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的玄机:两汉酷吏官场博弈 四 至尊者的罪身—张汤之殇 11.查狱江都国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8.html


晁错的酷吏名号来自他要摧毁帝国当时本弱末强的畸形政治格局,如此气魄本朝仅此一人。郅都、宁成、周阳由的酷吏名号在于杀戮豪强、权贵毫不留情。赵禹的酷吏名号在于其严刑峻法的立法工作,但未见其审理过影响深远的具体案件。只有张汤,才是本朝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既主导立法又亲自审案,且其所治陈皇后巫蛊案、淮南衡山两案涉案者地位之高、案情之严重、波及之广皆为人所侧目,就刑狱而论,张汤已是本朝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酷吏。

淮南王、衡山王已经身死国灭,两案案情之严重、株连屠戮之广,已达骇人听闻的程度。唯一能让廷尉心存遗憾的,或许是审理淮南王一案时,发现了江都王刘建牵连其中的蛛丝马迹,最终却叫他通过贿赂逃脱。不过,张汤的遗憾不会持续太久,元狩二年(前121)年中,武帝下诏令宗正、廷尉张汤赴江都国捕治江都王刘建。

张汤对刘建绝不会陌生。武帝这个臭名昭著的侄子为整个帝国所不齿,即使刘建不曾牵涉进淮南一案,所犯的其他罪行也足够千刀万剐。事实上,帝国之内未必会有多少人还会承认刘建尚属人类之列,甚至将他归入禽兽之中都侮辱了禽兽。

江都王刘建是武帝异母兄长江都易王刘非之子。景帝二年(前155),年仅十五岁的皇子刘非被封为汝南王,吴楚七国之乱爆发后,刘非参与平叛有功,徙封为江都王,景帝特赐其天子旌旗。武帝元朔元年十二月(前128年初)刘非死后,刘建在元朔二年(前127)即位为第二代江都王。随后几年,告发刘建不法的信件便像雪片般飞向京师。

事实上,刘建最早进入廷尉的视线,还是在他做江都国太子期间。邯郸人梁蚡有绝色美女要进献江都王刘非,太子刘建垂涎此女的美貌,便在梁蚡进献之前将美人据为己有。梁蚡气愤不过,到处散布刘建不孝无耻的行径——儿子竟然和父亲争老婆。被激怒了的刘建将梁蚡杀死,梁蚡的家人随后上书朝廷,告发刘建强抢父亲姬妾、故意杀人。廷尉负责审理此案,审讯中途遇到大赦,此事便不了了之。

第二次是在刘非丧事期间。孝服在身的刘建显然并不为父亲之死伤悲,身在服舍就迫不及待地接收了尸骨未寒的父王的淖姬{19}等几十个美貌姬妾。最为离谱的事情尚要等到刘建已经嫁到京师的妹妹刘征臣返回江都国为父奔丧之后,寡廉鲜耻的兄妹两人竟然勾搭成奸。按照帝国法律,第一件罪名叫做“私奸服舍”,当年晁错削夺楚国土地就是以此为理由;第二件罪名叫做“禽兽行”,均是死罪。如此灭绝人伦的丑事自然成为政敌的绝佳口实,刘非的一名姬妾从中看到了扳倒刘建,由自己的儿子刘定国继承王位的可能,不惜重金请一位叫做荼恬的人上书朝廷,揭发刘建奸后母淫妹的禽兽行径。可真正叫人大惑不解的是,廷尉审讯的重点竟然落在荼恬受贿的行为之上。或许武帝不愿在兄长尸骨未寒之时就对侄子动手,或许武帝还希望这个侄子会在未来的日子里逐渐成熟理智起来。总之,结果是荼恬被弃市,刘建毫发无伤。

尽管帝国执法机构目前无意制裁刘建,道德的力量却不会对此无动于衷。已无廉耻之心的刘建,多次派出使者到长安接妹妹刘征臣返回江都。以人情常理论,行苟且之事必定隐秘而为,而且在一般情况之下,即使外人知晓也绝少愿意告诉当事者之亲人长辈。可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远在鲁国的刘建的祖母竟然知道此事,可见兄妹丑事已经在帝国传播到何种地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