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的玄机:两汉酷吏官场博弈 二 二元权力困局—郅都折翼 8.景帝非宗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48.html

回顾景帝十五年执政始末,即可看到一个统治者逐渐成熟的过程充斥着多少血腥、无情乃至背叛。要想对景帝有一个接近真实的把握,首先要清楚他的能力确实远逊于其祖父、父亲和儿子。可无论如何必须承认,景帝一朝掌握最高权力、控制局面的确实是他本人。削藩是他力主推行的政策;在帝位继承问题上,哪怕窦太后使尽手段他也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犹豫和妥协。于是,景帝就必须承担起他那个时代的一切责任,包括晁错和郅都之死。

景帝的冲动大约不是性格所致,众多事件倾向于说明,愚蠢的决策和言行多是因为思虑不周或者经验欠缺。景帝倚重晁错力主削藩,却没有任何全盘的考虑更别说周密的准备,七国之乱若非对手吴王更为平庸,他早已丢掉皇位。未立太子之时,景帝在宴会上公开宣称千秋万岁后传位于梁王,这就不能不叫弟弟心存侥幸,埋下争夺储位的祸根。

尽管如此,景帝却具备作为一个政治家必需的先天禀赋。他虽然经常在冲动和不假思索之下胡言乱语、盲目决策,可一旦清醒过来,从不介意出尔反尔,所谓的君无戏言对他根本没有任何约束。

景帝的刻薄寡恩同样显而易见,过河拆桥的做法伴随他的一生。如果说晁错之死他还能有遁词,郅都之死他还可以说迫不得已,那么,平定七国之乱的功臣周亚夫的死,将他的无情冷酷暴露无遗。

周亚夫之子为父亲盗买皇家御用器物盔甲五百套预作陪葬之物,事发后官吏审理此案。周亚夫不作任何回答和辩解,景帝知道后脱口而出,我再也用不着这个人了,直接将亚夫交由廷尉审理,案件的严重性即刻升级。廷尉讯问周亚夫是否意图谋反,周亚夫解释这不过是陪葬的东西。廷尉府中一名吏员的说法足以叫周亚夫心如死灰:“君纵不欲反地上,即欲反地下耳。”如果没有景帝的授意,又有谁敢对开国功臣绛侯周勃之后、立有殊功位极人臣的条侯周亚夫如此逼迫?万念俱灰的周亚夫在廷尉大狱绝食五天,呕血而死。景帝对此尚嫌不足,又将他的封国收回。

作为政治家的景帝手法逐渐老练,他最后还是逼死了弟弟梁王刘武,随后就是把梁国一分为五,封刘武的五个儿子为王,看起来他终于学到了父亲的政治把戏。酷吏的悲哀却是,晁错因为景帝当年的不成熟死于非命,郅都却因为景帝后来的老练而成为牺牲品,所谓伴君如伴虎,信哉斯言!

最后需要说明,景帝还是通过自己的方式,有一次光大了帝国,有两次拯救了帝国。景帝总共为帝国贡献了三位价值连城的皇子,第一位就是鼎鼎大名的武帝刘彻;第二位叫做长沙定王刘发,他的五世孙辈中有一个叫刘玄一个叫刘秀,两人联手推翻篡汉自立的王莽政权,最后由刘秀于洛阳重建帝国;第三位叫做中山靖王刘胜,他的一个后代叫做刘备,在东京亡国之际,将帝国的存在时间又在不到中国三分之一的土地上,硬生生地延续了近半个世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