肥肉。


高诩被流箭黑死了,慕容翰在攻击宇文部的战役中,同样被流箭射中,而且伤势极重,很长时间都只能卧床。等到后来稍微有所好转,慕容翰就在家中独自试着骑马,结果这一幕就被人已小报告的形式打给慕容皝了,说慕容翰私自练习骑马,肯能发动政变。慕容皝自从把这个无所不能的弟弟接回来后,那颗原本已经放下的心又重新提到嗓子眼,他虽然利用了慕容翰的英勇和谋略,但始终对其放心不下,最终下令,已这种“莫须有”的罪名要慕容翰自尽。慕容翰死前留下一句话:“我罪孽深重,出奔逃命然后返回,今天才死已经是太晚。但羯族盗贼横跨中原,我不自量力,打算为国家效力统一中原,这个志向不能完成,死有余恨,也许这就是命吧。”说罢,服毒而死。

慕容翰英雄一生,虽然投奔段部、宇文部,但仍心怀祖国,这样一个人物最终还是逃不过命运的纠结。慕容皝也知道慕容翰的忠诚,但就因为慕容翰太过聪明,才始终无法消除慕容皝心中丧失权利的恐惧。这样的悲剧反反复复在我们的文明中出现,难道是体制的悲哀?好像也不全是,只能说是权利集中和个人崇拜的一种必然体现吧。

这种中国式的悲剧何时才能不再上演?


(下一回——东晋大权臣时代来临)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