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的玄机:两汉酷吏官场博弈 四 至尊者的罪身—张汤之殇 4.三王夺嫡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8.html


致命的一击来自王夫人,她精通人情世故、城府深不可测又对景帝的心思拿捏得极准。王夫人早在怀孕之时就开始为自己和子女的未来做准备,她告诉景帝自己梦到太阳进入怀中。绝对不用怀疑,王夫人无论如何不可能在几年之前就预料到会有立储之争的这天,这不过是心计深沉之人的本能反应。

关键时刻,王夫人托人拜访担任大行的大臣,恳请对方奏请景帝立栗姬为皇后。大行被王夫人的惊人气度折服,第二天即如约上奏。正在感叹所托非人的景帝,顺理成章地将此举视作栗姬的阴谋,立斩大行并最后下定决心。

景帝七年(前150)春正月,刘荣被废为临江王,三年后死于郅都的中尉府。夏四月乙巳王夫人立为皇后,丁巳胶东王刘彻立为皇太子。皇后兄长王信获封为盖侯。

至此,王氏外戚、陈氏外戚在帝国第五任皇帝的争夺战中大获全胜。十六岁的皇太子刘彻即位后,政权落入窦氏、隐忍九年的王氏和陈氏外戚势力手中。

建元元年(前140)六月丙寅,魏其侯窦婴代替卫绾任丞相。田氏外戚得到太尉的职位,武安侯田蚡出任。建元二年冬十月(前140年底)的事件,充分证明太皇太后牢牢掌握着最高权力。御史大夫赵绾、郎中令王臧上奏武帝,请求大臣不再向太皇太后奏事。太皇太后将敢于挑战自己权威的赵、王二人投入监狱,两人按惯例自杀。随后窦太皇太后罢免负有领导责任的丞相窦婴、太尉田蚡。二月乙未,窦太皇太后将太常柏至侯许昌升为丞相⑦;建元四年(前137),又任武强侯庄青翟为御史大夫。

建元六年(前135)五月丁亥,太皇太后死了,六月癸巳,武帝以办理丧事不力为由清退太皇太后提拔的许昌、庄青翟,启用帝舅武安侯田蚡为丞相。田蚡在元光四年冬(前132年底)借口窦婴矫诏将其弃市,窦氏外戚势力土崩瓦解,这个家族从此蛰伏,二百年后再次以外戚的身份复出执掌帝国朝政,那已经是东京章帝、和帝时期了。

朝政从此由武帝和王氏外戚共同控制,史载“丞相入奏事,语移日,所言皆听”。田丞相控制着二千石级别高阶官吏的任用大权,甚至武帝都要旁敲侧击地暗示舅父,您推荐的人是否已经任命完毕?我也想要任命一些官吏。田蚡甚至向武帝要求皇家手工作坊考工的工场扩建宅院,忍无可忍的武帝愤怒咆哮,你不如连武器库也一并占用了吧!

王氏成为本朝第一外戚。武帝遍封王太后母家王氏、田氏两族,尊外祖母臧儿这位前燕王臧荼的孙女为平原君,追尊早逝的外祖父王仲为共侯。臧儿两次婚姻中生下武帝的三位舅父王信、田蚡、田胜前已封侯,王太后进宫之前与金王孙那次短暂的婚姻,为武帝留下一个异父同母姐姐,她被封为修成君。母以子贵的王太后,在自己最为关心的亲属都获得荣华富贵后心满意足,并不十分关心朝政。田蚡出任丞相四年之后,病死于元光四年(前131)三月乙卯,王氏、田氏再无可以担当重任之人。

现在,十六岁起笼罩在祖母的阴影之下六年零三个月,二十二岁起又受制于母亲、舅父四年的武帝,在苦苦等待了十一年之后终于决定动手。

陈皇后的所作所为,成为武帝的箭头所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