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的玄机:两汉酷吏官场博弈 四 至尊者的罪身—张汤之殇 10.逼杀衡山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8.html


就在张汤全力以赴追查淮南王谋反案全部涉案人员的同时,元狩元年初冬(前123年底)帝国相关执法机关的一次抓捕行动却叫他始料不及。

这次抓获一名叫陈喜的江都籍案犯,蹊跷的是,当时陈喜藏在衡山王刘赐之子刘孝府中,负责此次行动的官吏随即起诉刘孝窝藏淮南王谋反涉案人员。但刘孝并没有等到朝廷前来讯问,直接自首,承认自己参与谋反的经过并举报陈喜、枚赫两人。张汤已经见过太多意志薄弱的囚犯未经审理便自动交代罪行,但这次使得廷尉大为惊讶的并不是刘孝的惊慌失措,而是刘孝供出的竟然是其父衡山王刘赐谋反的事实。

刘孝的表现实在叫世人哀叹高帝刘邦的子孙堕落不堪,祖宗逐鹿天下时的胆略早已在四代传承之后被稀释殆尽。张汤即使以酷吏名世,但他面对刘孝的供状也未必能够心静如水。此案的严重程度与淮南王一案完全等同,衡山王刘赐乃是淮南厉王刘长次子、淮南王刘安亲弟,同样是高帝刘邦亲孙、武帝堂叔的高贵血统。而案情所及又是帝国第一重罪——谋反。如果说淮南王一案尚能使得张汤能够从严酷的执法中获得一点维护帝国、效忠武帝的成就感的话,那么连续审理类似案件就绝不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无论如何,张汤因职责所在必须彻查此案,审理从刘孝自首的动机入手。

刘孝自首的原因在于两个方面,其一是他的门下宾客陈喜已被抓捕;其二是他早已知道,衡山国太子刘爽亦即他的哥哥,在元朔六年(前123)指使一个叫做白嬴的人向朝廷上书。这两件事情特别是陈喜被捕彻底摧毁了刘孝的意志,他担心陈喜会告发自己谋反之事,也担心刘爽上书同样是告发自己谋反。按照本朝法律“先自告除其罪”,为了活命他便选择了自首。

白嬴上书之事虽然并未交由廷尉审理,但张汤必定知道此事。先是衡山王刘赐上书朝廷,请求废掉太子刘爽,改立其另外一位儿子刘孝为太子。紧接着就是衡山国太子刘爽派白嬴到京师长安上书朝廷,告发其父衡山王刘赐与其弟刘孝谋反,而且刘孝与父王爱妾私通、不孝。白嬴抵达京师后尚未上书朝廷就已经被当做淮南王一案的嫌疑犯被捕,他在狱中递交上书从而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第三个回合是衡山王刘赐知晓此事后再次上书朝廷,控告刘爽忤逆不道。朝廷将此案转交沛郡审办。

白嬴之案尚未完结,就又出现了刘孝的主动供认不讳,张汤将两个案件的卷宗调到一起互相比对,很快就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衡山王刘赐原本与其兄淮南王刘安不合,后来又约定共同起兵谋反。不过,刘赐的志向并不在帝位与天下,他担心刘安起兵之后会首先吞并衡山国,之所以参与谋反意图不过是拥兵自保。再者,元光六年(前129)衡山王入朝天子,一名随行谒者意打算乘机上书武帝,得到效命天子的机会。衡山王对这样的背叛行为无法容忍,就想要捏造罪名陷害这名谒者。主管民政的衡山内史拒绝执行,衡山王于是一并陷害内史。内史上书朝廷指衡山王所行不端,在其国内抢占民田、毁坟开荒,有关部门奏请武帝逮捕衡山王治罪。武帝没有同意,但还是下令削弱了衡山王的人事权力。按规定,诸侯王有权任免国内四百石以下级别官吏,四百石以上由朝廷任免,现在,衡山国二百石以上级别官员都由朝廷任免。衡山王因为此事对朝廷极为不满。

但是衡山王刘赐糟糕的家庭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毁掉了他的所谓事业。

刘赐的第一任王后叫做乘舒,育有太子刘爽、女儿刘无采、少子刘孝。姬妾徐来为他生育四个子女,美人厥姬生下两个儿子。乘舒死后,刘赐立徐来为王后,又极宠爱厥姬,这就不可避免地造成两个女人争风吃醋。

厥姬在太子刘爽面前诋毁徐来,你的母亲乘舒是因为徐来指使婢女诅咒而死。信以为真的太子刘爽从此怀恨在心,在一次与徐来兄长饮酒的过程中刺伤了对方。此事引起了徐来的不满,徐来不断在刘赐面前诋毁刘爽。

刘无采出嫁不久就被丈夫抛弃,回到衡山家中后与家奴通奸。兄长刘爽指责妹妹刘无采,刘无采从此不再与哥哥来往。王后徐来显然深知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这一道理,便主动接近刘无采,同时给予年幼失母的刘孝以虚假的母爱,彻底俘获了姐弟两人与她一起诋毁刘爽。

并无知人之明的刘赐深信王后和女儿、少子之言,几次将太子刘爽捆绑鞭笞。元朔四年(前125)年中,有人打伤了徐来的继母,怀疑此事乃是太子刘爽所为的刘赐再次鞭笞刘爽。事后刘赐卧病在床,太子刘爽以自己生病为由没有尽服侍父王的义务。刘无采和刘孝姐弟乘机向刘赐诋毁刘爽,说太子根本没有生病,而且对父王卧病不起幸灾乐祸。于是,衡山王萌发了废掉刘爽改立刘孝为太子的念头。

王后徐来的真实意图是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她设计安排刘孝与自己身边的一个舞伎通奸,而这名舞伎又曾被衡山王所宠幸,徐来的计划是一并毁掉刘孝,则其子便可顺理成章地立为太子。

已经岌岌可危的太子刘爽获知了徐来的计划,这个高帝的曾孙已经被王后的心计折腾得疲惫不堪,再也无力与之对抗。费尽心思之后,刘爽想出了一个自以为高明却龌龊不堪的解决办法,他希望可以和继母通奸,以男女之情换取其放弃敌对的姿势。

在一次徐来宴请太子的酒席中间,刘爽为徐来祝酒,之后抱着继母的大腿恳求“同卧”。恼羞成怒的王后徐来报告衡山王太子无礼。刘赐气愤至极,下令召逆子刘爽,好给他一顿足够的教训。太子刘爽此时已经知道,父王计划废掉自己改立弟弟刘孝,就向刘赐告发刘孝与舞伎通奸、刘无采和家奴通奸,并在扬言要向朝廷上书之后偷偷出发。大惊失色的刘赐赶紧派人追赶,却没有人可以将太子拦住,刘赐只好亲自带人抓住刘爽,用狂野乱语的罪名把他囚禁于王宫。

显然,刘赐并没有发现刘孝勾引舞伎的行为,也不相信刘爽的告发。衡山王欣赏最为宠爱的少子刘孝的才能,特意为他佩戴上衡山王印绶,称之为将军。又在王宫之外为刘孝建起豪华府邸,拨给巨额经费,由刘孝招徕四方宾客。获知淮南、衡山谋反情由的亡命之徒从四面八方赶来衡山投靠,怂恿刘孝起兵夺取天下。刘赐又指使刘孝的门客枚赫、陈喜等人制作■车以锻造箭矢,刻制天子玉玺,将、相、军吏印章,召集周丘等亡命之徒,经常讨论研究吴、楚七国叛乱时候的军事得失。

元朔五年(前124)秋,刘赐入朝天子。元朔六年(前123),刘赐返国途中路经淮南,与兄长淮南王刘安尽释前嫌,约定共同起兵。刘赐回到衡山国后立刻上书,请废太子刘爽、改立刘孝。被彻底激怒了的刘爽尚被监禁于衡山王宫,便派遣白嬴到京师上书告发。

查清真相之后的张汤立即上奏武帝,请求逮捕衡山王刘赐。武帝没有同意,派遣中尉司马安、大行李息赴衡山当面讯问刘赐。毫无抵抗意志的刘赐对谋反一事供认不讳。中尉和大行布置官吏包围王宫看管刘赐后回京复命,公卿列侯奏请武帝派遣宗正、大行会同沛郡再做进一步的审理,刘赐听到消息后自杀。

衡山王后徐来同案被查实确曾巫蛊前王后乘舒而被弃市,太子刘爽因为告发父亲,犯不孝之罪也被弃市。其他参与谋反的人员一概诛杀,衡山国国除为郡。

对刘孝的处理,显出了廷尉张汤严格执法的帝国酷吏水准,虽然刘孝自首在前不问其造反罪名,但刘孝因与父王侍妾通奸获罪同样被弃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